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舒舒苏越铭穿成了男主的朱砂痣小说完结在线阅读

秦舒舒苏越铭穿成了男主的朱砂痣小说完结在线阅读

主角是秦舒舒苏越铭的小说叫做《穿成了男主的朱砂痣》,是作者御都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秦舒舒刚醒过来就发现自己穿到了剧本里了,而且剧本里的炮灰女,更可怕的是,她和女主同住一个屋檐下,和男主是未婚夫妻关系!惧于剧情的强大,秦舒舒选择退婚,来个老死不相往来。可是奈何老天爷偏偏要和她作对,没有听到她的祈祷。某日,秦舒舒想开门进去,却被对她虎视眈眈已久的苏越铭堵在门口,满眼阴沉的看着她,咬牙切齿的宣布他的决定。“秦舒舒,你,这辈子都不可能甩掉我!”秦舒舒:“……!”不要啊!男主你不是我的良人呐!甩不掉你,我会被大甩卖的!男主:不怕,有我在。最终,她从一个不被男主待见的小孤女,再到男主的心尖宠,气得女主掉毛,小妖精妒忌,还收获男人至死不渝的忠诚。七零年代有个属于她的爱情故事,她要改写剧情,携手美男走向人生幸福生活。

《穿成了男主的朱砂痣》 第3章 免费试读

大姨没想到秦舒舒会这样反驳,连带何翠花的名声都给败坏了,她现在的脸可谓是青了又白,白了又红,这都是被气的。她看秦舒舒的眼神仿佛如淬了毒般,牙槽骨咬的嘎吱响。

“舒舒,你怎么能够这样诋毁你表姐,在这个家你表姐无论是吃穿都想着你,你有没有良心啊!当年你爷爷去世了,我心疼你,把你从乡下农村接来都城,这两年来,我们没有亏待过你吧?”

如果林芳华不说这句话,也许秦舒舒不会那么讨厌她,可是这样颠倒黑白的事,她怎么能容忍呢?

秦舒舒满脸害怕,赶紧道歉说道:“大姨您别生气,是我不好,不应该说表姐的坏话,她吃过的东西给我吃,穿的衣服破了个洞还要剪掉一个袖子才给我,说这样比较凉快,这都是为我好,我应该感谢她才对。您让我住杂物间,阴暗潮湿点没问题,只要给我一个安身之处,就可以了。这两年你们这么照顾我,我无以回报,大姨说女孩子吃多了会变成胖子,所以我一个月二十三斤粮,三两油都是孝敬您的,你给我吃什么,我就吃什么,一天两个黑面窝窝能填饱肚子,我已经很知足了,真的。”

秦舒舒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口舌有点干,却还要跟大院里的娘们儿好好说道这两年来,大姨一家人对她的“好”,她面上还显得很感激,低头垂眸抹眼泪,要多真诚,有多真诚。

哎呀!这些口水仗还真不好打,早知道有这样的事,刚才在外面向别人讨杯水喝。

林芳华又听到秦舒舒一番长篇大论明嘲暗讽的感谢,气的倒仰,恨不能当场去世,这哪里是道歉?分明就是想气死她!

林芳华没想到一向一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小贱蹄子,今天怎么会言词犀利,本来想给她一点教训,反过来,还把他们全家人的名声给搭上了。

她真的后悔当初为什么要把这个麻烦招进家里,刚才秦舒舒说的那番话,她都想把这个死丫头给撕了。

这年头,凡是思想有问题的人是要拉去挂牌游街,再接受劳动改造,不死也得脱一层皮。所以大姨现在的脸色煞白,肥硕的身体也摇摇欲坠,看似快要背过气了。

秦舒舒粉红色的嘴唇微勾,看到大姨那想把她吞了的表情,她内心一阵痛快,身上那一点疲惫感奇迹般的好了很多,而且现在午休是不可能的。

门口外面的吃瓜群众因为秦舒舒刚才说的话,皆震惊。更有人连踩带骂的指责大姨一家人是黑心肝的货色,明明人家带了粮食进来,还有脸骂别人是讨饭吃的乞丐,***的泥腿子,这些话触动了很多乡下出身的媳妇儿,他们骂的尤其凶。

“泥腿子怎么了?泥腿子吃你家米了吗?我们靠双手吃饭,脚踏实地,都说劳动最光荣,她林芳华肥的像个母猪,一看就是个懒惰的婆娘,有什么资格骂我们乡下人。”

这位说了那么多话的大婶以前就是乡下人,现在嫁了个大院里的干部,虽然说也算是城里人,可她知道,在这个大院里,有很多人瞧不起她的出身,背地里还叫她村姑。

和大婶一样从乡下嫁到城里来的一位三十多岁的大嫂子也同样很愤怒,附和说道:“没错,咱们乡下人怎么了?你们这些城里人吃的米面不都是农村人种出来的吗?怎么吃了饭就忘了本,这样的人应该拉去挂牌批~斗,接受再教育。”

“这女人还说自己是舒丫头的大姨,她的表姐吃过的东西才给她吃,衣服宁愿弄坏了,也不愿意给表妹穿,这一大家子,没一个好东西。”其他的人把秦舒舒的话分析出来,这才发现原来何副部长一家人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亲外甥女。

“还让舒丫头住杂物间,他们家客房那么多,不能均一间出来给她住吗?”

有知情的人立刻爆料,目光看着大姨,满脸的鄙夷:“听说有两间客房,一间要给客人住,还有一间要给何副部长的亲侄女住,舒丫头又不姓何,哪能轮到她住。”

秦舒舒不得不给那位神攻特助的大婶点个赞,这句话说到点儿上了,她感激地往那位大婶那里看了一眼。

她低垂着头再偷偷的看向大姨,大姨一家人是怎么对待原主的,他们的心里没有一点数吗?而今天她本来不打算撕破脸皮的,可是奈何别人不放过她,所以不能怪她。

林芳华被那么多人讨伐指责,她的手指颤抖的指着秦舒舒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论吵架,她哪是那么多人的对手?这会儿她真的觉得自己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想反驳,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她没想到,竟然还惊动了妇女主任。

“你们都聚在这里干什么?这么热闹。”妇女主任张春花刚好想去上班,经过这里,发现那么多人聚集在何副部长的家门口,她以为出了什么事,赶紧向前询问。

众人看到广大妇女群众的福星,所以不用秦舒舒开口,他们就已经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妇女主任。

“主任您说对于这种思想有问题的人,是不是该进行挂牌教育?”

妇女主任听了事情的经过,她的眉头一皱,当场做起了大姨的思想教育。

“林芳华同志,好歹你也是个上过学有知识的人,怎么能教你的女儿对广大的农民同志有意见。要是闹到了上级那里,可是真的要挨批的了,还有舒丫头是你亲外甥女,她也有粮食可以领,你怎么能够一天给她两个黑面窝窝,正在长身体的小姑娘,一天吃两个黑面窝窝,怎么能够吃得饱。”

然后妇女主任又回过头看向一旁的秦舒舒,这个小姑娘在她印象当中一直都是畏首畏尾,走起路来腰脊梁都不曾像现在这样挺直过,以前她身上还有一股小家子的气息。可是现在无论是气质还是整体的形象,都胜过以前几十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