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黄天虎叶青青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主角黄天虎叶青青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黄天虎叶青青是作者佚名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那么黄天虎叶青青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数百年前,武林中出现了一位习武奇才,他在前半生误入歧途,以为天下武学越奇越怪就越强,可惜他虽能屡创奇招怪式,但神州武林人才辈出,种种惊世奇招终被人所破,于是他穷尽毕生精力,发现天下武功总有破绽之处,便溶合天下间正邪各道武学之精华,创出了一套天地间独一无二,以目破为招的玄奇怪学——《目破心经》,此学现世后因能破敌于数招之间,威力无穷,故此这位奇人被世人称为——天目神尊!一代大侠黄朝栋因助宇内五奇将“一魔双煞三怪四毒”中原十邪逐出神州,以致五奇归隐后,惨遭一魔四毒的合力围杀,以致命丧秦岭,巧幸苍天有眼,使得其子黄天虎被归隐于秦岭的一代高手“烟波钓叟”所救,自幼食虎乳而长,一次骑虎游山,误入天目洞府,不但食得能使内劲暴增三甲子的“九天神丹”,还得到被天下习武人士称为武学之巅的《目破心经》……

《天目神尊》 第2章 旷古奇学 免费试读

黄天虎将书横着看,竖着看,倒着看,发现这些招式与师父教的完全不同,甚是好玩一数共有二十副图案。

书的最后又有一行小字写道:

‘得我书者,埋我骨埋我骨者得神丹此‘九天神丹’可增三甲子功力。并叩头发誓,水不对外称此秘密,全部熟练后,将书毁之、”

天啊!黄天虎感到心跳不已,三甲子功力也就是说只要吞了瓷瓶里的神丹。就可以增长近两百年的功力,比我师父的师父还高。

心想至此便仔细端详瓷瓶,发现瓷瓶上泛着淡淡的光泽,撬开蜡到的瓶塞,一股沁人心脾的兰香迅速弥漫山洞,令人心旷神恰;好不舒爽。

他便小心地将瓶内丹丸倒入口中,吞了下去。黄天虎本身已有很强的内功根基,片刻后,觉得丹田一股温热之气上升,与神丹之气汇合,走遍全身奇经八脉,行三十六关,直上十二重络,周而复始,接连运行了两周天,感到浑身百脉舒畅,真力充沛。他一声倩啸;忽闻洞外哗嗽直响,回头一看;但见被啸声震死的鸟儿从树上纷纷坠落。黄天虎惊骇不已,简直有点不相信眼前的事情。

黄天虎不知道,他此时身上的内家功力已经达到字内无敌,天下第一。

痴呆半天才发现洞内光影昏暗,回首已日暮西山。

黄天虎不由一惊;赶忙将“天国神尊”的尸骨深埋,叩了三个头,发完誓,将“目破心经”藏在怀里飘然出洞。

目光四顾,他这才发觉斑额母虎已被他的啸声震昏在地,还没醒转,心想:我以后可不能随便乱喊。连忙在老虎身上又弄又提,母虎才悠悠醒转,惊骇地望着它的“养子”

黄天虎露齿顽皮地笑道:

“我厉害吧I

说罢跨上虎背,一拍虎股,老虎撒开四腿,穿林过涧,赶快逃离这是非之地。

袁一鹤也听到刚才黄天虎所发出的啸声。虽然隔得远,但还是觉得体内真气汹涌,心中大骇,世上竟有这样高深内功的人?他做梦也没想到这啸声是与他相处十年的爱徒真气外溢所发出来的。

大骇之下心中一凛,虎儿怎么还没回来!

袁一鹤和黄天虎在“乳峰山”已度过了十个寒暑;是他一把屎一把尿的将这个苦命的孤儿拉扯大;又当爹又当妈,倾注了他全部的父爱;同时黄天虎也给他带来了无尽的乐趣和希望。在他的心里,虎儿比他的骨肉还亲,还重要,虎儿也把他当作亲爹一样看。

袁一鹤一直没有告诉黄天虎的身世,因为怕那样会影响到虎儿无忧无虑;天真无邪的童年,他尽量满足虎儿的要求,怕虎儿问,还时不时地带虎儿到一些江湖朋友那里去串门。

他一生性情恢谐,与虎儿经常在“乳峰山”没大没小的玩耍,其乐融融。

在以往,太阳落山时,鹿儿就应该回来了,可今天天已微黑,还不见虎儿的影子,叫他怎么不急,正准备出门去找。

忽然传来一声脆响。

‘师父,我回来了,你瞧我给你带了什么!

袁一鹤心往下一放,只见虎儿坐在虎背上,满面春风,精神大盛,手里捏着一只灰狼;而斑额虎却搭着脑袋,萎靡不振,像是受了什么惊吓一样、袁一鹤脸带温色道:

“虎儿,你天黑之前应回来,你不知我多担心;怎么,你又欺你奶妈了。”

黄天虎跃下虎背,搂着袁一鹤的腿说道:

‘狮父;虎儿还不是给你带一道下酒菜才回来晚了,你别生气,虎儿下次不敢。我可没欺负奶妈,也许跑了一天累了吧!”

袁一鹤戳了一下黄天虎的虎脑,接过手里的灰狼,笑道:

“你这个鬼精灵!”

忽然一转身,表情严肃地问道:

“虎儿,你可听到一声啸声,好像是从你回来的方向传来的、”

黄天虎一愣,忙说:

“哪有什么啸声,是你听错了吧,我怎么没听见。”

他可是对着“天国神尊”发过誓的,方才山洞的事情连自己师父也不能告诉的。

袁一鹤半信半疑道:

“也许是!”

因为在他心中看来,世上根本不可能有人有这样的内功;也许是自己练功出岔所致的一种错觉。

一般来说;师父***弟总要留一手,这样是阿备徒弟以后高过自己而背叛师门,师父有能力清理门户,有的是以防一些不肖徒欺帅灭祖,篡夺掌门人之位。

而袁一鹤对黄天虎根本谈不上这些戒心,只愁自己没有;有的就倾囊而教,随着年龄的增长,袁一鹤对黄天虎渐渐严厉起来,督促他勤练武功,因为黄堡主大化全系于黄天虎一身。

黄天点自从吞了“天国神尊”的神丹,体内已激增了三个甲子的功力;虽然年纪只有那么十来岁;神功内力已具天下第一,连“宇内五奇”也难出其左,只是不知道怎么运用;就像一个突然家财万贯的小孩,而不知怎样花销。

但他无时无刻不感到自己体内真气激荡,有时候弊得难受。有如山洪决堤,但只要依照“天目神尊”的“目破c经”的怪图运气,顿觉百骸大畅。

于是就这样一路练下去,时光莅再;等他偷偷地练完‘目破心经”所绘的二十四副图,已经又经过了八个寒暑。

尽管黄天虎格外小心,偷偷的练,尽量做到功不外露,一来是信守自己所发的誓言,二来是怕被师父知道,有转投师门之嫌。

但袁一鹤还是感到黄天虎精光大盛,功力已超出自己,甚觉诧异,但想到黄天虎天资其材,勤练而成,心里不由感到百分欣喜。

十八岁的黄天虎真可谓虎虎生威,虎背熊腰,玉树临风,袁一鹤看在眼里喜在心头。

可黄天虎愈来愈感到苦恼,自从他练成“天国神尊”的“目破心经”后,眼里却只看到自己已练多年的“三十六路伏虎拳”和“七十二式鱼竿剑”全是破绽百出。

甚至在和师父袁一鹤的对剑中;看到的亦全是破绽,他虽有把握一剑制胜,但他从没那样做。

他已渐渐悟出“天目神尊”那博大精深的武学思想,已达到神动内敛,不现其外的最高境界。

别看黄天点已长成高大英俊的毛头小伙,但师徒两人却一如孩童般的玩耍。

袁一鹤从行家的眼光看;虎儿的武功已超出自己之上,再没有什么可以传授于他的了。

于是在暇余之时,就给他讲一些江湖阅历和各门各派的重要人物及性情爱好,教他读书识字。

而黄天虎一身武学功力已臻绝顶化境,将“天目神尊”的“目破心经”吸收为己用,打通了生死玄关的任督工脉,内力如长江入海;经久不息;永无止境。

当风拂柳枝千万条,他能看到波纹中的间隙,甚至他能感受到阳光的间隙,分出雪花飘落的一线空间。

这时他才真正悟出“天目神尊”的“有形皆有破绽;无招股有招”的精妙所在。

他真的想一试神功。阅历江湖。

袁一鹤只知鹿儿已青出于蓝,但对他已练成“目破心经”却一无所知。

所以他还很忧虑,心想:那十邪已在江湖成名数十年,尽管虎儿已超过自己,但找十邪报仇血耻,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如果知道黄大虎巧获奇缘,已练成了旷世武学,不知会作如何感想!

这天师徒二人坐在潭边垂钓,突然听到一阵马蹄声直向山上驰来。

两人停竿侧目而望,其实马一踏入山谷,黄天虎就听到了;凝目一望,树叶的间隙中,他看到一个紫衣少女纵马飞奔而来。

不一会儿;少女已俏俏生生的站在两人三丈之地的草坪上。

见两人满脸惊诧,她也不理睬,秀眉一挑道:

“想必你就是‘烟波钓斐’吧!”

这话是对袁一鹤说的,钓受肯定是一个老者。

语气甚是不敬,还有点火药味。

袁一鹤道:

“正是老朽;不知”

紫衫少女打断袁一鹤的话道:

“我是奉我家小姐送信给你的。”

袁一鹤惊道:

“你家小姐?送信?”

紫衫少女不耐烦地道:

“你看就知道了。”

说完;手一摔,一封信向袁一鹤直飞而来;一别马头,眼睛的余光向黄天虎一扫;两腿一夹;向山下疾驰而去。

黄天虎自小和袁一鹤在‘吼峰山”长大,除了偶尔被师父袁一鹤带到一些江湖朋友那里串串门,很少见到外人,更别说少女,不竟感到脸红耳热,很是不自在,可心里却感到特别兴奋。

这真是从没有过的奇妙的感觉。

又怕师父看到自己窘迫的样子,赶忙心神一收,掉头去看信。

这是一封短笺,上面写着:

“三月八日亥时,鹿门山八角井边的大樟树下见,在此将和老贼了断大仇”

字迹娟秀,显然出自一个女人的手笔。但字里行间,透着一股煞气。

袁一鹤手里拿着信;一片阀肤细想自己行走江湖数十载。自忖还称得上光明正大,与黑道邪恶之徒倒结下不少梁子可从没与那个大流有任何瓜葛。

从刚才紫衫少女的口气来看,说的是她家小姐还是一个姑娘家,那更是莫名其妙。

黄大虎见师父满脸不解;问道:

‘师父,这信是谁写的?”

袁一鹤沉吟道:

‘我也不知道I”

“那师父去不去?”

“怎么不去,想我袁一鹤一生光明磊落,从没做过什么对不起道上朋友的事。

顿了顿,又自言自语道:

“大化?!只有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才称得上大仇。

黄天虎说道:

“是不是那个被师父所杀魔头的女儿?

袁一鹤道:

‘从刚才紫衫少女所称,应该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

黄天虎追:

“师父是说这小姐是江湖上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袁一鹤道:

‘应该是大家族”

转而又说:

“三月八日就是今晚,我俩去瞧瞧就知道,何况我正准备带你到江湖上历练历练。

黄天虎差点高兴地跳起来,满脸喜悦,神情雀跃。

随着年龄的增大,他越来越向往外面的世界,多想到师父所讲的云涌波诡的江湖去闯一番。

袁一鹤没在乎黄天虎的高兴劲儿;神情严肃道:

“虎儿;在下山之前,我带你去拜祭两个人。”

“谁啊?”黄天虎满脸惊讶。

“你跟我来!”

两人几个起落,转过山拗,到了一块空地。

青草丛立的空地;矗立一座孤坟;连个人影都没见,那来的两个人。

袁一鹤将黄天虎牵到孤坟前,颤声道:

‘点儿,这里埋着你九泉之下的父母系,快,跪下叩头。

仿佛如晴天霹雳,黄天后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叫道:

“师父,你不是说我是个孤儿吗;一个没父没母的孤儿?”

袁一鹤长叹一声。才将隐藏在心中十八年的秘密告诉了黄大虎。

袁一鹤鞠了一躬,悲声道:

“黄堡主,马女侠你俩睁开眼看看,现在你们的亲生儿子黄天虎已站在你俩的面前。

黄天虎虎目圆睁;眼眶充血;滚落两行血泪,趴在坟头放声大哭。

袁一鹤站在一边,没有打扰他;就让他尽情地哭吧!这情真意切的哭声;令袁一鹤荡气回肠。

良久。良久一

袁一鹤拍拍他的肩膀道:

“虎儿,现在我们应该想到怎样下山去手刃仇人,以慰你父母在天之灵。”

黄天虎一收泪;道:

“不示手杀了五邪,我黄天虎誓不为人。”

袁一鹤见黄天虎满脸杀气,心中凛然这种神情不应出现在虎儿无邪稚气的脸上,心中不由一阵难过。

鹿门山也在陕西境内,属秦岭的一条支脉的主峰,山虽不高,区域颇广。

山中到处都是荒墓古坟,累累白骨。任由风吹日晒;霜欺雪盖。

夜幕低垂;星月不见,天空下起了菲菲细雨,漆黑的夜空笼罩着大地;像一口黑锅倒扣在鹿门山,几声夜鸦凄厉鸣叫,显得愈发阴森恐怖。

这时;只见两条高大的身影,冒着腰腾的细雨,兔起鹊落;身形如风驰电掣,直扑山顶。

好快I眨眼功夫,两人已落在八角井边的大樟树下。

黄天虎自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仿佛一夜之间成熟起来,一改往日嘻嘻哈哈,玩世不恭的神情,凝神道:

‘师父,没人啊!“

说完极目四望。身上的功力使他在黑暗中视物如同白昼。

周遭一片死寂,只听见夜曲的鸣叫。

井水在黑夜泛着幽幽的白光;四周纯粹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坟场,齐膝的蔓草湿淋淋的。

轻寒料峭,人感到一阵凉息

袁一鹤道:

“也许亥时还没到吧!’

突然;两人听到前面的古墓中发出“瞅瞅”的两声鸣吸,声音凄厉,令人毛发使然。

不一会儿,便见古墓的***冒起一团白雾。紧随着白雾之后,两个像赌输通体雪白的四足怪物,蹲在穴日之处。

黄天虎不识此物,袁一鹤一见,顿时脸色大变,一拉虎儿的手,身形一晃跃出八尺开外。

黄天虎从没见到师父如此紧张,满脸疑惑,正要发问。

袁一鹤连忙捂住点儿的嘴;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出声。

黄天虎从师父的神色中知道事情的厉害;忙跟着袁一鹤伏在草丛里;屏声敛气地注视着怪物。

两只像赡蛛的怪物,蹲在***,甚是威风,交相鸣叫;腹部不停地鼓动,口中不断地喷出丝丝白雾。

虽然两人相隔得远,那白雾随风而散,两人闻得头昏欲呕。

黄天虎才知道那两怪物是一种极毒的毒物,所喷出的毒雾是一种含剧毒异常的毒气。

难怪师父神情骇然,于是伏在草丛里不敢动弹。

突然,四周的蔓草丛中,响起一片沙沙响声,蔓草向四周倒去。

天啊!成千上万的毒蛇,蠕蠕游去,由四面八方排列有序地向古墓游动。

黄天虎感到周身一阵冰凉,身体发冷,因为有无数的毒蛇从他身体上游过。

凉凉的,腥腥的。

饶是他自小在山林中长大,见过不少的毒蛇猛兽;但像今晚这么庞大的毒蛇阵,他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