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的娇妻复仇版 流淌牛奶和蜜的地方

迷途的娇妻复仇版 流淌牛奶和蜜的地方

等到夏婉宁订婚的那天,林清起的很早。

林清特意选了一条黑色短裙,这条裙子参加婚礼,参加葬礼都不失分寸。

陆远城这次是自己开车,林清本来是想做后座,但想着这次她的身份是陆远城的未婚妻,便坐到了副驾驶的位子上。

片刻就到了酒店门口,林清挽着陆远城的胳膊就走三楼。三楼是夏婉宁和周言举办结婚的地方,而二楼、四楼是办葬礼的地方。昨晚都已经和沈怡、负责人说明白了,自己就等着看夏婉宁的笑话了。

陆远城来的不算早,很多宾客都已经到了。

夏婉宁和周言在门口迎接宾客,林清随着陆远城走前去,看了他们两人一眼,眼底闪过一丝痛恨,但又很快敛去,换上得体的微笑行上前将手里的礼单递过去:“恭喜夏小姐和周先生了。”

夏婉宁笑的甜美,挽着周言一脸娇羞的点头接过礼单:“多谢陆先生陆太太。”

“陆总。”夏母看见陆远城很热心的打着招呼,她没有想到陆远城会来参加自己女儿的婚礼,如果能拉来给自己夏氏投资或者合作,自己公司能提升的不是一点半点。

陆远城没有说话,却推了推林清,偏头附在林清耳边道:“云轻,给你个在我面前表现的机会。”

林清斜了他一眼,很快收敛情绪上前一步对着夏母笑道:“伯母好,远城的嗓子疼,不能开口说话,抱歉了。”

“是这样,”夏母伸手示意让他们进去,“里面请。”

大概坐了十分钟的模样,几乎所有宾客都已经到齐。

订婚仪式差不多开始,司仪说完开场,夏婉宁挽着周言走上台来。

周言从主持人那里接过话筒,正要开口发言,却听着不知从哪里奏响了哀乐。

周言表情立马僵住,夏婉宁的脸色也顿时黑下来,夏父夏母的脸色也并不好看。

宾客也都左右交耳,偷偷议论着。

可这时哀乐却忽然停止了,林清随着众人一起拍手祝福,眼里却是一副看好戏的幸灾乐祸。

陆远城看了云轻一眼,现在的云轻越来越有意思了,他喝了一口红酒,满意的勾着嘴角,冰冷的气质似乎寒意少了一些。

听到哀乐停止,周言拿过话筒正要说话,却又听到楼上四楼和楼下二楼传来声音:“今天,是林清小姐的葬礼……”

周言听到这些脸色变的难看,没有新郎的喜悦感,眼里透露着的都是悲伤和落寞。夏婉宁的脸在粉底印衬下更显煞白,眼中的惊恐是谁都能看到的。

“林清。”周言低声呢喃着,牵着夏婉宁的手不由的松了些,直到慢慢放开。

夏婉宁抬头看着周言,在林清的前提下,自己永远不可能是周言心里第一个人。

“夏婉宁恭喜你啊!”这时的沈怡已经站在白色地毯上。

她笑了笑说道:“我在下面办林清的葬礼,听说你也在这结婚,我想都是朋友,当然要上来祝福。还有林清的祝福,我也帮她说了。”

夏婉宁毕竟心里有愧,听沈怡这样说,心里狠狠的被揪了一下。

“林清死的挺冤的,不知道她晚上会不会来找害她的人报仇。”沈怡无心的说着,可夏婉宁就觉得脚下一阵寒冷,仿佛二楼躺着的林清就会立马上来,掐着自己的脖子索命,婚礼上的白色花朵、气球、毛毯都好像是葬礼复制的。

林清看着夏婉宁的表情,不由自主的冷笑了一声。

陆远城听到她的笑声,皱眉转眸看了她一眼。

林清却没有察觉陆远城的视线,依旧冷冰冰的看着台上发生的一切。

沈怡别有深意地看着夏婉宁说:“我好像听她说,她不想走呢…..”沈怡顿了顿,摆摆手笑道,“好了,不打扰你婚礼了,我先下去了,记得,林清会在你身边祝福你的。”

说完又笑了几声,不等其他宾客反应便想要下楼离开。

夏婉宁脸上的惶恐显而易见,周言脸上的悲戚也很是清晰。

沈怡行到门口,忽然听到周言唤她:“她,现在在楼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