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的校花冰夏思涵 教室停电后c班花

堕落的校花冰夏思涵 教室停电后c班花

恐怕她第一个会被追究卖淫罪吧?

昨天男友和杨老板的话,来回在脑子里播放,许蓉烟紧紧握拳,深吸了一口气,回头看了一眼酒店,就当被狗咬了吧。

一只比较帅的狗?

冤有头债有主!

她更不是随意可以揉nīe的软柿子!

一路从酒店赶到男友的房子,腰酸腿酸,以及下身更酸,还有些疼。

难怪早上睡的和猪一样死,敢情昨晚都是在自己身上发泄兽欲了,这个认知让许蓉烟懊恼的不行!

掏出钥匙,熟悉的打开了房门,这里她曾经不止一次的来过,大学四年,每个周末她都会过来帮男友打扫房间洗衣服做饭,可以说对屋子的每个角落都很熟悉。

但不包括屋内传出的呻yín声,只是那声音竟该死的熟悉。

杨翠兰?

如果说昨天是一场爱情的终结,那么今天就是友情的背叛。

毕业,双丰收。

眼泪悄然滑落,许蓉烟飞快的擦掉,眼神也变得格外冷漠,底下藏着暴风雪。

从门口到卧室的距离,衣服丢的到处都是,大概是战况激烈,所以根本就没有听到门响。

许蓉烟也不着急,一件一件的将衣服捡了起来,打开窗户丢了出去,包括衣橱里的衣服,就连浴室里的毛巾也没有剩下。

此刻,房子里剩下的也就只有床上的床单了。

“志开哥,轻点……”

“好啦,我知道了,我好喜欢你啊,比许蓉烟那个闷木头舒服多了,翠兰还是你懂风情,和她在一起我快要闷死了。”

许蓉烟听着屋子里的声音,握了握拳,打开了手机,点开了录像功能。

嫌我闷?你早说啊,真以为我会缠着你不成?

唇角高挑,当初买个大内存的手机真是英明,他们不停,自己就慢慢录!

“反正她也被你卖到那种地方去了,以后我们在一起逍遥快活,每天都要志开哥你陪着我。”

“好好,翠兰,我要来了,我不行了。”

要来了么?

听说这个时候打断男人办事是会留下很深印象的呢?

她要错过,岂不是太对不起他们对她的安排?

低头,一脚踹翻了暖水瓶。

巨响声混着热水迸溅出来的声音立刻将屋子里正在忙碌的两个人惊醒。

杨翠兰看鬼一样的看着门口的许蓉烟,飞快的卷起床单裹在身上,说话都有些结巴:“你,你,你不是……怎么会……出来?”

许蓉烟瞥了一眼她,并没有理会,而是将目光落在了陈志开身上。

激情中被打断,陈志开一张脸通红的不得了,浑身更是染了一层红霞,本该尽兴的欢愉,却成了一股黄色水流……

厌恶从心头划过,这就是她爱了四年即将步入婚礼的男人?

“蓉烟,你……你……”陈志开差点吓死,浑身的痉挛劲过去,整个人更显得虚弱不堪。

“我怎么会在这是么?”许蓉烟淡淡的勾起唇角,浅笑如画,指甲却深深插入了肉里。

没有愤怒,真的很想笑。

四年的时间,今天终于看清了这个男人的真面目,她是有多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