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雪何小慧的小说 林雪何小慧全文免费阅读

林雪何小慧的小说 林雪何小慧全文免费阅读

林雪何小慧是作者万读短篇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书中林雪何小慧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悬疑惊悚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我是一个风水师,帮人驱邪捉鬼。而事实上,我什么都不会。

《镇邪风水师》 第1章 免费试读

我是一个风水师,帮人驱邪捉鬼。

而事实上,我什么都不会。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认为那些来找我驱邪的,都是做了亏心事,驱邪只是求一个心理安慰。

装模做样给他们几张符纸,或者做一场法事,就能轻轻松松的把钱赚了。

我一直这样想,也是这样做的。

直到有一天,我接了一单女人的生意……

那天,我接单后来到雇主留的地址,是一处特别高档的别墅区,住在这里的人非官即富。那一刻我升了一丝邪念。

我们这个圈子,女人更好忽悠。

没准是有钱人圈养的金丝雀,能搞个一夜情啥的就赚大发了。

带激动的心情,我摁了门铃。

很快,一个身材性感火辣的女人推开了门,仅一眼,我就看呆了。

眼前的女人我不陌生,但以往只能在电视上看到,是女歌手,我记得是叫林雪。

现在近距离看,实在太漂亮了!瓜子小脸,柳叶眉,穿的也很清凉,吊带露肩装,硕大的波涛汹涌轮廓若隐若现。

但就是,脸色十分憔悴!

“你是李大师吗?” 林雪看了我一会,轻声问道。

我点了点头,不舍地收回了目光。

林雪迟疑:“你比我想象的要年轻多了。“

我的卖相确实不好,在我们这个圈子混得最舒坦的,就是那些上了年纪的、白发苍苍的,稍微一装扮,就有高人风范。

“你也比我想象中的要漂亮。“我微微一笑,回答道。

“先进来吧。“林雪看向我的目光还有一丝质疑。

我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就走了进去。不过我很快内心又燥热了起来,林雪这身装扮太有诱惑性了。

裙子实在太短,轻轻一动,里面的风景隐约可见。

“李大师,你喜欢喝什么茶?“林雪询问道。

“林小姐,我现在可没心情喝茶。还是说说你的事情吧,因为我觉察到你这个屋子阴气太重,你可能会有性命之忧。“我这句话完全是胡说的,我根本没有见到任何阴气。因为想要在这一行赚钱容易,你必须得把雇主吓唬住。你说得越吓人,他们掏钱的速度就越快。

林雪听我说完,憔悴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惊慌。不过很快就掩藏下去,露出了笑容。

这让我很是意外。

因为以往找我驱邪的女人,我说几句话,就会吓得哭哭啼啼,着急问我解决办法。

“我最近这几天,总感觉家里多了一个人。刚开始我也没在意,以为是我工作太累了。但过几天后,我却听到客厅有歌声传出来。可我开灯去查看,声音又消失了。就在昨天,我还看到有一个白色影子在我客厅晃荡,但转眼就消失了。“林雪的语气出现了慌张。

“你确定你没看错?真有白色的影子吗?“

我现在就有些内心发怵,因为我从前接的单子,从来没有雇主告诉我,他们在家中见到不干净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做噩梦或者内心烦躁,能听见其他声音。

但现在,林雪却看到了白色影子,难道这次遇到真事了?

“我没有看错,不然的话,我也不会找你来驱邪。”林雪一脸肯定地说道。

“这件事情你能处理吗?”林雪见到我的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问道。

“当然能了。”我肯定不能自砸招牌,“我现在就做法驱散你屋子的阴气。”

我就从我的随身背包里面,拿出了一根新鲜的柳条,还有一个瓷瓶。

我把柳条放进瓷瓶里面,粘出水滴,便开始在屋子里面撒了起来,嘴里念着早就已经背熟的咒语。

我爷爷每次驱邪的时候,都会用这个办法,但是有一点不同,爷爷瓷瓶里面装的是成年的黑狗血,我装的则是自来水。

“李大师,你做的这是什么法事?能够驱邪。”林雪有些不信的问道。

“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就另请高明吧。”我停下了动作,一脸淡然的说道。

虽然我是假的阴阳先生,但是该有的脾气还是得有。

“李大师,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请继续。”林雪连忙道歉。

我没有在理会林雪,就继续开始我的表演,撒完水滴之后,我又从包里面拿出了一些符纸,贴在了墙壁上,最后拿出了一个桃木所制的平安符,递给了林雪说道,“百年桃木制作的,能驱走你身上的阴气,贴身携带好。”

林雪接过来仔细看了看,就将其挂在了脖子上,塞到了胸口,不得不说是真的大。

“你睡觉之前,把这个点在床头,可以增强你的阳气。”

我又从背包里面拿出了一个木盒,木盒里面放的是一根黄香。

我能在圈子里混的这么好,这种香的功劳很大,这是凝神香,是我按照我爷爷留下来的配方特制的,能够帮人安眠,比安眠药还要给力,但是没有什么副作用。

找我办事的人基本上都是在外做了亏心事,害怕被人发现,精神都在紧绷状态,时间一长就会疑神疑鬼,所以才会做噩梦,只要我给他们一根黄香,他们就会睡得踏实无比。

“林小姐,我保证你今天晚上能睡个踏实觉,不会再听到歌声,以及看到奇怪的东西了。”我笑着说道,然后便打算算账离开这里。

“李大师,你今天能不能住在这里?我害怕今天晚上还会听到歌声。”林雪并没有立刻给我结账。

我一听就明白了,林雪并不相信我这样就能解决问题,雇主都那么说了,我自然也无法拒绝。

林雪很显然是自己一个人住,孤男寡女住那么大的屋子,留下来说不定还真能发生点什么呢。

现在已经快到六点了,已经到了晚饭的点,林雪就亲自去厨房做了几个小菜。

“林小姐,你真的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我尝了一口菜之后,便称赞道。

“谢谢夸奖,李大师,我一个人住在这里,平时也不打扫其他房间,今天晚上就委屈你住客厅了。”

林雪笑了一下说道。

我自然能看得出来,林雪是故意让我住客厅的,我点了点头就同意下来。

吃过晚餐之后,林雪便上楼休息去了,我在沙发上玩了一会手机,也就趴着睡着了。

就在我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我的耳边响起了清脆悦耳的歌声。

听到歌声之后,我瞬间睡意全无,警惕地看向了四周,内心变得非常紧张。

我看了一眼四周之后,就松了口气。

“林小姐,你怎么下来了?”我皱着眉头问道,因为林雪正站在客厅中央,穿着长长白色的睡衣,唱着歌,险些没被她吓死。

“我害怕睡不着。”林雪听到我的话停止了歌声。

“李大师,你能不能上去陪我睡呀?”林雪风情万种的说道,对我抛了个媚眼。

我就有些口干舌燥了起来,

难道这次真的有艳遇?

看着林雪的脸蛋和身材,我的心是彻底躁动了起来。

就在我要张嘴答应的时候,忽然一阵微风,从窗户吹了进来,林雪的睡衣被吹起了一些,我露出了惊恐之色,燥热的心瞬间凉了下去。

因为林雪的双脚竟然没有沾地,看到这一幕,我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瞬间背后布满了冷汗。

正所谓人过有声,鬼走无痕,林雪现在脚不沾地,肯定不是活人。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爷爷一本书上的记载,鬼上人身,双腿离地。

林雪现在的情况,和书上描述的一模一样,我内心一颤,害怕到了极点,看来这次我是遇到真事了,林雪是真的撞鬼了。

“李大师,你怎么不说话呀,到底愿不愿意陪我去上面睡呀?”林雪又抛了个眉眼督促道。

要是真正的林雪这般邀请我的话,我肯定早就冲上去了,但是现在却是鬼锁命,再给我几个胆,我也不敢跟着上去。

“大胆邪祟,在本天师面前还敢害人。”

这个时候我想到爷爷曾经给我说的一句话,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三分,鬼也是怕恶人的,若是遇见鬼,一定不能表现的太过于害怕,否则的话,身上的阳火便会灭掉,我便指着林雪的鼻子大喝道。

“呵呵。”

林雪猛地将头低了下去,发出了极其低沉的笑声。

我连忙拿过了我放在桌子上的包,从里面抽出了一根七寸长的桃木剑,指着林雪大声说道,“还不赶紧滚。”

林雪身上的东西对我的话没有任何回应,而是依旧的笑着。

我听的是头皮发麻,握着桃木剑的手都在发抖。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收我。”

林雪猛地抬起了头,狰狞一笑,瞬间飘到了我的跟前。

下意识我就握着桃木剑,对着林雪砍了下去。

“啊。”

林雪发生了一道凄厉的痛苦吼叫声,如同野兽一般,原本水灵的大眼,一下子变得鲜红无比,看着我手中的桃木剑,露出了恐惧之色。

“有用。”

我内心一喜,拿着桃木剑又砍了过去,林雪又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吼叫声,然后整个人便瘫软在了地上,没有了动静。

这个时候我手中的桃木剑也发出了脆裂的响声,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然后彻底碎掉了。

看着林雪久久没有动静,我也一下子瘫坐在了沙发上,我现在身上的衣服早就已经被汗水浸透。

现在基本上已经能够确定,林雪是真的撞鬼了。

说句实在话,我现在就想脚底抹油赶紧溜走,我就是一个骗子,我哪里能抓得了真鬼。

可是我又想到爷爷之前告诉我的话,在我们这一行,做事要有始有终,一旦接活,就不能半路退走,否则是要遭报应的,如果死在了自己接的活中,那也只能怪自己本事不深。

当时我爷爷跟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一脸的严肃,但我却嗤之以鼻,认为都是坑人的把戏而已。

可是现在遇见了真鬼,爷爷说的话自然不会是假的了,一下子就进退两难了起来,留也不敢留,跑也不敢跑,真是后悔至极接这次的生意。

看着地上碎掉的桃木剑,才知道我爷爷并不是我想象中的神棍,桃木剑是我爷爷留下来的,既然能赶走林雪身上的东西,我爷爷肯定是懂抓鬼之法的。

就在我陷入不知所措中的时候,林雪清醒的过来,从地上站起,看到自己出现在客厅,有些迷茫。

“李大师,我怎么会在这里?”林雪看着我的表情出现了警惕。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林雪现在双脚已经碰地,看来那东西已经走了,我便深吸一口气问道。

林雪皱着眉头揉了揉脑袋说道,“我只记得刚把你给我的凝神香点燃,准备睡觉,就见到窗户飘过一道白影,然后就什么不记得了。”

我就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了林雪,但是林雪却有些不信,还背过去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子。

我也没有再去解释,就从背包里面拿出了一面铜镜,这也是爷爷留给我的东西。

既然桃木剑能够对付邪祟,那么铜镜自然也应该可以。

我没有再让林雪回到楼上去休息,让她留在了客厅,因为我不敢一个人再待在客厅了。

我和林雪就闲聊了起来,可能那个脏东西被桃木剑伤得不轻,并没有再出现。

看到窗外亮起了光芒之后,我松了一口气,到了白天,再厉害的鬼也不敢出来了。

“李大师,我的事情解决了没?”

林雪靠在沙发上有些疲倦的问道。

“没有,缠着你的东西有些厉害,我还得再准备一些东西才能收掉它。”我摇了摇头说道,肠子都悔青了,这一次搞不好,真的要把命搭进去。

没有在和林雪多说废话,我就返回了铺子,回到铺子中之后,翻箱倒柜,把爷爷留给我的东西全部都找了出来,放到了车里面。

我又回想一些爷爷告诉我的驱鬼办法,我便开车去了城外一处桃木林,砍了很多向南的桃木枝,桃木是五木之精,本身属阳,是驱鬼避邪的常用之物,自然得多准备一些。

随后我又去了一个卖活鸡的市场,买了几只公鸡,杀掉取血。

做完准备工作之后,我便再一次回到了林雪的家,可是我站在门口犹豫了半天,也没有按响门铃。

因为我内心是真的怕,多次想要溜走,可是一想到爷爷一本正经的说,会有报应,便咬牙摁响了门铃。

开门的除了林雪,一旁还站一个陌生女子。林雪介绍说这是她的闺蜜,名叫何小慧。长得也不错,但是和林雪相比差了许多。

“我想在你身上先画一个防止鬼上身上的符咒,好避免你再次被鬼上身。”我拿着东西进门,对林雪说道。

“你这道符是不是要在我们小雪的身上画?必须得让她脱掉衣服?”一旁的何小慧冷笑连连的问道。

“没错,的确要在身上画。”我点了点头。

“小雪,这就是你找的抓鬼先生,我看完全就是个流氓,他摆明是要占你的便宜,你肯定被他骗了。” 何小慧冷声说道。

“慧慧别乱说。”林雪说了一声。

“我才不相信世界上有鬼呢,小雪,肯定是你最近工作压力太大,没有休息好,精神衰弱而导致的,根本不可能是撞鬼了,你赶紧让这个小骗子走吧。”何小慧大声说道。

林雪的闺蜜肯定是无神论者,所以对我的敌意才这么重,这也是一个正常人的反应。

“好了,慧慧。”林雪有些不高兴,毕竟我是她请来的。

“林小姐,你信不信我?”我看着林雪问道,我现在也希望林雪赶我走,这样我就能摆脱这件事情。

林雪纠结了一下,便对着我点了点头。

“小雪,你是不是傻了,难道你看不出来他是想占你的便宜吗,你怎么还同意了。”何小慧恼怒的说道。

“慧慧你别说了,我相信李大师,我是真的遇见鬼了。”林雪想到两处见到的白影,那并不是幻觉。

被人信任的感觉虽然不错,可我现在却高兴不起来,我现在宁愿被林雪当成骗子。

“我只需要在你的背上画就行。”我说了一下画符的位置。

林雪点了点头,就回屋去换衣服了,因为她现在穿的是连衣裙。

我就拿出了朱砂混合了一些鸡血,将其搅拌均匀。

“小雪喊你进去。”何小慧对我冷声说道。

我便拿着朱砂走进了屋子。

“你要是敢偷偷占小雪的便宜,我饶不了你。”走进屋子的时候,何小慧对我警告道。

林雪现在已经趴在床上,当看到洁白无瑕的后背的时候,我内心还是泛起了波澜。

我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其他念想,便用手指蘸着朱砂,在林雪的背后画起了符咒。

画完符咒之后,我便离开了房间。

走出屋的时候,何小慧还骂了一句装神弄鬼。

我并没有理会何小慧便走下了楼。

一直到天黑也没有出现什么异常情况,何小慧并没有离开,而是在林雪的家住了下来,说是害怕离开之后,我会对林雪图谋不轨。

我依旧睡在客厅,何小慧和林雪睡在了一起。

由于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白天也没有来得及休息,我躺在沙发很快就犯困,但是害怕邪祟会突然出现,一直强忍着没有睡过去,到了凌晨一点钟的时候,楼上突然传来了让我浑身燥热的声音。

“别那么用力……慢一点……”

声音特别的娇媚酥软,这种声音只有在女人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才会发出来。

声音是从楼上传来的,楼上只有林雪和何小慧两个女人,难道她们两个人是拉拉?

我一下子就有些郁闷了,这样一来的话,又要多出两个光棍。

不过两个人也真是,这种时候就不能忍一忍。

声音越来越大,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就算两人忍耐不住,也应该克制一下声音,毕竟我还在楼下。

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就拿着铜镜向上走去。

我刚刚走到二楼,这种声音就戛然而止,仿佛根本没有出现一般,这个时候何小慧推门走了进来。

我观察了一下何小慧,脸色如常,并不像刚做完那种事情的样子。

何小慧见到我走上二楼,脸上就露出了警惕之色,“你上来做什么?”

“你刚才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我反问道,刚才我肯定没有出现幻听,因为生理反应是不会骗人的。

“我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你现在立刻下去,不然的话我就报警了,有我在这里,你没有任何便宜可占,我可是练过三年散打的。”何小慧非常凶的说道。

我摇了摇头,就准备下去,要是不下去的话,何小慧肯定得继续纠缠。

但是我刚转身要下楼,林雪睡觉的屋子里面一下子响起了婴儿的哭声……听到婴儿的哭声再加上刚才怪异的声音,就基本上已经能够确定,林雪的屋子里面出事了,我没有丝毫的犹豫,手持着铜镜就快速向着屋子里面跑去。

可就在我跑到屋子门口的时候,一阵冷风悠然刮起,门砰的一声响,自行关上了。

屋子里面婴儿的叫声越来越凄厉,震人耳膜。

“哪里来的婴儿哭声?”原本对我满脸戒备的何小慧,听到婴儿的哭声,脸上也出现了惶恐,走到了我的旁边。

要知道屋子里就我们三人,现在突然出现婴孩哭声,非常的诡异。

“缠你闺蜜的东西出来了。”我咽了口唾沫回答道。

其实从白天到现在,我的内心一直很煎熬,因为我不知道鬼祟会什么时候出现,现在鬼祟出现,我内心反而淡定了不少。

我便握住了门把手,想要把房门拧开,可是我用力转了转,发现房门已经从里面锁死。

“林小姐,里面发生什么事情了,赶紧把门打开。”我大声喊道。

但是林雪并没有回答,只有婴儿哭声不断传出,非常刺耳,让人听起来异常烦躁。

我又用力拍了拍门,婴儿的哭声戛然而止,仿佛从来没有出现一般,下一秒钟,屋子里面就传来了一首童谣。

“宝宝乖,不要闹,小棉被,盖身上,乖乖睡……”

我仔细一听,这声音是林雪的,虽然是童谣,但是声调特别怪,让人听了非常的不舒服。

“小雪,你在里面做什么呢?赶紧把门打开。”

何小慧站到我的背后壮着胆子喊了一声。

何小慧的身子在颤抖,一只手忍不住抓住了我的胳膊,白天一口一个骗子,现在知道害怕了。

我现在内心也非常的慌张,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罢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林雪在屋子里面应该就在我不知道该如何做的时候,就见到我先前在屋子里面摆的桃木枝,自燃了起来,冒出的火焰是绿色的。

这些桃木枝全部都被我涂满了雄鸡血,是用来镇压鬼祟,提升屋子阳气用的,现在可倒好,鬼祟没有见到,就直接全部被毁掉了。

“啊”

何小慧见到屋子里面猛的冒出了绿油油的火焰,大声尖叫了起来,直接抱紧了我,我的后背能清晰地感觉到两团柔软,但是现在我也没有心情去占便宜。

很快桃木枝就被绿火燃烧的一干二净,屋子里面就刮起了冷风,桃木灰吹得到处都是。

“小雪,你别再吓我了,赶紧把门打开呀。”何小慧带着哭腔说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现在这种情况绝对不能慌张,我便想到了白天从书上看来的驱鬼咒语,开口大声念道,“九耀星君,驱邪缚魅,正气凛然,浩气长存……”

我念完一遍之后,屋子里的冷风便停止了下来,爷爷留给我书上的驱鬼咒语,全都是有用的。

紧接着我就开始用力踹门,现在房门打不开,肯定是屋子中鬼祟搞的鬼,他不想让我进去,肯定是想害掉林雪。

我将一条腿踹得彻底麻掉,才将房门踹开。

房门一打开,一股极其阴冷的风便从里面吹了出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我抓紧铜镜,壮着胆子走了进去,就见到屋子里面只有床头灯亮着,林雪披头散发站在床头,低着头,背对着门口,唱着阴森的童谣。

“小雪,你在干什么?”何小慧说着便要走过去。

“别过去,她不是林雪,她没有影子。”

我一把抓住了何小慧,往后退了两步,因为我发现灯光之下的林雪,是没有影子的。

“她不是小雪?那她是谁?”何小慧声音提高了几分,低头一看,见到林雪真的没有了影子,再一次抓紧了我。

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何小慧,但是我可以肯定,她绝对不是林雪。

活人不可能没有影子。

“你们两个人赶紧出去,不要打扰我的孩子睡觉。”

床头的林雪缓慢的转过了身子,将头抬了起来,看着我们两个说道。

林雪睡衣的扣子敞开,里面什么也没有穿,可以说一览无余,林雪的身材不用说,好到了极点,要是换作平常,我肯定挪不开眼睛,可是现在,我是没有一点心情欣赏。

林雪的怀里抱着个布娃娃,布娃娃的眼睛闪着诡异的红光,并且还一眨一眨的,布娃娃扭头看到我们的时候,还发出了嬉笑声音。

看来刚才孩子的哭声也是这布娃娃发出来的。

看到这一幕,我是头皮发麻,心颤不已,至于何小慧则是双手死死地抓住我,连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宝宝乖,快睡觉。”

林雪用手轻轻拍打着怀中的布娃娃,眼神中充满了慈祥,脸上带着笑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何小慧颤声问道。

还不等我说话,就听到林雪紧说道,“我的孩子死得好冤,你们帮她驱我,都不得好死。”

林雪在望着我们说话的时候,脸上的慈祥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怨毒之色。

紧接林雪就向着我们飘了过来,真情变得无比狰狞。

我来不及想她话里的意思,向后退了一步,抬起手中的铜镜,朝着林雪照了过去。

现在我也只能祈求铜镜有用,不然的话,有可能真的要栽在这里了。

林雪见到铜镜,身子如同触电一般,晃动了一下,怀中的布娃娃就掉在了地上,眼睛中的红光,瞬间就消失了。

“啊!”

林雪发出痛苦的声音,表情扭曲了起来。

我内心一喜,铜镜有用,我就拿着铜镜往前走了一步。

林雪的身子剧烈抖动了起来,牙齿咬的咯嘣作响,发出的声音越加痛苦,而且双眼流出了血泪,很快就顺着脸颊滴到了地上。

随即我的瞳孔猛的一缩,拿着铜镜的手颤抖了一下,因为林雪的脸上又浮现出了一张人脸。

见到林雪身上又出现个人脸,我徒然一惊,不过还没有等我看清那个脸长什么模样,人脸又隐了下去,毫无疑问,林雪又是被鬼上身了。

我便非常的纳闷,我明明在林雪的身上画了防止鬼上身的符咒,符咒我是按照书上一笔一画画的,绝对没有出现任何差错。

铜镜和咒语都能够驱邪,那么书上记载防止鬼上身的符咒,肯定也不是假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林雪的身上失灵了,现在的情况根本容不得我多想。

“还不滚出来。”

我怒呵一声,手中的铜镜再次往前一推,林雪表情越加的扭曲,仰头发出一道凄厉的吼叫声,双眼一翻,便晕倒在了地上,一股黑气从林雪身上飘出,随即便四散消失了。

林雪身上的东西应该被赶出来了,我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

可还不等我松口气,原先趴在地上没有动静的布娃娃,眼睛再一次出现了红光,一跃而起,向着我的胸口撞了过来。

由于我没有任何的防备,直接被布娃娃撞中,后退了数步,胸口火辣辣的疼,就如同被锤子砸了一般。

布娃娃此时抱住了我手拿铜镜的手臂,我连忙用力甩了几下,但是布娃娃就如同长在我的手臂上一样,丝毫不动,我便惊慌了起来。

我看了一眼布娃娃,发现布娃娃竟然张开了嘴,里面全都是细小的尖牙,看得我是头皮一阵发麻,怕头便要咬我的胳膊,这布娃娃可是真够诡异的。

我哪里敢让咬中,我急忙将铜镜换个手,对准布娃娃照了过去。

“呜哇!”

布娃娃被照到,惨呼了一声,松开我的手臂掉在了地上,站起身子,就向着门外跑去。

我岂能让这诡异的布娃娃逃走,追了上去,铜镜便照在了他的头上,布娃娃又是一声惨叫,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布娃娃便在地上挣扎着起来,多次想要站起来,但都失败了。

我握着铜镜的手,就感觉有一股力量,正在冲撞着铜镜,我握着铜镜的时候便抖动了起来。

这布娃娃还真是够怪异的,看来铜镜是镇不住他的。

紧急关头,我转身掏出一瓶雄鸡血,对着布娃娃撒了过去。

布娃娃一碰到鸡血,立马燃烧起了绿火,很快化作一缕青烟飘向屋外,不见了踪迹。

危机解除,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这时候林雪也醒了过来。她发现自己睡衣敞开着,我还在旁边,尖叫了一声,连忙将睡衣拉了起来。

我握着仅剩下的打鬼棒看了一下房间,根本没有再发现任何不妥之处,缠住林雪的邪祟,现在应该已经退走,毕竟铜镜是伤到了他们。

也不知道林雪到底做了什么事情,竟然能被两个鬼缠住。

“让我看看你的后背。”我对着林雪说道,我明明在林雪的身上画了避免鬼上身的符咒,不知为何没有生效,我便想要看一看。

林雪没有任何的迟疑,背对着我,就把睡衣拉了下来。

看到林雪的后背,我的眉头便皱了起来,因为林雪的后背非常干净,根本看不到我留下符咒。

“你把背后的符咒擦掉了?”我沉声问道。

“都是我不好,是我把小雪身上的符咒给擦掉了,小雪在睡觉的时候一直说浑身发热,我以为是你符咒搞的鬼。”何小慧小声的说道。

我还以为符咒没有作用,原来是被擦掉了。

“你是想害死她吗?”我看着何小慧恼怒的说道。

“我哪里知道世界上真的有鬼。”何小慧低着头十分的委屈,紧接着就开始啪嗒啪嗒地掉眼泪。

“好了,你们两个现在都趴到床上,我要在你们身上都画符。”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我再发脾气也没有任何作用了。

这一次林雪和何小慧十分的配合让我在她们两个人身上画好了符咒。

我就握着打鬼棒坐到了床上,我是不打算和他们两个人分开了。

三个人瞪眼熬到天亮,期间没有再发生什么怪异的事情,天刚刚亮,何小慧就急忙离开了这里。

我和林雪稍微吃了点早点,饭桌上,林雪边吃饭边看手机,没一会脸色大变、浑身颤抖。

我好奇,接过手机一看,是林雪昨天晚上抱着布娃娃疯疯癫癫,我在一旁施法驱邪的视频,已经被人放在了网上。短短半个小时,点击转发数过亿。

评论里都在说林雪一定是做了亏心事,才遭到报应。

有人带头,很快就有人爆料出一件陈年往事。

当年林雪出道的时候资质平平,能有现如今那么好的资源,全因一位何姓前辈退圈。

而那个何姓前辈退圈的原因,是因为在孕期参加活动的时候摔了一跤,流产导致身体虚弱,精神不济,没多久抑郁发作跳楼***。

当年就有人讨论,这事不是意外,是人为。

只是没有证据,议论很快被压了下来。随后林雪顶替那位何姓前辈,成为了炙手可热的一线歌星。

如今事情再次被翻出来,视频里林雪自己的话听着就诡异。大家对这种说法更加深信不疑,认为林雪一定是何姓前辈附体,冤死的魂魄复仇来了。

林雪本就是公众人物,这种视频一经发布,人设彻底崩了,这一行再难混下去。

紧接着林雪接到公司电话,她被彻底雪藏,永不再用,所有资源全部转给她的闺蜜何小慧。

昨天房间里只有我们三个,不是我俩,那么传出视频的人是谁不言而喻。

如今她又成了最大的受益者,这让我不得不怀疑,一切都是何小慧刻意安排,目的就是毁了林雪。

可她俩不是闺蜜么?

再后来我灵光一闪,何小慧也姓何。

还没彻底从昨天的惊吓中缓过神来,今天的重击彻底击垮了林雪。

林雪疯了。

而我的照片也被放出来,成了招摇撞骗、助纣为虐的神棍,在评论里人人喊打。

网友们都让我藏好了,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我自身难保,顾不得林雪,立马逃了出来。

只是刚回到店里,突然一道暗影从身后袭来,紧接着后脑遭受一击重击。

我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着被移出病房。

“乖孙,你终于醒来了。“陪护椅上坐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正是我的爷爷。

看到爷爷着急的脸色,我便想到,我是在帮爷爷装修店铺的时候,不小心从二楼摔了下来。

看来我之前所经历的事情都是做梦。

“我没事。“我笑着对爷爷说道。

等到了下午,我就办了出院手续,回到了店铺,店铺已经装修好开业。

第二天,爷爷的一个朋友,也是当地的警察赵兴,开车来到了店铺,对我爷爷说,有一个叫林雪的女歌手用一条白绫将自己吊死在了家中,但不知为何,无法将林雪的尸体取下来,现在打算让我爷爷去看看。

可能是灵异案件。

听到林雪的名字,我内心咯噔了一下,我梦中的林雪也是个女歌星。

但是,我随即摇了摇头,这只是巧合罢了,而且我对赵兴的说法也嗤之以鼻。

世界上哪有什么鬼怪,不过是人的贪念私欲在作怪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