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爽的乱惀小说短篇 穿越成知青带空间的完结小说

最爽的乱惀小说短篇 穿越成知青带空间的完结小说

“呐,史礼。”在男子将要转身离去时,宁渊忽然伸手,轻轻拽住他的衣袖。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陡然被少女这么一拉,史礼的心中荡起涟漪,他努力定住心神,低声道:“你说。”

“当初我选择自杀,你为何要救我?”顿了顿,她咬住下唇,低头,声音细若蚊蝇,“为何不一走了之?你都亲手在我面前杀了父王,你难道不怕这样会自取其辱吗?”

刚说完,宁渊忍不住暗想。她是不是说的太过激了?可是话已经说出口,覆水难收,她后悔也迟了。

史礼沉默了好一阵子,好久才道:“不怕,史礼只求不后悔。”

“什么……意思?”

“何况现在的情形,不正证明了史礼当日那么做,并没错么?”

宁渊听出他的话外之音,脸一热,不语。

“璃儿……”这边,史礼忍不住唤了她的名字,宁渊心头升起不好的预感,连忙向他看去,只见男子黑眸中夹杂了几分雾气,神情也显得有些迷离。

“史礼……”宁渊还没说完,史礼的手就已经贴近了她的脸,一寸寸在她的脸颊上移动,动作充满了柔情。

糟了,前几日激怒了他时,他也是这样的表情,现在……不会又要做什么吧?

这样想着,宁渊有些心慌,终于忍不住,打算伸手打掉他的手,却听他下一刻低喃道:“别动,就让我这样好好看看你。”

宁渊一愣,同一时刻,史礼的手指已经插入她的发间,十分温柔地挑起几缕发丝,放到鼻前,轻嗅着。

“真香。”

这一刻,宁渊的心仿佛被什么牵动了,某个情景和面前相重叠,在上次任务时的某一日早晨,白轩也是这样,勾起她的发丝,做着同样的动作。

为什么会这么像……连表情都是一模一样……

想到之前才下定的决心,宁渊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她的脸色变得冷漠起来,闭上眼,最终伸出手,打掉了史礼的手,而后退后几步,泠然道:“我累了,想休息,请史将军先回吧。”

“璃儿,你是不是还在怪我伤了你父王?你听我解释,我并非存心欺骗你,只是身不由己,我所做一切都是为了国家,为了大王,但我对你从无虚假之心!”

“我明白了。”宁渊不动声色地答道,“所以,有什么问题,明日再讨论吧。”

本以为少女会捂住耳朵愤怒地说不听,可宁渊这样的反应有些让史礼摸不着头脑,又看了她几眼,见她决心已定,史礼只好转身,走了出去。

指尖仿佛仍留有少女的发香,史礼不自觉抬起手,指尖轻轻揉搓了下。

夕阳终于落下,最终,他只是放下手,朝卧房走去。

宁渊背对着门跪坐下来,表面平静,心里则波涛汹涌。

刚才那样,史礼算是间接告白了吗?他说自己从无半点虚假之心,可为何原主对他的恨意那么深?难道有什么记忆被她遗漏了?

又或者说,两人从一开始就有很深的误会?

因为按照韩璃的记忆,史礼分明是——最初就有目的的接近她,一切,都是为了通过她,掌握情报,打进韩国内部,以两国结为同盟的请求,欺骗父王,待父王信以为真放松警惕时,于某夜深入王宫内部,当着她的面亲手将手中剑刺入父王的致命部位。

不过,既然如此,为何在韩璃的记忆里,完全没有史礼如方才那样解释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