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范马范诗雨小说 范马范诗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范马范诗雨小说 范马范诗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范马范诗雨是作者似水流年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下面看精彩试读!数万年的经历,数万次轮回,只为了找到一个机会,回到妹妹失踪之前。而范马,他在第三万多次的回溯后,终于成功。他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再坚持数以万计的回溯,这也许是他唯一的机会,他不能再失去她,所以,范马决定率先出手铲除威胁。世界顶级的集团,暗中培养的生化兵器,隐匿于市的修真者、这个世界,远不止看起来那么简单。“你的血脉,对我修炼大有裨益。”“这种基因,可以制造顶尖生化兵器……”“敢动我血亲者,死!”

《万次重生:我成了世界帝王》 第5章 免费试读

小巷尽头的铁门内传来一阵骚乱,有人要出来了。

范马不敢耽搁,随手扔掉弯曲的钢筋,背起昏睡中的诗雨,迅速离开现场。

小巷尽头的铁门被砰地一声踹开,一群手持凶器的混混出现在小巷中。

“武哥,我来帮你。”

“啊……武哥你醒醒。”

“可恶,让他跑了。”

地下基地,一间豪华的办公室内,昏迷的张武被摆在厚实的地毯上,而李浩那张肥脸上,是压抑不住的愤怒。还有一丝惊慌。

“居然让人救走了,你们干什么吃的!”

李浩愤怒地一掌拍在桌面上,顿时实木的办公桌上一个手印清晰可见。

再有两天就到了给天诚集团交货的时间,如果这次交不上,那他就会被集团内部看他不顺眼的人挤下去,到时候谁也保不住他,那时这基地、这些财富、权利统统都会离他而去。

这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抓范诗雨的计划被人搅乱,三号据点也被人捣毁,现在张武出马也被打晕。

“范马是吧,看样子你应该觉醒了范家血脉,等着吧,我亲自来会会你。”

李浩看着桌面上范马的信息,眼里充满了怨恨和暴虐。

“发动所有眼线,两天之内,必须找到那两个家伙。”

下午,市中心,公园。

“就是这样,诗雨,所以我们被天诚的人盯上了。”

范马简略地给妹妹介绍了下现在的处境。

“也就是说那天的混混和今天的这个家伙不是意外,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抓我呢,我就是一个普通大学生啊。”

范诗雨抱着双膝坐在长椅上,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若是突然有一天有人要来抓你做实验,而原本和蔼可亲的老哥实际上是穿越了数万次才回到这个时间点救下自己,现在还被追捕,有家不能回,估计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有些接受不能。

“老哥你既然穿越过那么多次,难道就没找到什么绝对安全的地方或者什么值得信赖的人吗?”

“绝对安全?对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范马一拍额头:“差点忘了那家伙了。”

那是第二十四次,或者是第二十五次回溯,他还不是很清楚李浩基地的布置,在捣毁地下基地的时候失手了,差点死在里边,之后好不容易逃出来,却被天诚派出灭口的生化卫队追杀。

就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一个自称天诚前研究员的人出现在他面前,带他来到一个废弃的防核庇护所,在这里她收养了好几个被天诚生物实验无情残害的孩子,她便是因为看不惯天诚的残忍而选择反叛出那个无情的集团。

“好了,我们到了。”

草木丛生的山道,一个隐蔽的洞口出现在二人眼前。

当走进之后,里面是与洞口完全不同宽阔,水泥浇筑的结构全都给人坚固、可靠的感觉。

“滴滴滴……”

但就在二人走进这里之后,一个尖锐的警报响起,里边还能听到脚步声。

“哥,这里不是废弃的防核庇护所吗,为什么里面有脚步声?”范诗雨有些害怕,紧紧抱着哥哥的胳膊。

“放心,这里是当初是为了防止核战爆发而修建的,早在一九九零年就已经废弃,里面的人,我未来的那个朋友,就住在这里。”范马安慰着,坚定的语气不由让人信服。

“闯入者报上姓名。”

一个女性的嗓音从墙壁上的对讲器中传出来,范马上前一步,轻轻说道。

“姜玲,是你吗?你目前处境并不安全,天诚正在到处抓你,这里最多还有两个月就会暴露。”

他并没有危言耸听,回想上几次回溯,这里在两个月后会被李浩的一个手下意外发现,其中这些失败的实验体儿童也会被尽数处理,到那时只剩下姜玲和零逃了出去。

“追捕暴露?好吧,感谢你的情报,现在你可以走了。”

姜玲并没有相信这个突然冒出的男子,这个基地她已经和孩子们躲藏了好几年,怎么可能一个陌生人冒出来说会突然沦陷就沦陷了。

“姜玲,看来你并不相信我,但你看看这个。”范马掏出一颗天诚集团的印章“这颗印章在两公里外发现的,这足以证明我不是危言耸听,而且。”

他掏出一张银行卡;“我有足够的资金可以资助你,并且之后我解决掉天诚的的爪牙后,你就有机会能搬出这里,你们的资金不多了吧。”

对讲器那头的姜玲沉默了,她养着好几个孩子,唯一资金的来源就是依靠贩卖曾经在天诚的实验数据,而且这里只是临时庇护所,住人没问题,要说舒适是万万不沾边的。

“你怎么保证我的安全,万一我打开防爆门,就冒出一群生化杀手怎么办。”

姜玲有些相信他是抱着善意来的,但她不能因为一丝可能就让这些苦命的孩子们暴露在危险之下。

“这很简单。”范马靠近对讲器,熟络地和姜玲身边的那些小家伙打招呼,“小依、天天、阳光、米米、小喵。差点忘了,还有小零,你们应该能很清楚地感应到外面有几个人吧。”

而此时对讲里传出姜玲有些激动的话“你认识他们,难道你曾经也是天诚生化实验项目的研究员?”

“嗯,算是吧,不过以后我打算对天诚的人见一个杀一个。”范马咬牙切齿地说道,阵阵刺骨寒意不由自主散发而出,这时的他才是真正的模样,在妹妹身边的他都只是一层伪装,他再也变不回曾经的天真模样了。

“好吧,希望我的决定不会是错误,进来吧!”

沉重的防爆门拉起一人高的缝隙,在二人进入之后便立刻落下,发出沉闷的声音。

“啊!哥,那些?”范诗雨难以置信地指着跟在身穿淡黄毛衣女人身边的那些孩子们。

“很丑陋对吧。”姜玲摸了摸身边孩子头顶上多出来的猫耳朵,这是小喵,当初研究猫科动物基因和人类基因优点融合的失败品,原本应该被销毁,但她实在下不去手,带着她们逃了出来。

“不,她们真的是太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