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军妓H 逆徒快放开为师

快穿之军妓H 逆徒快放开为师

虽然平日里我总是表现的大大咧咧的样子,其实胆子很小,这也是这么多年来梦境始终不变的原因。

这突然冒出来的水潭,让我的内心小小纠结了一把,还是试探着走到了水潭旁。清冽的潭水好似一个银色的镜面,将城市里的一切都映在了水面之上,不过,好像水面里的天空更加明亮高远。

小心翼翼的再挪了下脚步,一只脚的脚面已经侵入了潭水之中。我探着身子向水里看了一眼,银白的水面上映出了一张熟悉而平凡的脸,带着小心和谨慎。

感觉好像没什么危险,挑了下一侧的眉头,又向水潭中央迈近了一步,只这一步,水潭中的景象惊得我瞬间瞪大了双眼,愣愣的盯着水里的一切。

“这、这是什么……”

眼前的景象,只感觉身体里的血液瞬间流失了般,不用想也知道这时我的脸色肯定是惨白,双脚也在不由后退时直接跌坐在了水潭里。

看似平静的银色水面中,是一个个整齐排列的水包,而每一个水包中则都有一个蜷曲着的人类,安详的面容仿佛是在沉睡。

我瘫坐在水里浑身颤抖着看着不远处一个个的水包,不明白明明是自己的梦里,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些诡异的东西。

从水面上收回视线,我颤巍巍的抖着双腿想要从水潭里起身时,余光却望见了水面中的自己,那个一直静静望着自己,却没有跟我动作一致的水中倒影……

“那里是什么人!”

诡异的水潭,奇怪的水泡,还有水面上另一个自己,这一切早已超出我所能接受的范围,此时突然响起的声响彻底将我惊吓到了,暗沉的城市,一道白光闪现的同时,我终于松了口气,终于从梦境中退出来了。

……

再次从梦中惊吓出来,窗外已经泛白。

我喘着粗气缓缓闭上了双眼平静着严重受惊的心脏,这次的梦竟然做了这么长的时间吗?

校园内,冉可馨拧着秀丽的眉头,看着依然趴在座位上,一脸憔悴眼眶凹陷的我,“可怜滴,这是又做了什么奇怪的梦,竟然将你吓的人都脱型了!”

不用她说,也知道现在的的自己有多吓人,一头短发杂乱的顶在头上,惨白的面色,配上深陷发青的眼窝,发白干裂的双唇,不用化妆我已经很像从恐怖片里走出来的女鬼了。

现在外界发生的一切在我的耳中都视若罔闻,整个人依然深陷在昨夜奇怪的梦境之中,不明白水包里的到底是些什么人。

“宝贝儿,靖哥这是怎么了,怎么魂不守色的样子!”

身边突来传来悦耳的男中音,使我终于微微有了点精神,现在也只有他能暂时吸引我对梦境的注意了。

沐曦一手搭在冉可馨的肩膀上,亲昵的在她侧脸轻轻的吻了下,才挑眉看向呆坐在课桌前如鬼一般的我。

靖哥,是冉可馨与沐曦给我起的外号,因为觉得靖柔这个名字和我大咧咧如男人般的性格太不配了,所以沐曦才夸张的叫起靖哥这个名字。

说起沐曦,可是学校有名的校草,人帅家世好,球场上更是一颗瞩目的明星。开始还是我在打篮球时先认识的他,一直是我心目中现实版的男神,不过,最后还是被冉可馨吸引了,所以每次听到他的名字,心里总是酸酸的。

“连着做了两夜的噩梦,吓的!”

“她?我以为她胆子大到无所不能了呢!想当初她可没少为你恶整我!”

沐曦瞪大了漂亮的凤眼,浓密的剑眉夸张的上挑,不可置信的望着神情蔫蔫的我,仿佛对我当年的恶整还心有余悸。

“亲爱的,今晚我陪靖柔一起睡,你自己回寝室睡吧!”可馨一手抓住沐曦的衣领,将他的头拉低在自己的面前,闪亮的大眼眨巴了下,唇角带出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

“哎!好吧,那你晚上可小心点!”说着,沐曦带刺的目光扫了眼还在发愣的我,防贼一样的看着。

靠,小娘只是好色,不是拉拉,赶紧滚你的吧!被沐曦这样的提防,我心中一痛,对他失望的同时在心中也狠狠咒骂了一句。

 ……

漂浮在半空中,我看着身下大大的双人床上另一个熟睡的自己和冉可馨,不禁长长叹了口气,这是又梦了,有生以来,很少像现在一样,连续三天知梦出体的。

看了眼窗外的世界,想起昨天可馨的请求,现在她就在自己身边,不如……试试?

静静的等着可馨睡眠中的变化,当看到她眼珠开始快速转动时,我知道,时机来了!握住可馨的手,一把拉起,看着另一个可馨顺着自己的牵引缓缓飘出身体,竟然真的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