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被反套路的班花女友 污文湿文书房

我那被反套路的班花女友 污文湿文书房

“呜呜…哥哥最讨厌啦!”南宫雪华生气地抓起雪反击,后院一时欢笑连连。

“小姐,该用膳了。”不知打闹了多久,桃儿便前来提醒该吃饭了。

看到后院玩疯了的三个人,衣裙全都不成样了,皆是湿漉漉的,桃儿无奈说道:“世子和群主的衣服都湿了,世子若是不嫌弃,奴婢给世子拿大少爷儿时的衣服给世子穿。”

说完又示意自己身后的一个侍女带南宫雪麟去沈拓的房间。

“郡主就穿小姐的衣服吧。”桃儿说着,一手牵南宫雪华另一只手要牵沈蝶,却被拒绝了。

桃儿也不在意,反正这几年也习惯了。

换了衣服去吃饭,南宫雪华一边摆弄着穿在身上的沈蝶的衣服,一边闹着要吃奶糕,沈蝶一瞪,冷冷说道:“寒舍吃不起那么名贵的东西,郡主不如回王府去?”

南宫雪华一听要被赶走的赶脚,赶紧乖乖的不说话了。

“呵呵……”

门外传来一阵温文尔雅的笑声,正在吃饭的三人纳闷地往外看去,沈蝶想着这沈拓和莫云倾都不在,是谁这么大胆,连通报都没通报就进来了?

正纳闷着,只见一白衣飘飘的白发男子,精致的五官,脸上如浴春风的笑,宝石红的眼眸荡着温柔恬静,手中持着一把伞,亭立于门口,他的声音如同春风般,对沈蝶笑道:“这几年来,你还是不喜欢小孩子啊,明明自己也是个孩童呢,你这个样子,可是会没有朋友哦。”

沈蝶还愣在原地,南宫雪华早就跑到了男子的身边,甜甜的撒娇道:“神医哥哥回来了,雪华可想神医哥哥了,神医哥哥有没有给雪华带糖呀?”

一口一个神医哥哥。南宫雪麟不满地继续吃饭,沈蝶回过神来,呐呐地唤道:“师父。”

自从三岁那年沈蝶第一次见到千草仙时,虽然当时不怎么喜欢他,可后来沈津和她讲起千草仙的来由时,千草仙竟想收自己做徒弟,不求她精通医术,但求懂得自保和救命,所以沈蝶也觉得没什么坏处,便答应了,而且她发现,千草仙经常神出鬼没,虽然收自己做徒弟,可也没有天天教自己东西,倒是看见他每次来锦城,去最多地方的是大祭司的神庙。

千草仙从背着的药箱子中拿出两颗颜色不同的药丸,白色的给南宫雪华当糖吃,又对沈蝶温和一笑,声音在她耳边荡起层层波澜:“几年不见,徒儿过得可还好?”

沈蝶放下碗筷,又让一旁的侍女桃儿去多准备一副碗筷,点头微笑:“都好都好,师父还没吃饭吧?坐下一起吃吧。”

千草仙温文一笑,将又重又大的药箱子放下,毫不拘谨地坐在了沈蝶的身边,伸出白皙的手,将另一颗红色的药丸给她,道:“我来锦城是来给病人送药的,顺道来看看你;这药丸大补,不管多重的伤也能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如今送给你做见面礼了。”

沈蝶愣了愣,厚着脸皮道:“既然是好东西,师父不如多送我几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