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三根手指就湿透了 医生道具调教病人h

才三根手指就湿透了 医生道具调教病人h

江毓勾了勾嘴角,看得出陆衍生心中很恨余曼,因为当年余曼离开后传出的事情,陆衍生被欺骗了感情,被无形中戴上了绿帽子,那段几近崩溃的时光江毓是见证过的。

余曼真的不应该再回江城,真的不应该。

只是虽然陆衍生下定决心要将余曼赶走,但江毓心中还是有些不放心。具体是哪里,江毓也说不好。大抵是来自于心中那一股安全感。

就要与她最爱的陆衍生订婚了,越是快要得到,那种怕失去的心就越焦躁不安。

余曼……

江毓微微眯了眯眼睛,心中默念着这个很是熟悉的名字。

随后江毓起身,绕过了茶几走到了陆衍生的身边坐下,紧紧的贴着陆衍生并且楼主了陆衍生的手臂。陆衍生的身子微微一颤,当然,江毓没有发觉陆衍生的异样。

江毓道:“衍生,我知道你很讨厌余曼,也不想见到余曼,但是余曼是陆伯父亲自招进来的人,自然很受陆伯父的欣赏,你若是明着赶余曼走,若是陆伯父知道了,怕是心里会很不高兴。”

陆衍生却是起身,将手臂从江毓的捆绑中抽出,陆衍生背对着江毓说:“我知道,我自然不会明着赶余曼走。”

然而江毓却是跟着起身,再次走到了陆衍生的身边搂着陆衍生的胳膊,江毓道:“衍生,其实我到现在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不敢相信余曼真的是那样的女人。”

轻叹一口气,又继续道:“以前在学校里,余曼是我最好的朋友,平日在学校里,我们都是形影不离的,真的没有发现余曼竟然做那样的事情。”

“是阿,就连我都没有发现。”陆衍生道:“难怪每天晚上余曼都不会让我送她回家,即使是送也只是到路口而已,呵呵,余曼的套路还真的是够深的。”

江毓垂着头,眸光里含带着不一般的情愫,她道:“不过也挺可惜的。”

“可惜什么?”陆衍生问。

“余曼呀。”江毓道:“我将余曼当做最好的朋友,这么多年未联系,现在她回来了,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阿……”却是突然,陆衍生狠狠的挣脱开了江毓的手,惹得江毓措不及防。

陆衍生眸光里满是怒火的看着江毓,声音之中伴随着浓浓的警告,“江毓,你最好不要再跟余曼联系,知不知道。”

江毓心中一怔,此刻的陆衍生看起来当真是既熟悉又陌生,上一次陆衍生在他面前发火好像还是五年前,那时候余曼刚离开,江城大学里沸沸扬扬的传着余曼被包yǎng一事,那时候的陆衍生整日就像是疯了一样,若是被他知道谁在背后说了余曼被包yǎng一事,他就会疯狂的报复那个人,过了很久,陆衍生才慢慢的接受余曼被包yǎng这一‘事实’。

江毓的心中有些慌,咽了咽口水,江毓略有些底气不足的道:“我…我知道,我当然不会再跟余曼有交集……衍生,你不要生气,我有些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