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姜烟陆珒南小说免费阅读无广告

(完整版)姜烟陆珒南小说免费阅读无广告

姜烟陆珒南是作者澄空初霁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咱们接着往下看姜烟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在荒郊野岭,周围一片死寂,不应该啊!她居然没死,为了在这个地方继续生活下去,她想到了算命这一出路,还没去那,半路上就给自己的顺风车的两位男人算了一下,却没算出来,身边的男人会是自己的另一半。

《神算小祖宗:大叔,你老婆超甜!》 第2章 可保你三次 免费试读

“你没事吧?”

一个年轻男人从驾驶座下来,脸上冒着冷汗,紧张地冲到姜烟面前,蹲下关心地问道。

姜烟没有理会他,转头,凌厉锋锐的目光看向幽暗的山林深处,右手快速结印,随即一挥掌,一道金光打在了正在快速飘远的白色身影上。

“啊——”

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夜空,只见那道白色身影转眼间消散成灰,湮灭于天地之间。

年轻男人却仿佛什么声音都没听到,眼神古怪地看着姜烟,不明所以。

他顺着姜烟的视线看过去,什么都没看到,后背却莫名的涌起一股子寒意。

男人打了个寒颤,又问了一遍:“这位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姜烟摇摇头,在男人的搀扶下站起身来。

男人刚想再说些什么,却见姜烟突然转头,目光凌厉地看向车子,吓了他一跳,关心的话哽在了喉咙里。

姜烟看了一眼后,微微皱眉。

难道是看错了?

“张怀。”后排的车窗突然降下,坐在里面闭目养神的男人出声,打断了姜烟的沉思,“还没好吗?”

张怀脸色一变,连忙朝车子后排走去。

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一眼满身血污,伤得不轻的姜烟,到底是心有不忍,咬了咬牙说道:“三爷,我看小姑娘身上有伤,这荒郊野外的,您看是不是能顺路把她带回市区?”

陆珒南朝姜烟那边看去,眉心微蹙。

张怀一看他脸色不太对,当即就有些懊悔自己的自作主张。

三爷有轻微洁癖,私底下极为讲究,今天又是刚从国外的疗养院回来,那姑娘脏得就跟从泥潭里爬出来似的,从头到脚就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三爷能让她上车?

熟料——

“让她上车。”陆珒南似乎隐忍情绪,深邃若星海的眸子睨了他一眼,沉声快语道,“动作快点。”

张怀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拉开车门,回身招呼姜烟:“小姑娘,快上来吧。”

正愁不知道怎么离开的姜烟也不客气,道了声谢就弯腰上车。

只是,视线落在端坐在另一侧闭目养神的陆珒南时,她的动作一顿,瞳孔微微缩了一下,但很快地收回了视线,不动声色地坐好。

看来自己刚刚并没有看错。

身旁的男人面容俊逸,气质矜贵,本是赏心悦目的,奈何鬼气缠身,身上煞气几乎化作实质。

姜烟右手似无意般接近男人几分,掌心朝上轻轻一抓,只一秒的功夫,那煞气就被她悉数吸入体内。

“小姑娘,你要去哪里?”

张怀发动车子开了出去,看了一眼后视镜问道。

姜烟抿了抿唇,思索片刻后才不答反问道:“你知道燕城哪儿最多算命摊子吗?”

她现在身无分文,也不知道家在何方,当务之急就是要赚钱,不然她今晚就只能睡大马路了。

张怀没想到对方会这么问,愣了一下才回道:“比较出名的就是什刹路那边了。”

“那就去什刹路吧。”

“……”

小姑娘看起来伤得挺严重的,不先去医院吗?

本来一个浑身是伤的小姑娘大晚上的出现在荒山野岭就够奇怪的了,现在听了她的话,张怀更觉诡异。

他没忍住问道:“小姑娘你是要去算命?”

姜烟摇头,“不,我是要去给别人算命。”

张怀:“……”

虽然你很漂亮,可你这一副活像刚从难民营里出来的模样,哪里像是会算命的样子?

想是那么想,张怀还是打趣地问道:“那你能帮我算算我什么时候姻缘到吗?”

好歹人家好心送自己,姜烟也没有小气,透过后视镜仔细观察了一下张怀的面相,然后说道:“你鱼尾奸门深陷,命主桃花,我劝你最好小心一点不要随意搭讪,不然很容易招惹桃花劫。”

张怀手一抖,小心肝怦怦跳着。

也不知道是这小姑娘真有本事还是误打误撞,他前几天确实因为搭讪了酒吧里的一个美女差点被揍。

“既然你都帮他算了,不妨也帮我算一个?”一直闭目养神的陆珒南突然凉凉的开口,语气完全不容人拒绝。

姜烟偏头看向陆珒南,半眯着眼睛。

没了煞气的遮挡,男人更显俊美,五官如雕刻般完美妖冶,气质温雅尊贵,是属于那种看一眼就能让人深陷其中的类型。

五岳端正朝拱,四渎清秀明亮。

是个福缘深厚,大富大贵,寿命绵长的天道宠儿。

可不知是何原因,他的眉心却笼罩着一股黑雾,形成了天人五衰之势。

这样的人,最容易吸引魑魅魍魉近身。

就如此刻,刚刚才被她清除干净的煞气,竟又以他为中心笼罩而来。

“这位公子印堂发黑,鬼气缠身,恐有厉鬼纠缠,若不尽快驱除,只怕性命堪忧。”姜烟直言不讳道。

空气,瞬间凝结成冰。

陆珒南盯着姜烟,眼神阴鸷如刀。

前面开车的张怀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小姑娘还真是敢说!

真不知道该说她胆子大还是该说她蠢。生怕她惹怒了三爷他也跟着遭殃。

这种时候又不敢插嘴,只能忐忑的祈祷三爷发怒别殃及池鱼。

几秒后,车厢里却响起了一阵轻笑声。

出乎张怀意料,陆珒南竟没有生气,反而问道:“你的意思是你能替我驱鬼?”

姜烟摇头,“那个鬼现在不在,我也没办法,不过……”

陆珒南挑眉,笑得有些嘲讽:“不过什么?”

姜烟没说话,直接伸手握住陆珒南的一只手。

张怀吓得一脚刹车踩了下去,“对不起三爷!”

不用看他都知道三爷现在的脸色一定非常吓人。

要知道三爷可是最讨厌别人碰自己的,上一个不怕死摸了三爷手的女明星,手已经被砍掉在垃圾堆里腐烂掉了。

正想着,张怀默默抹了把冷汗。

因为那小姑娘竟然神神叨叨地用手指在三爷的掌心画着什么。

更诡异的是,三爷竟然没有动怒,就这么任由着她乱来!

“可以了。”姜烟松开陆珒南的手,淡淡说道,“这道符可以保你三次,以后要是有需要,你可以到什刹路找我。”

她一般不做亏本生意,念在这两人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遇到的人,又好心送她,就当一报还一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