江停反攻做哭严峫 粗大白浊灌满花壶

江停反攻做哭严峫 粗大白浊灌满花壶

木秀儿自知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自然也就不敢奢求我来这里是找她叙旧的。

她说:“你想怎么样?你说!不管怎么说,我曾经帮助过你,你不会想着把我怎么样吧?”

是啊,你曾经帮助过我,所以,我那么信任你,因为我天真的以为,一个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援手相助的人,怎么会有心去伤害我呢?

我笑说:“我记得你曾经跟我讲过‘农夫与蛇’的故事,农夫救了蛇,蛇却咬了农夫,何况,是你陷害我在先,即便我对你做了什么,也是应该的。”

木秀儿说:“那我们谈一谈。”

我拒绝说:“不好意思,我现在很忙的,没时间跟你细谈,我今天过来,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梦圆无悔’到底是谁?”

这个人很神秘,从头到尾都没有真正出现过?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书香门第包括我都不过是你们这些人之间斗争的牺牲品而已,你要算账,是不是找错人了?”

到了这个时候,她还如此气势逼人的?

我环顾着这个充满艺术气息的场所,强调地问道:“我再问你一句,你说还是不说?”

木秀儿似乎在思考,但是我并不想给她太多的思考时间,命令道:“来人,给我砸……。”

一群人一拥而上,直接上手就砸,就凭他们那边几个人根本就抵挡不住,木秀儿有点慌了,问道:“徐南风,你想要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就是不想看到你这么顺利?办这么大的杂志社要不少钱吧?你哪里来的这些钱?凭你在书香门第的薪资吗?这些钱是出卖我换来的吧?”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心血被砸碎,她自然是心疼的,她说:“你信不信我报警?”

“好哇,你报警啊?我又没有伤人,不过是赔偿你点损失而已,我现在又不缺钱,顺便我也想去问问警察,主编偷作者的稿子,这个算不算侵犯知识产权呢?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梦圆无悔’吧?”

木秀儿有点恼羞成怒了,说:“你有什么证据呢?书香门第已经不在了,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而且,你的名誉并没有完全毁掉,网友都是健忘的,你想要重新回到这个圈,你自己努力创造出新作品来,别来我这里发泄你的不满。

这件事情是你丈夫陆天宇一手主导的,我木秀儿也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跟什么过不去,也不要跟钱过不去,拥有金钱并不能拥有一切,但是只有拥有金钱才能做自己喜欢、想做的事情。”

我摆了一下手,让人暂时停下,说:“你有两个选择,第一,我收购你的《风雅颂歌》杂志社,作为我目前经营的MYL影视公司新推出来的文化元素,从今天起,你给我办事。

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你的能力我很了解,凭你一己之力,你这个杂志社的前景也不过从一一百平的办公室搬到三百坪的办公室,以后也不过是再换个更大点的办公室而已。

格局到顶也不过如此,既然你是‘金钱主义’,那么我就给你金钱,以后屈居我之下,喊我一声老板。

第二,我已经找房东谈过了,他如果跟你违约,那你所有的计划都会被打破,而违约金对于我而言,真是太简单了,不仅仅如此,我现在有足够的能力,让你这个杂志社开不下去。”

木秀儿没好气地问道:“徐南风,你疯了是不是?”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你就当我疯了好啦!我不会给你太多的时间考虑,你可以很硬气地放弃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但是,我猜你没有这样的骨气。”

说完我就走了,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来,又浩浩荡荡的走,我也感觉自己威风凛凛,但是,这种仗势欺人的快感,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痛快?其实,我可以跟她心平气和地谈一谈。

楼下司机等着我,有人给我开了车门,司机问道:“少奶奶,我们去哪里?”

我笑笑说:“去‘凤凰台楼’……。”

纸醉金迷的生活,的确有点颓废,但是,也有点刺激。

这种拿着钱烧的感觉,特别是拿着别人的钱烧的感觉,比我想象中的要好一点,因为,总之这些钱也是我该花的,父母的资源本身就是儿女资源。

陆天宇、陆天琦、陆天涯曾经享受过的,我也要从头到尾享受一遍,甚至要享受得更好。

“那不是陆太太吗?最近这里的常客啊?还动不动就请全场,几百万几百万的往外扔?什么个意思啊?”

凤凰台楼肯可不仅仅是吃饭的地方,各种娱乐,喝酒、唱歌、跳舞,雅俗共赏,各种娱乐应有尽有,只要你有钱,什么忧愁都能够给你三散。

只是,借酒消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

那种酒醒欢散后的落寞,跟从前好不容易撑过以此毒瘾之后的空虚,相差无几。

“老公进监狱了寂寞了吧?这陆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找这么个没出生的少奶奶就够了,还这么宠着?

相夫教子一样没做到,现在竟然直接给个小公司经营着,早知如此,当时应该竞争一个陆少奶奶当当的。”

另一个女人笑说:“陆家二少爷还没结婚呢?你努力啊?”

“天琦啊?天琦吸毒,这可不行,我爸妈说,别的事情那么是包二奶养情人都无所谓,这种伤身体的事儿可不行,影响下一代的……。”

她们忍不住地笑了起来,以为我听不见,但是实质上我听得很是清楚。

我不是过来宿醉的,也不是过来烧钱的,我只是过来显摆一下陆家的财力而已?

两任董事长都品德不端又怎样?那也是财阀集团,只要能够给他们带来利益,这些又有什么关系呢?

若是从前,陆氏集团的董事长是谁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自古以来一朝天子一朝臣,我现在在陆氏工作,陆氏的利益就是我的利益。

故此,陆氏的董事长必须是姓陆的,而天琦是唯一的选择。

这些日子,天琦上了好几本财经杂志,吸毒的事情似乎也已经远去了,他的形象也慢慢地恢复了。

董事局竞选的那天,陆正把我也带去了,虽然,我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带我来?

也许是想要带我来见见世面吧?

我也是他年轻时犯的错,他想要弥补这个错,就必须回赠我很多很多。

儿女都是来讨债的,他明媒正娶的妻子生下的长子已经不在人世,不管是我,还是天琦天涯都不过是私生子女,他需要给予我们相同的待遇。

陆氏有资格参加股东大会的大小股东大概有一百多人,但是有部分小股东是直接放弃这个权利的。

这种重要场合多少还是要说点什么的,天琦戒毒之后,精神气儿也恢复了,西装总是可以让男人变得很有魅力。

他的演讲也很精彩,与陆天宇相比,并不逊色,他为大家画了陆氏未来五年发展的蓝图。

站在我这个层次,我听他的演讲有点像传销,有点愤青、激进,因为我对于他画的宏伟蓝图并不是很理解,因为很多事情我不懂。

不过其他人,包括陆正都是比较满意的,沈修容过来小声地说道:“老爷,方家没有人过来,我核算过了,如果方董弃权的话,我们的胜算只有80%,如果方董支持其他竞选者的话,我们就没有胜算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的确不见方子卿,也不见方子怡。

据我所知,沈修容目前还没有跟方子怡分手,可能是因为他还没有找到十足的证据吧!

故此,方子卿用珍珠毒害杜青萝的事情并没有公开,陆正对他还是抱着很大的希望的。

他说:“放心吧!子卿不会弃权的,更加不会支持别人。”

事实上,他没有弃权,也没有支持别人,方子卿作为竞选人站在了那个主席台上,口若悬河地讲述着他对于陆氏未来的展望?

我以为我认识了他很久很久,但是,这一刻,我才知道,我从未认识过他?

此时此刻的他太让人陌生了,不是因为他站出来竞选陆氏集团董事长的位置。

而是,他最后演讲完成后,走下来台瞧着一脸惊讶的陆正,笑着说:“伯伯,我终于可以从您这里拿回原本属于我爸爸的东西了。”

陆正从看见他的那一刻,就已经是震惊了,当他听见这话的时候,脸都变青了。

我们有段时间没见面了,谁也不知道他在背后做了什么事情?

故此,谁也想不到他会一个拥有陆氏集团5%的股东参加了竞选,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不会登上这个台的。

他是最后一个竞选者,他演讲结束之后,大家就可以投票了,他们的选举是比较民主的,就是计算支持人的股份多少,以此累加计算,最后谁的支持股份最多,谁取胜?

中间有一个大家思考投票的时间,陆正说:“子卿,我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难道你爸爸对于当年撤出陆氏的事情还是耿耿于怀吗?”

“拿回陆氏,是我爸爸的遗愿。”方子卿郑重其事地说道:“当年他为什么离开陆氏,您应该是最清楚的,我妈妈为什么会死?我爸爸为什么会死?您心中都应该很明白?”

陆正似乎也没有反驳,而是问道:“所以,这些年,无论我对你们兄妹怎么好?都没有用,是吗?”

方子卿挑嘴一笑说:“我从来都不认为您对我们好?不然,我的历任助理都不应该是细作?我在您的眼皮子底下活了这么多年,不想再继续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