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似云深璨若蓝星》最新章节by兮兮儿无弹窗在线阅读

《爱似云深璨若蓝星》最新章节by兮兮儿无弹窗在线阅读

经典美文《爱似云深璨若蓝星》由著名作者兮兮儿著作的都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盛蓝星顾云深,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她被破产的父母抵押给他,以为会被传说中残疾嗜血病娇的他日夜折磨,却不料,他宠她惯她上天,外表冷冰冰的他还一天到晚在线撒娇向她求抱抱求亲亲……

《爱似云深璨若蓝星》 第1章 免费试读

“蓝星,爸妈对不起你,公司破产,欠债一亿,变卖了所有的东西,还差三千万,只好把你抵押给顾家,让你服侍顾家大少……”

三千万,她的好爹妈就为了三千万,把才十八岁的她卖了!!

“蓝星小姐,到了,请下车!”

车子停在一座很有特色的欧式公馆门口。

这公馆的青砖围墙上爬满了正在盛开的蓝雪花,在夕阳下随风微微的摇曳着,很美很有意境。

顾家管家宁伯下车为盛蓝星拉开车门。

盛蓝星收回思绪,轻咬了一下唇,走了出去,抬头,突然撞上二楼的一双眼睛,小心脏吓得怦然的一跳。

待她想多看一眼的时候,那窗帘已经被拉上了,就好像刚才从来都没有人一样。

从公馆里面快步走出两个穿着整洁制服的女佣,她们一个利落地接过司机手里的行李箱,一个想要帮盛蓝星拿背上的书包。

“我自己来行了。”

此时的书包,对于盛蓝星来说,就好像她来到这个陌生地方的唯一的盔甲,背在自己的身上,手指抓着书包带,就好像抓到依赖一样。

那女佣也没有强求,而是乖巧地退到宁伯的身后。

宁伯带着盛蓝星走进去。

“蓝星小姐,大少在二楼,请跟我来。”

宁伯带着心情忐忑不安的盛蓝星走上了二楼。

“大少,盛小姐来了。”

宁伯轻敲门说道。

“进来!”

从里面传出了一道低沉醇厚的男声,暗哑中夹杂着些许性一感漠然。

盛蓝星的心又是紧了紧。

宁伯推开门,示意盛蓝星进去。

“你不进去?”

盛蓝星紧张的问。

“我不能打扰大少和蓝星小姐的谈话。”

宁伯温和淡笑,却让盛蓝星感觉他的笑里有点阴恻,背脊寒了寒。

她僵着头皮走了进去。

宁伯竟然关上了门。

盛蓝星全身瞬间的发冷,仿佛自己进入了一个未知可怕的世界。

一个穿着浅蓝色衬衣,深蓝色西装外套的男人靠窗侧坐在轮椅上,微仰着头,窗外投射进来的光给他瘦削分明的脸颊上了一层浅淡的阴翳。

脸色略微苍白,剑眉下一副轻薄的黑丝边眼镜架在他那高挺的鼻梁上,增添了一分禁一欲斯文,而那微抿的薄唇则无端透露着一股刺骨的寒冷和锋利。

他放在轮椅护手上的手指洁净修长,骨节分明,而垂在轮椅下的双腿,也特修长。

如果他能站起来,那不知道有多帅。

只是全江城都知道,顾家大少顾云深在十五岁那年被劫匪绑架差点撕票,从此双腿再也不能走路。

传闻,顾云深受刺激过大,得了精神病,性情暴戾,喜怒无常,虐猫虐狗虐人,甚至还会像吸血鬼一样要吸人血。

“过来!”

轮椅上的顾云深薄唇微启,冷冽的命令。

盛蓝星仿佛感受到来自魔鬼的召唤,呼吸有几分困难,额前微微的渗出了冷汗。

她身体绷紧,机械地挪动着步伐,走到顾云深的面前,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唯有紧张地盯着他那张帅气的苍白俊脸,心里在忐忑着他会不会要吸她的血。

顾云深猛地睁眼——

如蒙上薄冰般孤寂的灰色瞳眸,像两支森冷的利箭射向盛蓝星的脸。

盛蓝星吓得一哆嗦,倒退了一步。

“恍啷——”

她身后的花瓶被她撞落在地上,碎片满地,那三枝蓝色妖姬也散落在水迹里,花瓣微微的颤巍,正如她的小心脏。

“对不起,对不起……”

盛蓝星一边慌张的道歉,一边弯身捡花瓶碎片,却不料被碎片刺破了她那嫩白尖细的手指,血珠瞬间蔓延而出,疼得她赶紧捂着手指,直抽冷气。

“过来!”

顾云深看着她那流血的小手指,再次冷冷的命令。

盛蓝星不敢不从,赶紧站起身,再次站到他的面前。

顾云深突然一把抓住她那流血的手。

他的指尖微凉,盛蓝星被他触碰着,小心脏也像被冰块钻了一下,瞬间的血液冷凝,整个人凉了凉。

她刚想要把手指从他的手里抽出来,却不料,他突然一扯,把她那流血的手指放进他的嘴里……

手指被他口腔的温热湿一润包裹着。

盛蓝星整个人都僵住了!

她是害怕得僵住的!

原来!

顾云深还真的是吸血的!

她会不会被他吸光血而变成木乃伊?或者变成一个吸血鬼?

眼泪,在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里打转着。

原本像玫瑰花瓣那么娇一嫩的嘴唇,也因为害怕而变得青紫。

“咯咯……”

那整齐洁白的小银牙也控制不住在上下打冷颤。

她的头脑一片空白,眼神绝望到要命,甚至想要纵身往窗外跳摔死也好过被人吸光血而死。

她的血液甜而不腥,手指嫩白,让他很有食欲。

只是——

她好想怕得要命?

整张娇俏的小脸都吓得青白了,嘴唇也在发抖了?

他把她的手指从他的嘴里拿开,仔细端详。

伤口不深,只是刮破了点皮,在他的口水消毒下,已经差不多算是愈合了。

盛蓝星趁他不注意,迅速的把手指从他的手里抽走,退出一边,一脸警惕地看着他,像极了在森林里被猎人追杀的小鹿。

顾云深那薄冷的唇角,微微的勾起了一抹弧度。

盛蓝星分不清他那是邪魅一笑,还是阴测一笑。

总之。

她害怕!

关键时刻要学会认怂,要懂得求生。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她的脑海里突然想到爷爷生前教她的话。

“顾大少,求你放过我,只要你放过我,我一定会努力去赚钱,还你三千万的~~~”

盛蓝星哭丧着脸,双掌合着摩擦,苦苦的哀求。

顾云深灰眸一冷,那本来有点舒开的薄唇,又收紧成没有温度的弧度。

盛蓝星此刻感觉空气都是冷凝的。

她看着顾云深那张瘦削立体的苍白冷脸,突然明白了自己的求饶是没有用的。

她停止了求饶,紧紧地咬着下唇,低着头,不再出声。

顾云深的轮椅,向她逼来。

她战战兢兢往后退,却退到墙角里,避无可避,被他用轮椅挡住了去路。

他身上那灼一热的气息向她逼近。

“你……你要干什么?”

盛蓝星紧张地抓着书包带,满脸警惕和防御。

顾云深朝她的心口伸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