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晚顾远小说在哪里看 苏晚顾远在线阅读第5章

苏晚顾远小说在哪里看 苏晚顾远在线阅读第5章

苏晚顾远是作者君忆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本文运用了比喻 、拟人等修辞方法,增强表现力。看完你就会觉得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咱们接着往下看天才医学博士穿越了,穿到天下大旱,饿殍遍野的灾荒年就算了,她还被卖给了植物人冲喜。别慌!她的医学实验空间也跟来了。空间在手,天下我有!苏晚上山挖野菜抬出老山参,误入山洞发现银锭子……有钱也买不到粮食?没关系,她可以利用现代科技,降下人工雨,种上高质高产种子。人人都知老顾家自从买了个豆芽菜小媳妇儿冲喜后,买良田,修新房,吃穿不愁,还种上了药材,开上了铺子,那日子过得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泼辣婆婆:我就是偏心,谁敢说我四儿媳一个不好,我拿大扫把抽他!自私大嫂:我的就是弟妹的,弟妹的还是弟妹的,谁敢跟我弟妹抢东西,我喷死他!腹黑小叔子:谁敢欺负我四嫂,我放狗咬他!可爱小姑子:敢惹我四嫂,我毒死你哦!众人:“晚丫这么贤良淑德,她要跟你和离,肯定是你的错!”某重生回来的首辅大人怀疑人生:到底他是亲生的?还是他媳妇儿是亲生的?首辅大人从善如流:媳妇儿,我错了,我不当首辅了,我们回家种田。以后娃跟你姓,我…

《给山里汉冲喜后,小农女被团宠了》 第5章 免费试读

这时候,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比苏晚更快的冲了出去。

顾子安冲到院儿门口,攥紧了一双小拳头,怒气冲冲的瞪着院门外面顶着一个癞痢头的杨虎吼道:“奶奶,是他先摸姐姐屁股的!”

杨寡妇听到这话,尖刻的脸上一双三角眼一吊,声音尖酸刻薄的说道:“一个小丫头片子,屁股上都没二两肉,就学得跟个骚狐狸样会勾引人了,还怪别人摸!

你要是不勾引我儿子,我儿子会摸你?”

顾小雨当场就急红了眼,“奶奶,我没有……我正在挖野菜,他突然就在我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陈氏拉着顾小雨的手,安慰道:“奶奶知道,这事儿跟你没关系,你带着小安先退后一点!”

“陈氏,我今天可告诉你,顾子安这小杂种用脑袋顶了我家虎子的肚子,我家虎子肚子疼到现在,你们要是不赔钱给虎子找郎中,我们娘儿俩可就在你家住下来不走了!”

陈氏冷笑了一声,伸手就抄起了墙边的扫把,就往杨寡妇和杨虎身上招呼,“你个不要脸的老妇养出一个小畜生,敢把手往我孙女身上伸,老娘今天不打死你们,老娘就不叫杨秀娘!”

扫把抽在杨寡妇和杨虎的身上发出啪啪的响声。

杨寡妇和杨虎显然也没想到陈氏这么彪,他们俩以前嫌养着读书人家里穷讹不出东西来,没上门讹过。

这一次是实在抓不到其他家了,才不得已找到了顾子安这个目标,没想到碰到了硬茬子。

“啊啊啊——”

“陈秀娘,你个老娼妇,你住手,你欺负我们孤儿寡母,我要去里正那里告你!”

母子俩一边嚎着一边跳着。

陈氏拿着一把大扫把,手下一下都没停,“告啊,你去告啊!你去告了正好,让里正主持主持公道,剁了你儿子那管不住的猪爪子!”

苏晚原本想出去帮忙,可撸了袖子出去,就看见陈氏挥着一把大扫把,把杨寡妇母子俩撵出了一里多地,根本轮不上她插手。

苏晚对陈氏的战斗力有了一个新的认知,不过她倒是挺喜欢陈氏这性格的,拎得清楚。

苏晚微眯着眼睛看着那母子两个被陈氏赶得上串下跳的跑。

她算准了位置,手里两根细如牛毛的银针飞了出去。

“啊……”

“嗷……”

杨寡妇母子两人嘴里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嚎叫,当时就痛得冷汗都下来了。

银针扎在最痛的穴位里,足够这一对无赖母子痛个三天三夜的了!

陈氏拿着扫把回来,还狠狠的啐了一口,“什么玩意儿,占了我孙女的便宜还想上门讹钱,没打死算便宜他们了!”

转头,陈氏又摸着顾小雨的脑袋安慰道:“小雨,别怕,以后再遇到这种无赖,你就打回去,打不过就叫奶奶,奶奶打死他们!”

“嗯!”顾小雨红着眼眶重重点头。

陈氏又看向站在屋檐下的苏晚和顾妍,冲她们说道:“行了行了,没什么事了,你们都该干嘛干嘛去。

晚丫,你赶了那么远的路到咱这儿也累了,昨晚上照顾老四肯定也没休息好,趁现在时间还早,你先去睡一会儿。”

苏晚以前为了做研究熬个几个通宵根本不算什么事儿,但现在这身体可能因为长期营养不良,特别的疲乏,这会儿肚子吃饱了,还真有点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她也就没跟陈氏客气,打了招呼之后,就回房间休息去了。

她这个人适应能力很强,到新的地方,也没有挑床,下午也睡得很沉。

等她睡醒的时候,天都快要黑了,顾远也跟着他爹顾大勇和两个哥哥还有嫂子们扛着锄头、拿着镰刀等农具回来了。

这种灾年,一般人家都是饥一顿饱一顿,顾家虽然穷,但陈氏并不会在吃得上面太省,所以晚上还是做了野菜杂粮饼子,烧了一锅野菜汤给大家垫了垫肚子。

吃过晚饭后,二嫂江氏和三嫂彭氏收拾碗筷去灶房洗,陈氏也带着苏晚进了灶房,对她说道:“晚丫,灶后面的顶锅里面有热水,你打了去洗澡,待会儿洗澡水别倒了,晾凉了以后可以浇咱们院子里那块地。”

“好的,娘。”苏晚乖巧的答应道。

她刚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顾家院子里的那块地了,大旱的天气,天上已经三个月没下一滴雨了,到处的庄稼都已经***了。

顾家村好在守着一条河,不缺生活用水,每家每户院子里的一小块菜地也靠着用过之后的生活用水的浇灌,还能种出一些蔬菜来。

顾家院子里的地,就是苏晚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一片,全部种的都是土豆。

拒说这一片土豆就是顾家打算这个冬天吃的粮食。

苏晚提着笨重的木桶在灶房里打了水之后,伸手刚想去提,木桶就被一只大手接了过去。

“我帮你。”顾远虽然没什么多余的话,但却让人有一种很暖心的感觉。

洗澡桶什么的是没有的,说是洗澡,也只是提一桶水回自己的屋子里擦一擦身子。

苏晚擦好了以后,把桶里的水提出去。

没想到顾远还守在门口的,她刚到门口,他就接过了她手里的水桶,“我来吧!”

苏晚看着他有些单薄的少年身形,提着水桶去院子里面浇土豆。

又回头看了看他们只有一架床铺的房间,生平第一次,脸有些微微的发烧。

这时候,她才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她留下来的身份就是顾远的媳妇儿,既然是顾远的媳妇儿,那就是得睡一间房、一张床的。

这……

正在苏晚纠结的时候,刚刚在后面擦了身子回来的顾远已经进了房间,并且关上了房门。

苏晚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