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榕慕箫小说目录 慕榕慕箫完整免费版阅读

慕榕慕箫小说目录 慕榕慕箫完整免费版阅读

慕榕慕箫是作者小楚楚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小说情节很吸引人,是一本罕见的好书,强烈推荐!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因为一场意外,使得慕榕穿越了,成了可怜的古代小农女。原主虽与她同名同姓,然而他们的人生却截然不同。前世的她,是一个吃喝不愁的小公主,可原主三四岁便父母早亡,从小跟着体弱的祖母生活,吃不饱穿不暖,日子过得格外艰辛。为了以后的生活,为了替原主照顾祖母,她开始撸起袖子,奋力创业!

《失忆相公是皇帝》 第2章 免费试读

慕榕在床前守了好几个时辰,眼瞧着落日西斜,天都快黑了,老人却依旧双目紧闭,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怎么还不醒啊?那么大一碗姜汤,一点作用都没有吗?”

慕榕起身走到老人跟前,伸手在她额头上探了探,却只触到了一片滚烫。

她盯着老人蜡黄中透着灰青的脸,不由陷入绝望。

“咳咳咳……”

可就在这时候,慕榕却忽然听见头顶传来一阵微弱的咳嗽声。

“醒啦?果然老天爷还是有眼的!”慕榕闻声猛地抬起头,见老人不知何时已经苏醒。

只是喉咙里像堵了浓痰似的,正不停咳嗽。

她不由喜出望外,连忙起身从炉子上抄起水壶,四平八稳地将剩下的姜汤一股脑倒出来,一手端着,一手将老人扶起。

奶奶,您再喝些姜汤吧,喝了能好些!”慕榕用身子支撑着老人坐起,一面说着,一面小心翼翼将姜汤喂给老人。

“榕儿,苦了你了,都怪奶奶不中用,让你受了这么多的苦!”

老人咽下一口姜汤,又抬起头去直勾勾盯着慕榕,声音嘶哑虚弱,每挤出一个字都无比艰难。

话音还未落,浑浊的泪滴便不停地从眼角淌落,看得人揪心不已。

“奶奶,您别说了,先喝药吧,喝了药身子才能好。”

看着怀里形容枯槁,垂死挣扎的老人,慕榕的心像是被针尖狠狠戳了一下似的,止不住的酸涩,便又忍不住小声劝道。

而且她仿佛瞬间受到了某种血脉相连的感召一般,略显稚嫩的声音里,莫名带了一丝哭腔……

喂完姜汤,慕榕还是放心不下,又打来凉水为老人冷敷,一直折腾到天亮,老人的高烧才总算退下去些。

见状,慕榕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拖着疲惫的身子爬上炕头,打算好好歇歇。

可又像想起什么似的,狠狠皱起眉头,紧接着又连忙翻身下床。

只见她三步并作两步奔到墙角,犹豫片刻,终于还是弯腰捡起剩下的生姜块儿,捂在怀里,快步踏出门去。

老人的烧虽说稍稍退了些,可她病得极重,若是再不请大夫看诊开药,必定会有所反复。

可家里穷得叮当响,除了破破烂烂的炕头和寥寥可数的几件旧得不能再旧的锅碗瓢盆,便只剩下了四面岌岌可危的土墙。

所以除了昨天自个儿挖回来的那几块生姜,慕榕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可以用来换钱?

虽说这儿的人都把生姜当做毒物,但只要能证明它的药性效用,多多少少也能换几个钱。

有了钱便能请来郎中,如此,也算是为原身的奶奶博得了一线生机。

“大夫,我拿这些生姜给同您换一副药可以吗?我奶奶了风寒,已经下不来床了。”

慕榕捧着生姜在一家药铺前驻足良久,几番犹豫之下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径直奔向坐堂的大夫。

声音虽然稚嫩嘶哑,语调却极为成熟,俨然大人一般。

正在替病人写方子的郎中听声抬了抬眼皮儿。

见是个穿得破破烂烂,面黄肌瘦的小丫头,又瞥了一眼她怀里的东西,瞬间便没了好脸色。

“去去去,小叫花子捣什么乱?”

大夫皱着眉头,不耐烦地冲她挥了挥手,像赶苍蝇似的想要将她赶走。

慕榕虽然早已料到会是如此,却又不甘心。

“大夫,这生姜能治风寒,是很好的药材,您就收下吧,我奶奶当真病得很重,若是再请不到大夫看病的话,就活不成了。”

慕榕仰着头故意哀求似地说道,说着又小心翼翼地将生姜捧过头顶,在郎中眼前直晃悠。

她如今这副身子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儿,装得柔弱些总是没错的,兴许这郎中见她可怜,还能发发慈悲。

可瞧着面前泪花儿潺潺的小丫头,头发花白的老郎中却依旧不为所动。

“你们几个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把人架出去!吵吵闹闹的,我还怎么看病?”

老郎中不堪其扰,抬起头冲着门口立着的小徒弟冷冷道。

徒弟们见状也不敢耽搁,立刻便上前架住慕榕的胳膊,二话不说便要将她扔出门去。

慕榕不停地扭头挣扎,可却没有丝毫作用。

她还是被毫不留情地扔到了门外。

“快快快!你们这些个废物点心!给本少爷快着点儿!本少爷快难受死了!”

慕榕眼抬头望了一眼药铺招牌,虽然心有不甘,还是缓缓转身准备离开。

毕竟这条街上药铺多的是,与其在这干耗着,不如去别家碰碰运气。

而就在他抬脚准备离开的时候,耳边却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响。

接着眼前突然出现十好几个壮汉,身上都穿着一样的衣裳,瞧着像是大户人家的家丁。

为首的几个人抬着一副担架,担架上躺着个浑身绫罗绸缎,却胖得像个球的半大孩子。

不知得了什么病,正拼命哀嚎叫嚣,像是一刻也捱不过了似的。

坐堂的大夫和他那些个小徒弟见来人仗势如此之大,哪里还坐得住,纷纷迎了出来。

“唐……唐小少爷,您……您这是怎么了?”

老郎中急急奔到担架前,见躺在担架上的唐少爷,面色发紫,全身上下长满红疹,正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不由有些慌乱,他抬起头去冲着管家问道:“小少爷这是误食了什么?”

“唉,我们家老爷打外头回来,从南方捎了些海鱼,少爷觉着甚合胃口便多吃了些,结果不到半个时辰便成了这副模样,还上吐下泻,府中郎中束手无策,这才来求王大夫救命。”

管家冲着郎中拱了拱手,忙不迭交代病情,整个人急得愁眉苦脸。

郎中仔细瞧了瞧,虽说能瞧得出是中毒之症,却也无法断定究竟是何毒,不由面露难色。

可唐家是当地有名的大户,他得罪不起,想要推脱,偏偏自个儿又是从宫里退下来的御医,医术在方圆百里的颇受追捧。

无奈之下只能硬着头皮上前把脉。

可把来把去摸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方子什么的,也是一个字儿都写不出来。

“要不,您……您还是另请高明吧,老夫行医数十载,从未见过如此诡异之病症,还望唐少爷恕在下才疏学浅。”

郎中挣扎许久,终于还是壮着胆子婉拒。

躺在担架上的胖男人一听,瞬间气得咬牙切齿,来手就要往郎中脸上扇去,可却使不出半分力气。

慕榕躲在人群里静静瞧了许久,稍稍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缓缓举起了脏兮兮的手。

“唐少爷这是中了食毒,我兴许有法子可解。”

慕榕说着从人群中走出来,快步奔回药铺门口,用石臼将手里的生姜块捣碎,挤出汁,端到唐少爷跟前。

唐少爷盯着慕榕手里绿惨惨散发着怪异味道的姜汁儿,不由皱眉犹豫。

“喝吧,毒不死人的,你如今这般难受,何不赌一赌?”

慕榕一眼看穿胖小子的心思,立刻仰头往嘴里灌了一大口姜汁。

咽下之后才又将碗递了过去,皱着眉头一本正经地劝道。

“小丫头,你的偏方最好管用,否则的话本少爷定饶不了你!”

唐少爷本想拒绝,可奈何浑身上下瘙痒得越发厉害,喘气也越发困难,无奈之下,只能接过姜汁一口灌下。

喝之前还不忘狠狠地警告慕榕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