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狱仙医小说全文 季云宋安然大结局在线阅读

镇狱仙医小说全文 季云宋安然大结局在线阅读

镇狱仙医中主要人物有季云宋安然,是作者丢人的小瘪三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都市小说,目前正在网络连载。全书主要讲述季云替青梅竹马的父亲坐牢已经有五年了,在这五年里他无比想念自己心爱的女人。本以为等他出去以后会再续前缘,然而季云却没有想到,他心爱的女人竟然和另外一个男人订婚了,并且他的母亲还因为没钱租房被赶出了家门,在那一刻他心如死灰。不过也正是这种气愤,让季云获得了家族的传承……

《镇狱仙医》 第3章 是他,就是他! 免费试读

惨叫了一声,季云猛地坐起身,浑身冷汗。

他的脑中有无数传承在乱窜,甚至,还有一本古书!

阴阳双生决,五个大字跃然纸上!

里面记载了数不清的仙家神通,修道法门,只不过他现在修为不到,还有许多页压根看不清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季云的大脑一片空白,就在此时,一道清冷淡雅的女声落在了他的耳边。

“别害怕,你已经脱离危险了。”

季云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自己正紧紧抓着一名绝美女子的手臂,力道之大,甚至将那白皙的皮肤掐的发紫。

“不好意思。”

他急忙松开手,十分尴尬的说道。

随后,他看向自己的身躯,顿时一愣。

他的衣服莫名被扒光了,上半身插着银针,看起来十分古怪。

“我路过时看到你浑身是血的躺在路边,便把你带回了家里,亲手治疗。”

“没想到你明明浑身是血,却一点伤痕也没有。”

“这些银针有助于你恢复气血,三分钟后再拔下也不迟。”

绝美女子解释了一番,随后,似乎是看到季云一直注意身上的银针,又补充道。

“你不用担心,我姓宋,宋寒烟,在这燕都,我也能自称对医术略懂几分了。”

“···什么?”

听到这个名字,季云顿时一愣。

宋寒烟?

那不是燕都医药龙头老大的女儿吗!

传闻,这位少女自六岁时就开始学习,到现在二十三岁,医术精湛至极,已经是远近闻名的神医!

每天都有无数名门贵客登门,豪掷千金求她治疗,却连人都见不着。

没想到他竟然被这种角色救了。

“多谢宋小姐救了我,可惜我现在身无分文,无以回报。”

季云深深朝宋寒烟颔首,声音低沉的说道。

“等我办完了事情,一定回来替宋小姐牵马坠蹬,回报恩情。”

“不用,医者仁心,我救你不是为了那些,只是···我希望你能去见我母亲一面。”

“宋老夫人?”

季云的眼神中满是惊愕。

宋家的名声,可都是这位老夫人白手起家,一步步打下来的!

可以说,她就是燕都活着的传奇!

他一个小角色,根本没有资格见这种人物,宋寒烟为什么会这么要求?

不等季云多想,一名佣人急匆匆的闯了进来。

“宋小姐,老夫人她,她快要不行了,让您立刻带那位贵人过去!”

“什么!”

宋寒烟清冷的声音顿时变得焦急,立马转身为季云卸下银针。

“季先生,请你快一点跟我走!”

“好好!”

季云连忙七手八脚的穿好衣服,急匆匆的跟着宋寒烟来到了一处典雅的房间。

此刻,里面摆着一张ICU病床,一名保养极好的老夫人躺在上面,奄奄一息

正是宋家家主,宋老夫人!

她的旁边,还站着眼眶通红的迎了过来。

“姐,你快出手救救咱妈啊!”

“我立马动手,你让母亲看看,这不是他要找的人。”

宋寒烟一边吩咐,一边从医药箱中拿出了银针。

宋老夫人的双眼微争,嘴唇发紫,已经是奄奄一息!

见状,宋安然双眸含泪,轻声呼唤道。

“母亲,您睁开眼看看,他是不是您一直在找的贵人?”

一句话犹如灵丹妙药,宋老夫人浑身一震,强行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季云。

轰——!

霎时间,她整个人如遭雷劈,脸色发红,混浊的双眼亮起,一双手猛地伸出,死死的抓住了季云的双手。

“妈,你先躺下,我为你治疗!”

宋寒烟急忙扶住宋老夫人,嘱咐道,可宋老夫人压根不理他,死死的盯着季云,颤抖着问道。

“我问你,你是不是叫季云,还有一块你父亲留给你的阴阳鱼玉佩?”

“是。”

季云摸不着头脑,将阴阳鱼玉佩给她看了一眼。

瞬间,宋老夫人泪如雨下,痛哭不止。

“是你,真的是你!”

“三十年了,我找你整整三十年了!”

“妈,你在说什么啊,到底为什么要找他?”

宋寒烟满脸的懵逼,止不住的追问道。

“你不用管,你只要知道,他是我宋家命中注定的贵人!”

宋老夫人的犹如回光返照,整个人散发着上位者的凌厉气息,无比坚决的命令道。

“寒烟,安然,跪下!”

一句话,瞬间让整个房间安静!

宋寒烟无比惊愕的看着宋老夫人,宋安然更是满脸的屈辱,用力的摇了摇头。

“不!”

“我凭什么跪他,他就是个劳改犯,连路边的乞丐都不如!”

“你懂个屁!”

宋老夫人急的竟然骂了脏话。

“我要你们两人立刻发誓,哪怕倾尽所有,也要效忠他到最后一刻!”

“否则,我死不瞑目!”

“听到没有!”

一句句话落在耳边,宋寒烟和宋安然彻底懵逼了,不知道为什么宋老夫人如此看重季云!

但来不及询问更多,宋老夫人猛地低头张嘴。

“咳咳!”

一大口血喷了出来,整个人也瘫倒在床上,嘴里还在不断的喃喃。

“快发誓,我要你们发誓···”

滴滴滴!

一旁的心电图发出急促的报警声。

“母亲,别说了,我赶紧为你治疗。”

宋寒烟满眼的泪水,急忙拿起银针,朝着宋老夫人的眉心扎去。

“不行,老妇人体内胎毒横行,你这针下去,她必死无疑!”

可就在此时,季云一个激灵,沉声制止了宋寒烟。

“滚开!”

“我姐学医这么多年,用你这个劳改犯教?”

宋安然急的要命,口不择言的骂道。

宋寒烟虽然也是满眼的冷意,浑身的气息冰冷彻骨

“季云,放手,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话已至此,她们没人信,季云也没办法,只好闭嘴旁观。

很快几针下去,宋老夫人的脸色由青转红,气息也平稳了许多。

“呼——”

宋安然松了一口气,瞥了一眼季云,蓦然冷哼,讥讽的说道。

“你刚才不是说,我姐这针下去一定会出事吗?”

“现在怎么不接着装了?”

“区区一个劳改犯,还想着班门弄斧呢?”

“也不看看你配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