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错就宠沈欣然江景凡完整版小说全文阅读

将错就宠沈欣然江景凡完整版小说全文阅读

将错就宠中主要人物有沈欣然江景凡,是小肥羊y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目前已完结。娱乐圈是一个从来都不缺美人的地方,可是沈欣然却是一个佼佼者。并且她在演技上面也是非常的出色,而喜欢她的人简直就是络绎不绝。然而她在爱情方面却是一个小白,没有任何的恋爱经验。直到沈欣然遇见了那个叫做江景凡的男人,也正是这个男人的出现,让她掉进了爱情的漩涡里……

《将错就宠》 第二章 微醺 免费试读

沈欣然看了看,觉得,还挺好看?

江景凡本就心情不好,走到沈欣然面前。

“你在拍什么?”江景凡的声音很冷。但随着他的靠近,沈欣然闻见了他洗的发白的衬衫上那股薄荷味。

沈欣然倒也没藏,大大方方的说道:“刚刚在自拍,看见你了,就在拍你。刚刚那张有点模糊,不如我们再来一张?”

说着,还没等江景凡反应过来,沈欣然拿起手机,靠近江景凡,随便拍了一张。

这次拍到正脸了,不得不说,江景凡的镜头感真的很好,随手一拍就是盛世美颜。

江景凡有些微微诧异:这女子这般美艳,又有些眼熟,怎的行事丝毫不见羞涩?

一般的小姑娘***被发现,不应该红着脸跑开吗?她倒好,嫌不好看,还要再拍一张?

“你……”江景凡难得语塞,好看的眉眼紧蹙着,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却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

他看了一眼屏幕,放弃了与沈欣然争辩,赶忙接起了电话。

老旧的破手机有个漏音的坏毛病,靠的很近的沈欣然自然也就听见了电话那头尖酸刻薄的声音。

“江涟漪的家属么?再交不上手术费,病人就快不行了,想要救人,尽快凑齐费用。”

紧接着,不等江景凡有任何的反应,冰冷的嘟嘟声已经响起。

江景凡薄唇紧紧的抿着,沉默的收起了手机,准备离开这个富丽堂皇的摄影棚。

裸模,又怎么样。事到如今,他该庆幸,还有这一副好皮囊的。

沈欣然目送他离开。

之后,无意识的翻看了一下手机中那张合照,沈欣然心中痒痒的,鬼神使差的传到云盘,保存下来。

“欣然,你在干什么呢?怎么还没走?”橙子姐快步的走出摄影棚,显然已经选完了照片。

沈欣然这才回过神,说道:“橙子姐,今年的练习生招全了吗?”

沈欣然所在的星娱公司,身为一家老牌公司,虽有沈欣然这个影后,以及一些知名演员坐阵,但每年都会招收新人练习生,重点培养,成为公司新的摇钱树。

一提到这个,橙子姐叹了口气,一向妆容精致的脸上显示出几分倦色。“这届新人差劲极了,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了,说什么自己会唱跳rap,实则就是花瓶。”

沈欣然没忍住,笑出了声。“橙子姐,你当时刚带我的时候,也说过,我是你带过最差的一个艺人。”

是啊,当时于橙初见沈欣然,那少女乖戾又倔强,一副拽姐模样,看着性格不好相处,但谁知道是个影后的苗子?

想到这儿,于橙脸上的倦色散了,露出一分笑意。“怎么开始关心起练习生来了?”

面对于橙的问题,沈欣然淡定的说道:“没什么,随便问问而已,我先走了。”

说完,就戴着口罩和墨镜坐车离开了,她没有回家,因为好友的邀约,她要去赴约。

来到一家当地小有名气的私房菜,沈欣然进了早已订好的包厢。

一进去,就被抱了个满怀。

“小然然,想死你啦,不是说今天休假啊,怎么那个中年老女人又压榨你叫你去加班?呜呜呜,好可怜的小然然。墙都不扶,就服你那个橙子姐。这工作强度给我,我可不要。”

沈欣然笑的开怀,她这闺蜜啊,说话一套一套的,可讨人喜欢了。要是橙子姐知道,她背后被叫做中年老女人,不得气歪了鼻子?

没错,沈欣然怀中努力撒娇的,正是她的闺中密友郑舒雅,沈欣然的死忠粉。

沈欣然揉了揉舒雅柔软的发丝,郑舒雅才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终于摆脱了桎梏,沈欣然示意可以上菜了。

随着一道道精美的佳肴被摆上来,郑舒雅也打开了话匣子。

“今天的热搜我都看见了。这个宋潇潇和你穿一样的衣服,是在彰显她十八代单穿的农民工身份?”

“我去喷她,居然被她粉丝回怼了。这就激起了我的胜负欲了,我直接和他们对喷到三点。小黑子,居然敢和我斗。欣然,你放心,这几个不入流的软脚虾都被我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了。”

听着郑舒雅一顿输出,沈欣然明智的选择了不打扰她。

直到郑舒雅累了,沈欣然才接上话茬子。

“给你看张照片。”说着,调出刚刚和江景凡的合照,递给郑舒雅。

郑舒雅接过,看了一眼,幽幽的问道:“早知他来,我便不来了。哥哥很能让你开心吧,不像我,只能用键盘捍卫姐姐。”

沈欣然看着她林妹妹般的语气,戳了戳郑舒雅的脑袋:“想什么呢?我只是觉得他镜头感很好,而且,这张脸数一数二的好。”

两人举起酒杯,小酌几口。

“见色起意了?以前从来没见你夸过谁长得好。”郑舒雅灌了一杯酒,开始肆无忌惮起来。

沈欣然破天荒的没有反驳。相比起娱乐圈那些妆容精致,每天带着假笑的小生来说,江景凡身上那股子坚毅与不服输吸引了她。

郑舒雅又喝了一杯,恍然大悟道:“馋男人了?前几天你叔叔阿姨还来找我当说客,让我劝你退出娱乐圈回去和顾家那个公子哥订婚,要不你考虑考虑?”

郑舒雅说完,沈欣然眼前浮现出了顾家公子哥那玩世不恭的笑脸,沈欣然下意识的排斥。

“别开我玩笑了,小心我去微博暴你家地址,让你那些读者把刀片寄到你家里来。”

郑舒雅是个网络写手,坐拥几十万读者,开过的坑比沈欣然拍过的电影还多,但填上的少之又少,眼下沈欣然这样说,明显就是在戳郑舒雅软肋。

郑舒雅这才微微犯怵,只能连连给沈欣然敬酒赔罪。沈欣然酒量不差,来者不拒。

很快,没什么酒量的郑舒雅倒在了桌子上。沈欣然忍不住吐槽,郑舒雅只是嘴强王者,并且心中默默地决定下次让她去狗那桌。

将醉醺醺的郑舒雅送回去后,沈欣然才放心的坐车踏上回家之路。

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面前是红灯,沈欣然百无聊赖的透过车窗向外看。

直到司机注意到,礼貌询问:“沈小姐,您是否需要停车下去买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