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天虎叶青青小说全文 黄天虎叶青青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黄天虎叶青青小说全文 黄天虎叶青青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黄天虎叶青青是作者佚名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咱们接着往下看数百年前,武林中出现了一位习武奇才,他在前半生误入歧途,以为天下武学越奇越怪就越强,可惜他虽能屡创奇招怪式,但神州武林人才辈出,种种惊世奇招终被人所破,于是他穷尽毕生精力,发现天下武功总有破绽之处,便溶合天下间正邪各道武学之精华,创出了一套天地间独一无二,以目破为招的玄奇怪学——《目破心经》,此学现世后因能破敌于数招之间,威力无穷,故此这位奇人被世人称为——天目神尊!一代大侠黄朝栋因助宇内五奇将“一魔双煞三怪四毒”中原十邪逐出神州,以致五奇归隐后,惨遭一魔四毒的合力围杀,以致命丧秦岭,巧幸苍天有眼,使得其子黄天虎被归隐于秦岭的一代高手“烟波钓叟”所救,自幼食虎乳而长,一次骑虎游山,误入天目洞府,不但食得能使内劲暴增三甲子的“九天神丹”,还得到被天下习武人士称为武学之巅的《目破心经》……

《天目神尊》 第5章 百毒金蟾 免费试读

柳红燕误解了黄天虎神往遗憾的神情,以为黄天虎是为那只“百毒金蟾’而嗟叹、惋惜、难过,因此芳心里觉得也很难过。

如果有人突然问她为何难过,她又不知道所答!

柳红燕柔声问道:

“是谁武功这么高,从黄大哥手里劫走‘百毒金蟾’黄天虎还沉浸在那一片馨香中,惆然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这样两个忽然心靠拢的少男少女相惜而谈,倒把另外三个人晾在一边。

不过,袁一鹤心里还是乐滋滋地。干咳了一声道:

“柳姑娘,你还没回答我糟老头的问题呢!”

柳红燕俏脸一红,心想,自己只顾将一颗心放在黄天虎身上,一点也不识大体。黄天虎在一旁道:‘北漠双煞’也是十邪中的人物,他们都是一丘之貉,我也许能从他俩身上查出我的亲父化人下落,岂不是一举两得。”

姑娘家到底脸皮薄,心里多想有黄天虎与自己同行,但又不好轻易说出口。

微一沉吟。默不作声。

袁一鹤朗声一笑道:

“好I就这么定了,我们一起上路吧。”

柳红燕红着脸妙目斜瞧黄天虎一眼,荡出一圈笑意。顿首一点,道:

“那红燕在此先谢前辈和黄少侠援手之恩了!’娇躯轻灵,身形已然纵起,在阿玉和阿紫两位婢女的拥簇下,夜袂飘飘,向山下疾驰。

袁一鹤一拉怔在那儿的虎儿,两人掠身纵赶,紧随其后。

要然之间,已经消失在黑沉沉的夜色之中。

------ -------- ---------- -----------雨仍在下,落在树叶上,沙沙细响一

夜,静悄悄的,沉寂得简直有点令人害怕!

无边夜色使人感到有点寒意。

幽魂谷三里外的一片树林,离然出现了男女老少五条人影。

今晚的苍穹挂着一轮皎月,洁白如银,一阵阵柔和的清风,吹拂着他们的脸庞。

月亮亮得清辉如水!

十邪中的北漠双煞就住在这幽魂谷中。

柳红燕知道马上就要面对自己的亲父他人,心里不免有点激动而惴惴不安,望着连绵的大山。茫然问道:

“袁老前辈,这偌大的山谷,不知道两个魔头藏在哪里?,。

袁一鹤摇摇头道:

“我也不大清楚!

黄天虎微微沉吟道:

“我们一起去搜搜看。

袁一鹤点头道:

“也只有如此,走!“

五人展开身形,向幽魂谷的谷口奔去。

黄天虎并不显功,若是使出他身怀惊世骇俗的功力,早就将四人抛在后面,现在只能举步安闲,神情自若,不慌不忙的跟在师父的后面。

袁一鹤回头一看,虎儿跟在他后面身若行云流水,看似很慢,实际上是快捷绝伦,真是惊诧莫名,虎儿的内力怎么会到上乘轻功中驭风而驰的境界?

走入谷口,两边均是峭崖悬壁,磷峋怪石中间是一条狭窄的谷道,顶多只能容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并肩而行。

山谷的野花遍地散发清香,两个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只感到世界只有他两人存在,仿佛是行走在人间天堂。

谷道进口虽窄,可越往前走越宽,不一会儿五人只觉服前豁然开朗。

五人停在地势稍高的山坡上,转动脖子到处搜寻。

黄天虎聚一身的盖世神功,练成“目破心经”后,便见水波间隙,拂柳追絮,他气定神闲,凝目远望,叫道:

“师父,前面浓荫之处,有一座像我俩住的茅屋,那可能就是双煞的居处。”

说着,用手指向前方。

袁一鹤运劲于目,凝神随虎儿所指的方向望去。

此时,天空飞起一朵乌云,遮掩住淡淡的月光四周笼罩了一层黑幕。

除了隐隐看到十丈外的黑压压的一片树荫之外,袁一鹤毫无所见,更不用说是什么茅屋了。

袁一鹤虽然有数十年的功力,内功深厚,在江湖上称得上一流高手,但与他徒弟黄天虎这巧遇机缘的一代武林奇才相比,还差两三个甲子的功力呢?

当然,这一切他不知道,他的爱徒虎儿连连奇遇,现已具有天下第一的武学,就算是“天目神尊”再世,也难与其争锋。

别说袁一鹤不知道这一奇迹,连黄天虎本人自己也不知道,他只知道别人的招数中破绽百出,什么绝学招式都是不堪一击的花拳绣腿。

他只知道自己内功奇高,生生不息,但究竟高到什么程度,除了和“蜈蚣毒叟’真枪实弹的干了一下,他还真没碰到其他的什么高手,所以他不知道自己达到什么境界。

他很想见识一下让自己看不出破绽的高手。

但那又怎么可能?除非对方做到出招无形!

位立在一旁的柳红燕,也秀目凝神望去,还翘着兰花指在双目前搭了一个‘凉棚”。

除了黑沉沉的树荫之外,什么都没看见。

不禁朝黄大虎悄声问道:

“虎哥哥,我没看见嘛!”

说实在的,柳红燕自小无母,在父亲的溺爱中长大,加上长得倾国倾城,所以生性骄纵高傲。

自得知黄天虎不幸的身世,感到特别的亲切,心里早把黄天虎当作自己的亲人和朋友,所以语音不断低甜悦耳,而且还带一些撒娇的成份。

虽然如是,但黄天虎并没领会。这并不是他不解风情,或故作高深。

因为他此时正在全身戒备,全神贯注的注视着远处茅屋的动静。

北漠双煞名列十邪,不但一身武学功力诡异奇高,而且是十邪中出名的阴凶角险之辈!

大敌当前。敌暗我明,他怎敢稍有疏忽,所以没领会柳红燕的语意。

随口答道:‘湖隔太远,燕妹当然看不到了”

黄天虎随口而答,出于无心,不含他意。

但说者无心,听者在意。

柳红燕对他倾心相恋,如果换了别人说这句话,她也许不往心里去。

但黄大虎的口中说出那就大不一样,她仿佛受了极大委屈,伤了自尊。

姑娘心,海底针。

柳红燕像其他恋爱男女一样,特别多愁善感,对自己恋人的话特别敏感,脸色突变,娥眉急皱,一声冷哼,身形一晃,红影一闪,就向前疾掠而去。

柳红燕虽然身形极快,但黄天虎何等功力,飘然风起,就已警觉,大急之下,左手疾若电闪伸出,抓住了柳红燕的皓腕脉门。

柳红燕本能的一挣,不但没挣脱,并且还感到一股几乎使自己窒息的无边压力自黄天虎的手指上透压过来,芳心大骇,知道和这个冤家相比,自己的功力也太小儿科了。

黄天虎天真的脸上呈现忧色,神情急切道:

“燕妹,你不可胡来!”

柳红燕见黄天虎为自己担扰,急成那样子,心里不由一甜,嘴上却说:

“我怎么胡来?”但柳红燕手上再没运劲,随黄大虎握着。

黄大虎握着柳红燕的纤纤玉手,一种异样的心情倏然升起,是兴奋和甜蜜兼而有之,痴痴地望着柳经燕吸着嘴儿模样,吸儒着说不出话来。

袁一鹤像没看见一样,不置可否的说道:

“北漠双煞为人机诈凶险,敌暗我明,应小心为是,虎儿你和柳姑娘先去看看再说,我三人在这里等你!“

这话明着是赞称黄大虎,同时也帮柳红燕解了窘。

黄天虎一拉柳红燕衣袖,两人飞掠而去。

一会儿,柳红燕已看到自己前面两大远有幢茅屋,本想对黄天虎说点什么,但见黄天虎虎目一眨不眨地盯着茅屋,也就闭嘴不谈,任黄天虎牵着她的手,两人迎风而立。

不知是激动还是紧张,柳红燕感到自己的掌心汗浸浸的。

四周一片寂静。

两人站了一会儿,见茅屋一点动静也没有。

柳红燕山住在山中的黄天虎阅历要深一些,心想:我和虎哥哥临近茅屋,那叫”北漠双煞”内力精深,怎么察觉不出。这只能说明这不是双煞的居处,要么就是两大魔头在施什么诡计。

便侧身对黄大虎耳语一番,教他一招江湖常用来打探虚实的入门招式投石问路。

黄天虎只觉得颈上吹气如兰,十分受用,竖起大拇指点点头。

随手拾起两个鸡蛋大的石子,脱手向茅屋打去。

·。叭叭!。两声响,在这寂静的山林特别清脆。

两声响后,四周又归于一片寂静,茅屋里仍如一幢死屋,没有动静。

以北漠双煞的名头,岂容人找到家门口来撒野!

柳红燕皱起柳眉,小声说道:

“是个空屋!“

黄天虎侧脸问道:

“怎么办?”

柳红燕江湖经验毕竟老到些,何况心上人握着自己的玉手相询,语气果断的说:

“我俩进去看看“

黄天虎抢在柳红燕的前面,护住柳红燕,飘身落到茅屋门口,略一停顿。便闪身入内,将柳红燕留在外面。

柳红燕见黄天虎舍身为己,在危急关头将自己放在第一位,芳心温暖,心道:‘你也懂得心疼人,虎头虎脑还粗中有细哩!”

一进茅屋,柳红燕一下子还不能适应屋里的黑暗,等一会儿才看清,不由怔住了。

茅屋的地上躺着两人一瘦一胖、年约五六十岁的老臾,嘴角伯伯溢着鲜血,一个看样子已气绝身死,另一个像尚有游气。

显然是被害不久了。

黄天虎退后一步到柳红燕的身侧,问道:

“燕妹,这是不是北漠双煞?”

柳红燕摇摇头道:

‘北漠双煞,我也没见过,不过从长相和穿着上看,似乎与传闻一样,我不敢肯定,你问问那个没断气的。”

黄天虎提起那个没断气的,喝问道:

“你俩是什么人?”

尚有一丝游气的老签,二目无光,答道:

‘北一漠一双—一煞—-”

果然是北漠双煞。

柳红燕满脸怒色,长到一挥,指向他的咽喉喝道:

“魔头,是不是你俩杀害我父亲的?”

没死的一煞神灵已散。听柳红燕的口气。是来寻仇的,反正人将要死,反而觉得平静,缓声问道:

“谁—一是你----父系”’

柳红燕眼中含泪道:

‘柳正华!”

没断气的一煞轻声“哦”了一声道:

“柳--正--华,是我兄弟俩杀的,是‘夺魂神魔’指使我俩做的,然后夺取他的宝物,嫁祸‘烟波钓里’”

柳红燕从没听说父亲有什么宝物,不禁一怔,急问道:

“宝物,什么宝物?”

“你父亲可---可叫‘一剑平’?”

这不是废话吗,柳红燕没有回答,还有一丝游气的一煞接着道:

“你父亲那柄宝剑,有一条红穗。红德上系一系有一块绿玉---圆形的绿玉”

柳红燕凝神点点头。

一煞接着说道:“绿玉里藏有一幅地图!”

黄天虎觉得甚是玄门,心想:难道像我碰到“天目神尊”的“目破心经”秘逢一样的东西,惊道:“一幅地图?”

一煞努力支撑道:

“对,那幅地回描绘的地下神宫,是一百多年前的魔教总坛,里----里面有许多奇珍异宝和一本武学宝典----这连‘一剑平’本—----人也不知情。”

黄天虎奇道:

“那绿玉呢?”

被‘夺魂神魔’---夺去了!”

“夺魂神魔”正是黄天虎铭刻在心的杀父仇人,惊问道:

‘夺魂神魔’那里去了?”

一煞挣扎了一下,白眼直翻,一字一顿追:

“我---想----是---去----魔”

话未说完,脖子一歪,两腿一蹬,就死了过去。

两人对望一眼,默然无声。

柳红燕本是雄心勃勃地来替父报仇,没想到没动一刀一枪,杀父仇人就死了,不由感到怅然若失,就像全力以赴的去抬一重物,抬起来竟是一堆绵花。愣了半晌,柳红燕惋惜地道:

“我们来迟了一步!“

言外之意,“夺魂神魔”先到一步系手杀入灭口。

黄天虎听到柳红燕轻轻的叹一口气,跟着也心痛不已,安慰她道:

“这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像北漠双煞这样恶贯满盈的魔头,老天也不放过他的,让他俩惨死在宽门中人的手里,也是天意。

柳红燕微微一笑道:

“虎哥哥,你不是要找‘夺魂神魔’报仇吗?”

黄天虎道:

“‘夺魂神魔’杀死北漠双煞,劫走藏宝图。肯定会去按图索级,去找那地下神宫的,可北漠双煞已死,不知他的行踪一”

柳红燕神情偶然遭:

“父亲最疼我,十八年来他绿玉坠上有一个藏宝阁,我可从没听他讲过,我只有一次听他谈什么百年前魔教的教主有一本叫‘玄魔秘贫的魔教武学宝典,记载了魔功的旷古奇学,正义之士学不得云云,难道那地下神宫藏的就是那本‘玄魔秘芨’?”

顿了顿,突然神色紧张的说:

“虎哥哥,那‘夺魂神魔’名列十邪之首,一身魔功阴毒绝伦,为二十年前武林第一厉害的魔头,若练成‘玄魔秘芨‘里的武功,那还了得,只怕—-”

黄天虎知道柳红燕是替自己担心,反而豪爽大笑道:

“管他多厉害的魔功,只要他是有招的,就会有破绽,有破绽就会有弱点,那就可以制得了他。”

柳红燕喜欢这种虎气十足的神情。

对!只要和虎哥哥在一起天下还有什么可怕的事,还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

忽然想道:北漠双煞既然从我父亲手里夺得绿玉坠,那藏宝图肯定看过,说不定知道藏宝的地点,这样就不可以粉碎“夺魂神魔”的阴谋吗?

心念所动,就对黄天虎道:

“虎哥哥,快运真气将一煞救醒。”

黄天虎见柳红燕神情急切,也不多问,突地双手疾伸,一手捏着一煞的人中,一手抵着他的胸口,暗运真气,一股热流自掌中传出,缓缓透进一煞的胸窝,护住他那口将散未散的真气,硬是将他从鬼门关口强行拉住。

一煞真气将散,人已进入死前的休克状态,陡觉一股热流进入心窝,将已散的那口真气硬生生地重新凝集起来,不禁精神一振,脸上竟奇迹般的显出光彩,瞳孔发亮,这是一种回光返照的现象。

柳红燕在一边忙厉声说道:

“藏宝国的地下神宫在哪里?”

一煞的脸上突然绽出古怪的笑容道:

“摩天岭”

刚好说完三个字。嘴一张正准备说第四个字时,突然眼睛一闪,眼神即逝,“哇”的呕出一口鲜血,两眼一瞪,双眼上翻,立即断气,这次是真的魂归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