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轻轻的撞击着她稚嫩的身体 拉扯布料摩擦花缝流水虐

他轻轻的撞击着她稚嫩的身体 拉扯布料摩擦花缝流水虐

午间的眼光照射在人身上暖暖的,陆曼妮和程妙萱忙碌于去各个套房送午餐。曼妮尽量让自己不停下来,不去想太多,可惜,有些事,你越想逃避越躲不开。

“曼妮,曼妮,找到你就好了。”餐饮部的女主管气喘吁吁的站在曼妮面前,一手按住自己突突跳着的胸口,一手拉住曼妮的手向来时路走去,断断续续的说着:“跟我回去,有一个情侣套餐,你送去总裁室。”

曼妮圆撑起一双错愕的眸子,沙哑的声音中带着点懦弱的感觉:“这,为,为什么是我啊?”

女主管脚下的步伐丝毫不缓,语速极快:“哪儿有为什么?让你送你就去。再说了,每天的晚餐都是你送,就算总裁有什么特殊状况,相信你也能应付。”

“什么意思啊?”

“算了算了,别说我欺负你。”女主管停下了脚步,推了推自己脸上的那副眼镜,颐指气使般解释着:“每年的今天,总裁都会订同样的情侣套餐。但是啊!每年去送餐的员工都逃不过一个厄运,莫名其妙的被开除……”

“等等,等等,开什么除啊?他不是今年才坐上总裁位置的吗?”

“以前也是水晶宫的准接班人呀!他一句话,谁敢不听。”女主管扯了扯有些轻蔑的嘴角,再度迈开了脚步,嘴上还继续说着:“你说这情况,谁还敢去。我就想起你来了。一来,你和他有过少许的交集,也许能应付;二来,再不济了,你干这个不是兼职吗?丢了也还能再找,正式员工就不同了。”

“哦,知道了。”曼妮嘴上应着,木然的跟着女主管,整个人属于不在线状态。

……

总裁室的门前,曼妮依旧推着小车,一脸的为难,挣扎在敲不敲门之间。因为一时的不在线,现在,这送餐的工作,她连推掉的机会都没有了。

她想过找妙萱帮忙,只是,妙萱一直靠着打工及奖学金念大学。虽说她从没听妙萱提起过自己的家庭状况,但是万一人家家里状况不好,再被开除,那不是耽误人家的前程。

曼妮硬着头皮抬起手,只是,她蜷在一起的手还来不及触碰上那大气蓬勃的门,那门自己打开了,衣衫不整且头发乱蓬蓬的尹昊睿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曼妮的心跳不自觉的加速,迅速的垂下头,一双大眼睛骨碌碌乱转着,声音轻且沙哑:“尹,尹总,那个,董,董主任,让我,来,来给您送午餐。”

“进来再说吧!”尹昊睿颓废般将曼妮迎进了办公室,一副心不在焉的低落状态。

自从半夜三更离开了豪门夜宴,他的整幅心思都在妩媚身上,翻来覆去没怎么睡,再加上今天这日子的特殊,他的心情越发的灰暗:“东西放茶几上。”

曼妮依旧半低着头,胆怯般巡视了一圈办公室,径直的向茶几的方向走去。

她安静的自小推车上一样一样的拿餐盘,每拿出一样,心就沉下去几分,直到那些佳肴摆满了茶几,她的心也淹没在了一片潮湿之中。

自从遇上展少昂那天起,惊吓一出又一出,挣扎在纠缠不清中,她的心始终游走在痛苦的边缘,仿佛这一切印证了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的道理。

可惜很多事发生了,就只剩追悔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