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薇傅司寒免费阅读 戚薇傅司寒大结局

戚薇傅司寒免费阅读 戚薇傅司寒大结局

戚薇傅司寒是著名作者微微一笑花都开了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内容主要讲述爱了整整十年的男人,却是害死她和孩子的罪魁祸首!重生归来,戚薇发誓要让男人血债血偿;可重新活了一次,她才渐渐的意识到事情发展与前世大不相同,那个极其厌恶自己的傅斯寒,竟然像个小尾巴一样,整日的黏在她身后甩都甩不掉,甚至主动帮自己虐渣报仇。

《傅总夫人她又要离婚》 反被设计 免费试读

戚薇本想好好跟母亲聊聊,但想到一事,她甜美的笑着点头:“好了,我这就去换!”

服务生将戚薇带到更衣室。

将更衣室内挂着的大红色刺绣一字长裙拿下来递给她:

“戚小姐,这是您的礼服。我在门口等着,您换好了叫我一声。”

“好!”

戚薇将更衣室们关上,将手中的裙子翻了过来,裙子后面的扣子已被拆松。

穿上去只要她一抬手敬酒,这裙子就立即会滑落下来。

果然,跟前世一模一样。

前世,她穿着这件长裙去敬酒,裙子从她身上滑落下来,在自己的婚礼上,她成了一个笑柄。

为此傅司寒与他的奶奶更是讨厌她。

戚薇在试衣间找出一个袋子,袋子里面跟她的裙子一模一样。

戚薇玩味的勾唇。

——

换好裙子的戚薇再次来到婚宴上。

此刻正厅中央的主位上,傅司寒的奶奶坐在那,正侧头与她,也是戚樱的奶奶说着话。

一个是司家最有威信的人,一个是戚家最有权利的人。

两个厉害的老太太凑到一起,到是特别的投机。

加上戚家世代都是学医,又是为傅家服务,她们的关系更是亲密要好。

戚老夫人领先看到戚薇,脸色没什么喜悦,甚至语气有些微怒:

“戚薇,你怎么才来?这可是你的婚礼,你让大家都等着你,到时候人家都说我们戚家没礼貌!”

身边的傅老夫人闻言脸色也不好看了起来,冷扫了眼戚薇,哼了声。

戚薇微微垂眸。

她是妈妈在外面生的,后来才被爸爸带回戚家。

那个时候戚老夫人很嫌弃丁世蓉,便不肯让她进门。

但在戚父用生命的威胁下,戚老夫人没办法,只能允了他们的婚事。

但他们结婚没多久,戚父出车祸去世了。

为此戚老夫人认为她跟她妈妈是个不祥之人。

对她们母女讨厌又排斥

更加喜欢二儿子跟二孙女戚樱。

想到这些戚薇咬了咬唇,她上前倒了杯热茶,乖巧的递给戚老夫人:

“奶奶不要生气嘛,我刚刚也是在好好打扮自己,我身为戚家的长孙女,这样漂漂亮亮的出来,我们戚家也有面子呀!”

戚薇的性子高傲又带丝任性,所以知道戚老夫人不待见她,她也就疏离她。

有时候看到戚老夫人都不愿叫叫奶奶。

可现在面对语气乖巧,甚至带着一丝撒娇的戚薇,戚夫人到是不好再说什么。

心里也有些惊讶,她有些尴尬的接过戚薇的茶杯,还是不忘数落一句:

“打扮自己也得把握分寸,让人家等着多不好。”

戚薇乖巧的应下:“嗯,孙女谨记奶奶的教导。”

戚薇说着一一给长辈们倒茶。

身边其他的人看着美艳的戚薇,衷心的夸赞:

“看看戚大小姐,不仅长得好看,还这么懂事,难怪不近女色的傅少爷会喜欢。这将来戚大小姐跟傅少爷生的孩子也绝对俊俏又懂事。”

闻言孩子,脸色不太好的傅老夫人也有所缓和。

她看了眼低眉顺目的戚薇。

长得确实好看。

司寒也好看。

将来他们的孩子肯定是龙中之龙。

想着,接过戚薇倒的茶水,吹了吹,准备喝。

这个时候一道软娇的嗓音响起:“奶奶……”

众人随着嗓音望去。

只见戚樱穿着与戚薇一模一样的礼服,迈着淑女的步伐走来。

笑容可掬,落落大方,颇有名门世家千金的风范。

一来就抱着傅老夫人的手臂,甜甜叫着“奶奶”,听的傅老夫人乐呵呵的。

戚薇看着,无声冷笑。

“咦?樱儿,你的裙子怎么与戚薇的一样?”

戚老夫人惊诧的问道。

闻言,戚樱像是才发现自己与戚薇撞衫:“呀,姐姐,怎么你穿的裙子跟我的一样呢?我这裙子是奶奶送的,难道你的也是奶奶送的吗?”

戚樱说着疑惑的看向傅老夫人:

“奶奶,您不是说这件裙子是一个有名的设计师设计的吗?全球只有一件,难道那设计师设计了两件吗?”

“这不可能!”

傅老夫人脸色当即不好看了起来,她实话实说:

“安德桦大师他有个原则,他设计的衣服只会设计一件,不可能设计第二件。”

傅老夫人的话一落,众人立马窃窃私语了起来。

“该不会是戚大小姐看到戚樱的裙子好看,她就买了件A货吧?”

“有可能,毕竟这戚大小姐很喜欢模仿戚樱。”

“但这模仿也得有个度吧,这可是她自己的婚礼。”

“这你就不懂了吧,人家傅少可是很喜欢这种风范,所以就无所不及的模仿呗!”

讽刺戚薇的词汇越来越难听,戚樱不着痕迹的勾唇,她扫了眼跟她玩的要好的闺蜜。

后者当即大着嗓门开口:

“戚大小姐,你哪怕羡慕戚樱,也不能在你自己的婚礼上模仿她呀,你这是不尊重你自己还是不尊重你的婚礼呀?”

话一落,傅老夫人与戚老夫人的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

戚樱嘴角勾起抹得意,但出口的话语确是为戚薇辩解:

“别这样说姐姐,姐姐也只是喜欢我的裙子而已!”

“这件裙子我确实很喜欢啊。”戚薇神色毫无波澜,甚至还带着笑意:

“妹妹有奶奶送,我只能自己买了。毕竟是我的婚礼嘛,当然想要穿最好看的裙子了,只不过我没想到妹妹会在我的婚礼上,也穿这么好看的裙子呢!”

一句话,既表明傅老夫人偏袒戚樱,又表明戚樱喧宾夺主。

戚樱眼眸划过一抹惊诧。

戚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

若是以前,她绝对说不出这逻辑条理性的话。

她看着戚薇含笑的狐狸眼,那双眼睛跟以往一样,妩媚而漂亮。

但她莫名又觉得,里面似乎少了点什么又多了点什么。

仍旧妩媚却没了曾经的明净。

仍旧张扬却没了曾经的浮夸。

她此刻竟然看不懂这个一向头脑简单的堂姐。

戚樱眼眸微眯,突然拿起酒杯到了杯酒,笑着来到戚薇眼前:

“姐姐,今天是你的婚礼,妹妹祝你与司寒喜结良缘!”

戚薇笑了笑,“谢谢!”

戚樱拿着酒杯有些尴尬:“姐姐,妹妹敬你。”

敬酒得对方也要拿酒杯。

戚薇微微勾唇:“好!”

戚薇抬腿走去拿酒杯,下一秒戚樱朝她伸腿——

戚薇勾唇,她就知道。

下一秒抬起的腿直接朝她脚背上狠狠踩了下去。

戚樱被尖锐的高跟鞋踩的整个人大叫。

她下意识的想要推开戚薇,但手还未抬起来,她身上的礼服陡然滑落了下来。

这突然的一幕,让在场所有的人瞠大了眼睛。

戚樱在京都可是出了名的完美形象,而此刻却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了这么大的丑,她哪里接受的了。

也顾不得脚背上的痛,抬手指着戚薇,脱口而出:

“你这个*既然敢……”

“妹妹,你骂我是*,那你是什么?奶奶又是什么?”

“……”

戚樱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刚刚的愚蠢行为。

再低头一看,连忙蹲下身,将裙子捡了起来,双手环胸,楚楚可怜的看着戚薇:

“姐姐,你刚刚为什么要……”

“我刚刚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