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黄天虎叶青青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最新)黄天虎叶青青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黄天虎叶青青是作者佚名经典小说中的主角,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内容主要讲述数百年前,武林中出现了一位习武奇才,他在前半生误入歧途,以为天下武学越奇越怪就越强,可惜他虽能屡创奇招怪式,但神州武林人才辈出,种种惊世奇招终被人所破,于是他穷尽毕生精力,发现天下武功总有破绽之处,便溶合天下间正邪各道武学之精华,创出了一套天地间独一无二,以目破为招的玄奇怪学——《目破心经》,此学现世后因能破敌于数招之间,威力无穷,故此这位奇人被世人称为——天目神尊!一代大侠黄朝栋因助宇内五奇将“一魔双煞三怪四毒”中原十邪逐出神州,以致五奇归隐后,惨遭一魔四毒的合力围杀,以致命丧秦岭,巧幸苍天有眼,使得其子黄天虎被归隐于秦岭的一代高手“烟波钓叟”所救,自幼食虎乳而长,一次骑虎游山,误入天目洞府,不但食得能使内劲暴增三甲子的“九天神丹”,还得到被天下习武人士称为武学之巅的《目破心经》……

《天目神尊》 第9章 五音之徒 免费试读

叶青青奉师父五奇之命,追击已夺得藏宝阁的北漠双煞,因初出江湖,一路贪玩,等到鹿门山时,已有三个多月,北漠双煞已去,但收获也不小,无意中获得一只“百毒金蟾”。

后来一路追捕,才从“夺魂神魔”手里夺得藏宝图,在“醉仙楼”上听到“岭南三怪”的谈话,才知道“夺魂神魔”的险恶用心,意识到事情严重性,所以又快马加鞭地赶回摩天岭。

说实在她从南海九龙岛出山行走江湖,在江湖上一亮相。她的绝色容姿,如出水芙蓉,不知引起多少青林中人垂涎三尺。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本也正常,但叶青青看到那些世俗眼光,看在眼里烦在心里,所以后来干脆改穿男装,打扮成一个书生。

唯一使她芳心大震的是黄天虎那不谱世事的眼睛,那双虎眼满含真迹,个带一丝名利和企图,还有黄天虎那玩世不恭的神情,使她觉得别具一格,超凡脱俗。

她有点喜欢黄天虎,觉得很快乐。

她的这种喜欢,也称得少女的初恋,但跟柳红燕那种由敬生爱不一样,她是一种从心底的喜欢,在乎那种爱的感觉,使她心情极好,又使她全身充满了快乐,一种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快乐。

听了黄天虎的话,她忽然脸一红道:

“谢谢你!”

别看“谢谢你”三个字,其实包含了两个意思,一是承认黄天虎说的对,二是说你给我带来了许多快乐。

当然,就像两人在醉仙楼上挤眉弄眼一样,除了两人自己以外,别人是无法理解到的。

当两个少男少女拥有属于两人的秘密的时候,说明已经共涉爱河了。

但柳红燕敏感的觉察到,这个武功奇高的青妹已经喜欢上了她的虎哥哥,可以说有好感,至少是不讨厌。

她有点担心,担心之下就表现的特别示热,一种特别的余热。

免得让黄天虎看出她的小气!

柳红燕拉着叶青青的手亲热道:

“青妹,你上那儿去?”

叶青青刚出走江湖,那知柳红燕的心思,从小没爹没娘的,感到这位年纪与自己差不多的姐姐好亲切,尽管萍水相逢,却那么容易接近,心一感动,眼里竟含着泪花,高兴的说道:

“我到摩天岭!”

柳红燕夸张的跳起来,笑靥乍笑道:

“太好了,太好了,我们正好同路,不如我们一起结伴而行!”

这不是她的真心话,内心里她不喜欢有别人介入,更何况是和自己各有千秋,天生绝色的叶青青呢。

叶青青怎么能领会到柳红燕逆反心里,满含喜悦道:

“姐姐,你真好!”

黄天虎在旁边,颇为纳闷,仅仅萍水相逢,怎么如此捻熟,就是同胞姐妹也不过如此,不过,这种结果他很满意。

毕竟,鱼和熊掌不好取舍。

摩天岭山势不大,但岭险山奇,如一柱擎天,而全岭由岩石组成,寸草不生,但石缝里还是长了不少的绿叶灌九有的甚至还长出一两棵歪脖子松树。

淡淡的月光,柔柔的春风,四月的春夜那么静份但也太静了,静得让人感到压抑,压抑使人感到狂躁。

今夜,这里将有一场暴风雨,不是自然的,而是武林中人为争夺“玄魔秘芨”的腥风血雨。

就在月亮隐到云层里去,天空刚一呈现昏暗的时候,摩天岭山麓的巨石后面迎风而立着两个须发俱白的老叟。

一个身看葛布长衫,腰悬佩剑,一个穿着对襟大褂,手提寒刀。

在月光下,两个老叟看上去至少有七八十岁,年逾古稀,但两人精神矍烁,双目间冷电疾射,机警地向四处环视。

暮见高他二三十丈外的巨石后面,三条身影暴起,黄、红、绿三色向摩天岭疾驰而上,在月光之下弓腰缩背如三只三色狐狸,快捷绝伦如疾风闪电!

佩剑的老叟低声急道:

“追!

两人急掠纵起,比起红。黄、绿三色身影,毫不逊色。

眨眼,前面三色人影如三缕轻烟直上摩天岭。

三色身影刚落在摩天岭的石坪上。连忙转动细头四处扫视。六只鼠眼精光灼灼,身着红色奇服的周月“咯’了一声,叫道:

“大哥!怎么没人!是不是我们弄错了。”

绿衣服的周星,身上的泥巴虽已剥落,整个看起来,半绿不绿的,泥巴脸肯定在路边什么小溪里洗了一下,但又洗得不怎么干净,留下一道道的黑迹,说话时脸皮牵动,甚是骇人,周星沉吟道:

’‘不会吧!时间还早见,我们按计划行事,先找个地方隐蔽起来再说!”

黄衣服周月张开缺牙嘴漏风道:

“好,就按三弟所说办!”

三怪正准备藏到左侧的巨石后,突然右侧有人嘿嘿一笑道:

“江湖上消息传得好快,连岭南三兄弟也有雅兴,不远千里来到摩天岭,失敬失!”

说话人身穿一袭皂色的长袍,干瘦干瘦如一具僵尸,坐在两块青色巨石之间,所以没被三怪看到。三怪大惊,向旁边退闪了一步,定晴一看,倒不怎么吃惊。

原来是十邪之首“夺魂神魔”,都是名列十邪中人,邪对邪,有什么吃惊的。

大怪周日也嘿嘿干笑,缺齿漏风道:

“我当是谁,原来是一条道上的大哥!我们三兄说大哥得了武林至宝,特来向大哥祝贺的!”

这句话虽说的字有些走调变音,但一点也不影响不冷不热的讥讽效果,还特别显得有点阴阳怪气。

僵尸般的“夺魂神魔”还是坐在青石中间,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不过,就是在六月骄阳的太阳底下你也不会看到他脸上有什么喜怒哀乐的表情,因为他根本没那根神经,淡淡地说道:

“大怪贤弟,你声音好象不对。是不是感冒了?”语音冰冷像是从死人坟里发出来的!

三怪听在耳里。像是“夺魂神魔”已知道他们在小道那桩掉底子事一样,故意用这话返过来讥讽他们。

不过周日不好再站出来说话,周星道:

“大哥还是先管好自己的事,别人什么伤风感冒,就用不着你操心了、”

意思是说你的东西都被别人抢走了,还有脸笑我大哥掉两颗牙齿!

僵尸坐在青石中间依然淡淡地说:

‘怎么,三位贤弟是不是碰到什么不顺心事,怎么这么大火气?”

接着又毫不介意阴恻恻地笑道:

“不过,我还得谢谢三位贤弟的美意,不远千里来为大哥庆贺,不过----”

虽然听到笑声,但他脸上的肌肉像死了一样,没有一丝牵动,听起来叫人发毛,像是从喉里被人挤出来一般。

故意顿了顿道:

“藏宝图确是被我获得,但随即被另外一人夺走了!”

“哦!”

三怪故作惊讶同声道,那表情似乎是在说我们怎么都蒙在鼓里不知道。

周星惊问道:

“是谁?!竟有这份能耐,从大哥手里夺走藏宝图!”

“夺魂神魔”像谈一件与他毫不相干的事一样,淡淡的说道:

“说起来也真丢脸,是一个白衣丫头,只怪我太大意,才着了那丫头的道儿。

周星心里一凛道:

“白衣丫头,请大哥将那丫头外貌描述一下,我----““怎么,三位贤弟见过那丫头?”

僵尸挪动了一下身子。

周星道:

“我们弟兄三人在路上也见到一位白衣丫头,骑着一匹汗血宝马,不知是不是大哥所说的那个丫头!”

“夺魂神魔”心念一动,心想:你三个是什么好东西,焉有见汗血宝马不论之理,肯定吃了苦头,要不然干嘛那么敏感。

三角眼顿放着精光扫视了三怪一眼,三个狼狈相,证实自己所料不假,冷笑道:

“不会那么巧吧!

一语双关。

周星道:

“我也是这么想,这件事发生在大哥身上,实在十人难以置信!

“夺魂神魔”强忍一口气,告诫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此时正在用人之际,让他逞些口舌之利吧。不要因沉不住气而满盘皆输。

为了这件见他已经用尽心力来亡羊补牢。他从漠北双煞手中夺得藏宝图,谁知黄雀在后,被一名不见经传,见都未见的黄毛丫头夺走。

他岂肯甘心!

他也曾追踪黄毛丫头,第二次交手,想再次夺回,如果说第一次黄毛丫头乘他大意不备,也是事实。

但第二次交手,他才真正感到天外有天,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武功竟高出他这个在武林纵横几十年的魔头。

神功盖世,刁钻机智,反被少女削了一只耳朵。

他这才意识到,要想夺回藏宝图,只凭武功虽说不比登天难,可确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看来只有走第二条路:智取!

他首先想到联合十邪中还在江湖的八邪去夺,他只知北漠双煞被自己杀害,而不知“蜈蚣毒叟”命丧鹿门山。但凭他名列十邪之首的地位,邀七邪助拳,浩浩荡荡地对付一个黄毛丫头,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更何况邀七邪助拳,即使不顾什么以大欺小的江湖道义,取得成功,联手夺回藏宝图,势必要八人共得“玄魔秘芨”。

你也练,他也练,如何还能独霸武林,称雄天下不,不行!

老魔头否定了第一种计谋,绞尽脑汁又想出了釜底抽薪的毒计。

于是他命他的弟子古有余,装着无意,在江湖上将藏宝图被夺,及地点泄露出去。

他明白,藏宝图里的“玄魔秘芨”武林中除非是白痴!谁不想据为己有!

谁得到这本旷古奇书,谁就是武林霸主!

重利之下,必有勇夫。

因为谁都有这个企图,谁都觉得有这个希望。

在他眼里,只要是人,就会有独霸天下的权欲。

而要想得到“玄魔秘芨’,必须先将那黄毛丫头杀死,肯定会有人用鲜血和生命来换得成功。

等大家你争我夺,他就坐山观虎斗。关键时刻,再快刀斩乱麻,杀了那黄毛丫头,毁了藏宝图。

结果呢天下只有我“夺魂神魔”才知道地下神宫的秘密地点。

这样他就依照记忆的标志地点,寻出秘芨找一个深山古洞,静心研习苦练,三五年后,绝学神功练成,再重出江湖,网罗天下群雄,组织一个武林中人闻风丧胆,势力庞大,空前绝后的帮派,然后邀约武林各大门派的高手,掌门,以及那些自命不凡,所谓的侠义之士隐者,该杀的杀,该辱的辱。

独霸天下武林。

唯我独尊!

“夺魂神魔”曾无数次为自己的这一计谋狂笑不已,激动难耐。

目前的形势正向自己所想的方面发展,于是精神大振从青石中站起,朗声说道: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想三位贤弟已得风声,是想夺宝而来,当然,‘玄魔秘芨”乃是无主之物,人皆有份。

周星道:

“大哥真是快人快语,爽快,爽快!”

“夺魂神魔”干笑两声道:“周三弟过奖,不过,今晚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此话当如何?”

“愚几所料不错的话,我想摩天岭每一块巨石和隐蔽的地方,都已藏着高手,不是我长他人志气,灭我十雄的威风,凭三位贤弟的力量,要想夺取藏宝图,恐怕—一嘿嘿!

“岭南三怪”在没遇到叶青青和黄天虎之前,倒是雄心勃勃,志在必得,但在两个后生手里栽那么大的跟头,不觉有点气馁。

一时语塞,再也说不出什么豪气壮语。

“夺魂神魔”观言察色,对三怪的心里了然如胸,知道自己的话已取得效果,在三怪心里引起了共鸣。

静了一会儿,周星面容一正道:

“大哥料事如神,不差亲眼所见,这摩天岭云集黑白两道高手,连‘六合神教”的教主也都赶来了,不过,我兄弟三人千里迢迢而来,不管怎样,纵然得不到‘玄魔秘芨”但也要看看这本传遍武林,玄乎其玄秘芨的样子,也算不虚此行。

“夺魂神魔”木然的点点头道:

‘凋三弟的心意可谓合情合理。但我十邪那一个不是在江湖上叫得响当当的角色?这等自谦想法,似乎不应是我十邪的一贯作法!我想不如我们”

二怪周月忙道:

“不如怎样?”

“夺魂神魔”踱起方步。沉吟道:

“三位贤弟是聪明人,应该明白当前的形势,知道团结力量,打各方敌人的道理,再说我们可所谓是志同道合。

三怪周星一愕,随即嘿嘿笑道:

“大哥可有此诚心?”

“夺魂神魔”正色道:

“周三弟,你怀疑我的诚意不信任愚兄么?!

‘夺魂神魔”话音刚落,忽闻三声嘿嘿怪笑,一人道:

‘岭南三怪’不信任,我们‘天山四毒’绝对信任大哥、”

一阵腥风扑面,三个灰衣老斐并肩站在三怪右边,个个都面色泛青,双手漆黑,像浑身用毒药泡过。“夺魂神魔”像早知道三人躲在前面一样,没有一人惊讶,嘿嘿笑道:

“谢谢,谢谢,想不到你们四人也赶来了,如果我们武林十雄拧成一股绳子,人心齐,泰山移,看来‘玄魔秘芨’非我们莫属了。

他不好意思说自己杀了北漠双煞。

忽而关切地问,

“怎么,只来你们三人,那刘贤弟呢?”

原来“蜈蚣毒叟’名叫刘七。

“千蛇毒叟”马上上前道:

“多蒙大哥关心,四弟刘七听说是深得一只天下绝毒的毒物,一路追踪,不知到哪里去了,我想他会赶来的。

“蜈蚣毒叟”刘七排行老四,偶然闻得“百毒金蟾”的毒气,也没告诉其他三毒,怕三毒来抢,一个人偷偷跑到庙门山,没想到宝没得到,反而把命也搭上了。

四毒不见他,就这么推测,因为他们四人以毒为主,谁要发现什么厉害的毒物,肯定是一个独吞,绝不会告诉另外三个人,所以只要有一人偷偷地离开,其余三人就心知肚明。

“夺魂神魔”语气惊道:

“哦,刘七贤弟肯定会偿心愿的,各有所想,就各有所得,承蒙大家看得起。信任我范天根,我们不妨再次携手,夺得秘复后,共同研习,重振十雄的雄风,一扫武林所谓的名门正派,血洗二十年前被逐出中原之耻、”

这一番话讲得三怪、三毒热血沸腾,前景一片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