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人为什么那么高 我与小丹的性事

东北人为什么那么高 我与小丹的性事

“嘟~嘟~。”一间狭小的单间房里,手机声缭绕不止。

女子从厨房匆忙走出,差点摔倒在地。

“喂!妈。”女子拿起手机,滑动了一下,睇到耳旁,温柔的说。

“美诺啊!吃饭了没有啊!”电话里头的声音,很亲切,很温暖。

“吃了,你呢?子轩他在家乖吗?”

“他很乖,就是调皮。”

“那就好,妈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就是孩子的尿布和奶粉都没了。”

“是这样啊!等一下我去银行把钱汇给你,你记得去取。”

“嗯!没什么事就不打搅你休息了,拜拜。”

“拜!”

美诺看着手机发呆,现在的她真的很缺钱,子轩的各样费用,让她压力很大。

“杜锋,你到底在哪里,我和子轩真的很需要你。”美诺低声喃喃自语,眼眶繁红,泪水从眼角处流下,很凉很凉。

美诺抹去泪水,勉强的笑着,表面阳光满面,内心却脆弱无比。

整理了一下装束,美诺便出了门。

走在繁华喧闹的城市,看着车辆来来往往。

当蓝美诺走过小巷时,却看见几个高大的黑衣男人似乎在做什么?

蓝美诺偷偷躲在墙角处,睁大墨眸仔细的盯着。她隐隐约约看见黑衣男人身前,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子痛苦的坐在那。由于距离有些远,看不清男子的容颜和表情。

带头的黑衣男人,拿起手腕一样大的木棒,朝着男子的头狠狠的敲了过去,蓝美诺惊讶不已,脸一瞬间全白了。

黑衣男人转身,那凶狠恐怖的眼神,那冷漠无比的神情,就像豺狼狩猎时的模样。

杜锋?蓝美诺难以置信,揉了揉眼睛,再看,依旧如此,他,就是杜锋,她很确定。

他已经有一年没有回家,连子轩的生活费也一分没有出过,现在却在此杀人,这样的丈夫当初她是怎么看上他的。

蓝美诺紧皱眉头,双眸满是忧伤,为当初的选择后悔不已。

杜锋带头离开,蓝美诺迅速躲到角落里藏起来,她不想看见他,他已经变得残忍无比,没有半点血腥。

蓝美诺看了看手机,思虑要不要报警,但想到杜锋毕竟是子轩的亲爸,她的丈夫,便收起了手机。

蓝美诺见杜锋走远,缓慢的向男子靠近,有些惧怕。

她走上前,示意想看清男子的脸,男子用手抓住她的脚,把她吓得出了魂似的。

“救我!”男子满脸的血液,浓浓的血腥味散布在周围的空气,他艰难的说出两个字。

蓝美诺即害怕又不知所措,她到底要不要救他。如果不救他,那杜锋就是杀人的死罪,如果救他,那就要帮他付医药费,供他吃穿。在杜锋和钱之间选择一个,钱对她来说,就意味着整个家的生计,而杜锋,现在在他的生命里似乎已经不存在了一样。

虽然子轩不是她的孩子,但是她一直把子轩当做亲儿子一样,当初杜锋把她带回家他就消失了,婚没结,证没领。

不能让子轩没有爸爸呀!

蓝美诺扶起沉重的男子身躯,缓慢的走着,男子头上的鲜血淋漓着蓝美诺的衣服,浓溢的血腥味,让人作呕。

蓝美诺把男子送到小诊所包扎好伤口后,男子扔在昏睡中,付了这昂贵的费用,蓝美诺的后来的日子会是怎样的煎熬。

由于住院费太贵,蓝美诺只好把他送回那狭小的单间出租屋。

蓝美诺把钱打给妈妈后,再去帮男子随便买了几件衣服,手上就真的没几个钱了,离发工资的日子还有十几天之久。

蓝美诺回到出租屋,瞄了瞄床上的男子。

“长的那么帅,被打成这样,也怪可伶的,但是却偏偏被我这个穷鬼捡回家,也只有傲苦的份了。”蓝美诺双眸带着同情的目光,嗓音有些弱弱的。

看着男子的伤,她就想起杜锋的对男子狠狠打下去的那一棒,他那凶狠冷漠的目光,她永远无法忘却。

蓝美诺盯着男子脏兮兮的衣服,忍不住的叹气。她虽然是杜锋的人,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发生过关系,更没有看过一个帅气男人的luó体。没办法,为了日后还能睡在床上睡觉,她只好出手。

蓝美诺艰难的扶起男子,用手顶着他的背,一边脱衣服。

“你在干嘛!”男子磁性的声音有些好听,双眸疑惑的紧盯着正在脱他裤子的蓝美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