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许许慕北枭免费阅读第4章 池许许慕北枭大结局

池许许慕北枭免费阅读第4章 池许许慕北枭大结局

池许许慕北枭是著名作者C小喵子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情节很吸引人,是一本罕见的好书,强烈推荐!咱们接着往下看一睁眼,池许许重回那噩梦的一天。慕北枭掐着她的脖子,恶狠狠地说:“池许许,你这辈子只能是我慕北枭的女人!”“好的,老公!”这次池许许哽咽微笑,抬头吻上了男人的唇。慕北枭性格偏执,喜怒无常,所有人都怕他,唯独池许许不怕!因为前世,她被亲人算计困于火场,是他不要命地冲进来救她……重活这一辈子,池许许发誓要擦亮双眼,全心全意爱慕北枭,让他做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重生后夫人她只想生崽虐渣》 第4章 免费试读

糟了,他又发病了!

池许许心慌不已,瞳孔不安的晃动。

她差点忘了,慕北枭有个怪病,时不时就会发作,尤其是当他怒到极致的时候。

上辈子,每当看到他发病,她总是恨不得他就这样疼死,这样她就能自由了。

但现在,看着他痛苦的样子,她的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攥住了,难受的要命!

池许许双手捧住男人的脸,压制住慌乱的心跳,柔声安慰:“放松,你别激动……”

慕北枭眸子一怔,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一脸担忧的女人。

以前每次他发病,她总是冷眼看着,诅咒他去死,然后她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生怕他伤到她。

可是今天,她居然……

黑眸深处的坚冰有融化的趋势,慕北枭看着那张精致的小脸,她焦急又担忧的神色,还有她温柔的话语,像是一股清泉,洗去他心中的狂躁,也带走了他脑子里那个折磨他的东西。

下一刻,那尚未席卷至全身的痛苦,消失了!

见慕北枭的眉头舒展开,池许许长舒一口气,“呼,还好没事……”

看着满头冷汗的慕北枭,池许许眼里的心疼久久没有散去。

她摸拿出纸巾,帮男人擦去额头上的细汗。

慕北枭依旧凝视着她,复杂的情绪在他眼里汇聚成一团抹不开的黑。

池许许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却也能想到,他应该还在怀疑自己……

让他一下子就接受这样的她,确实很难,毕竟她之前可以说是“劣迹斑斑”,不过没关系,她会努力让他重新信任她!

正想着,擦汗的手忽然被对方握住,池许许一愣,抬眸正对上那双深潭般的黑眸……

她心里忽然升起一阵不安,虽然她此刻的身体还是那个未经世事的池许许,但灵魂不是,不难看出,慕北枭眼中的那抹异样色彩!

不等池许许反应过来,男人俯身,已经将她打横抱起——

“啊……”池许许惊呼一声,“你,你这是做什么?”

慕北枭垂眸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薄唇轻启,发出低沉魅惑的声音:“你不是说现在愿意跟我在一起,要和我结婚吗?那么有些事,早晚都要做,不如就现在吧。”

这下池许许心里的猜测被证实,上辈子的记忆重现,激得她浑身一阵战栗。

刚想挣扎,身体却又僵住。

她不能激怒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慕北枭见怀里的女人老实下来,但那张小脸上写满慌乱二字,他黑眸中闪过一抹异样,迈步抱着她,回了房间。

不过……每次慕北枭发病之后,身子都会有一段时间陷入脱力状态,最后陷入沉睡,没法把她怎么样。

池许许深知这一点,所以她全身僵直的躺在床上,没过多久,就察觉到亲吻着她的慕北枭……缓缓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池许许喘了口气,眼中的慌乱稍稍平复一些,她转头看向身侧的男人。

慕北枭睡着的时候,没了平日的冷峻疏远,此刻俊美无暇,只是他的手臂依然揽在她的腰间,束缚住她的自由,从而也显示出他的不安。

池许许近距离观察着他的容颜,温柔如水,就这样看了许久,她抬手抚过他的眉眼、高挺的鼻梁、菲薄的薄唇,还有坚毅的下巴……

她动作极轻,生怕吵醒他,更怕惊碎这场美梦。

她所看到的,所触摸到的,都是那么的真实,但心里还是有一丝不安,她害怕这只是她弥留之际的一场美梦。

她将手附在男人左心房的位置,感受到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凝视着男人的睡颜,不知过了多久,池许许轻声喃喃:“慕北枭,这次换我来守护你……”

与此同时,客厅里——

关弘焦躁地走来走去。

“哎呀,池许许逃跑,回来又遇到韩景言,总裁都被气到发病了……”

“不过这次好像没有以前那么严重……楼上一点动静都没有啊……”

关弘自己一个人嘀嘀咕咕的,时不时侧耳听一听楼上的动静,却不敢上去查看情况。

纠结了老半天,最后什么都没研究出来,他无奈摇摇头,一头雾水。

然而下一秒,一声急刹车骤然传来,很快,一个穿着花衬衫的男人火急火燎的走进别墅,准备直奔二楼主卧。

关弘见状,赶紧上前拦住——

“白医生,稍等!”

白医生每次出现都这么惊天动地,他明白白医生是担心总裁的身体,但眼下的情况很特殊啊!

白子潇走得很急,猛地止步,稳住身形,他扯下脸上的黑色墨镜,语气不悦:“等什么等,慕北枭是不是又犯病了?我上去看看。”

他本来在郊区的度假区休假,结果得知了池许许逃跑的消息,猜到慕北枭一定会因为这个发飙,发飙的后果就是犯病,所以丢弃了假期,立刻赶来了。

“没有没有!”关弘立刻否认,但又觉得这么说不对,又改口道:“其实是发病了,但是现在又好了……哎呀反正你现在不能上去!”

闻言,白子潇纳闷:“什么叫做发病又好了?这怎么可能,他的病是无法自愈的,除非这个世界上再无池许许!”

说完,他推开关弘,跨步上了二楼。

关弘心里一紧,赶紧追上去,压低声音:“白医生,不能进去……”

该死,总裁很可能正跟池许许做那档子大事,现在进去打扰,那不是找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