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妽妽风流 多p饥渴的娇妻

我和妽妽风流 多p饥渴的娇妻

四脚兽在冲入冬丽湖底的那一瞬间,满腔色湖水立刻浸体。

没有防护罩,没有事前万分准备,全身的灼热在接触到冻人裂骨的寒水浸体的那一刻,聂烟的身子法术开始紊乱冲撞,半截身子已经化藤,失去了人形。

朱宁的身子一下子变轻,抬眼再看,手里的人已经没有吗,只有一株幼藤蜷缩在他的怀抱里,留下一颗人头在那里昏睡,显得诡异非常。

路过的地魔兽见到之后,尖叫的四处躲藏,浑然不觉自己的模样和叫声比聂烟现在的样子也强不了哪去。

朱宁的心已经失去平衡,那种快要失去的感觉搅和的他的内心开始混乱,一向冷静的头脑也失去了作用,此时全部的心神只有一个念头“聂烟不可以死,一定要活着!

低头看着怪物一样的聂烟,轻轻的将藤茎团成一圈,头和茎相连接的部分轻轻的施法加固,防止断裂。根茎之间还有红色的血液流动,显示生命的迹象,令朱宁紧张的心稍稍平静下来,至少,她还活着,不是吗?

此时,两边的寒风依旧,只是轿子四周已经被一个硕大的白色气泡笼罩,轿子垂直的向地底落去,四脚兽在泡沫里面飞速的腾越动,脚上的铃铛越来越响,声音清脆悠长。

远处听到四脚兽的守卫一次站立跪拜,并自觉的打开过道铁门。

四脚兽是身份的象征,它也是四魔族皇族的人才有能力有权利驾驭使用,专职的四脚兽都由皇家的人专职看守,少一头,生病一次,受伤一次,忘记饲养一次,都是死罪,罪行严厉震慑人心。

能专职饲养四脚兽的饲养员自然也不是闲杂人等,都是朱宁的父母身边可靠的信任的聪明会办事,能力卓越的属下管理的,否则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

见见的耳边的寒风已经远去,迎面吹拂的是千年玄铁寒冰冰面,湖面上方的牌匾写着“无涯底”三个大字。

轿子落地瞬间和四脚兽已经消失。

聂烟已经被平放在宽广的冰面上,朱宁施法强行传递一层功力渡给聂烟,瞬间聂烟的人形展现在朱宁的面前。

聂烟的眼部红色液体虽然肆意流淌还好最后一直被朱宁施法压制住,没有流淌出来。

冰面上的人双手开始有意识的挥动,嗓子咳嗽起来。

聂烟的眼睛四周一片黑暗,全身上下只有一种感觉:“疼痛,燃烧,灼热,嗓子干哑的说不出话来,再往深灼烧点,她的整双眼睛就要报废!

此时她的身子已经被托起,打坐。

眼睛灼热异常,身子却寒冷起来,感觉身子光溜溜的,这是怎么回事?聂烟双手想往自己身上触碰,被朱宁一把压住,“别动,还想不想活!你还有债务没还我呢!”

“可是,我的衣服呢?“聂烟的双脸已经泛红。

“你眼睛看不见,脑子也进水了吗?不脱光你的衣服如何才可以给你散热,你差一点就瞎了,不知道吗?”朱宁起的身子都在抖。

“好吧,第一次听衣服被别人脱光,看光也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的,嘴巴怎么这么恶毒,”聂烟没好气的顶回去。

“精神不错嘛,还敢和我顶嘴,看谁刚才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赶快跳入湖里!“朱宁开始吼。

“哪有湖水,我看不见!”

扑通一声,连抱带砸一气呵成,冰块被砸开一个大洞,聂烟被朱宁抱着跳入云崖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