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卿薄司珩免费阅读小说 白卿卿薄司珩第4章

白卿卿薄司珩免费阅读小说 白卿卿薄司珩第4章

白卿卿薄司珩是作者绝代西子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这本小说也是绝代西子的代表做。那么白卿卿薄司珩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白家破产,父亲跳楼,渣男劈腿,继母还将她用一个亿嫁进薄家!贴心闺蜜立刻给她送了一个精挑细选的男人安慰她,而这个男人正好就是她的新婚丈夫薄司珩!传闻薄少在外有一个心尖宠,对她百依百顺,为她豪掷千金,众人排队等着看白卿卿被踢出豪门的笑话。然而,直到后来众人才发现,那个被薄少养在外面的心尖宠就是薄少的新婚妻子白卿卿!众人瞠目结舌,薄少震惊之余却全是欣喜,“没错,是我媳妇儿!”

《顶级婚宠:薄少,太太有了!》 第4章 免费试读

跟自己姐姐在一起,白佑阳很快就忘记了刚刚发生的不愉快。

回到家后,沈君已经做好了饭。

三人刚坐在桌子上,白卿卿的手机就响了。

是二哥白佑谦打来的。

白卿卿划开,唤了声:“二哥。”

“卿卿,我跟大哥回来了,诗妍也写生回来了,你下午带妈和佑阳来白家聚一聚吧,我们好久没见了。”

白佑谦声音温和,说话不疾不徐。

白卿卿看了一眼母亲和白佑阳,道:“好,我下午过来。”

正好她去找丁红拿结婚证办离婚。

“你们现在住在哪儿?我来接你们。”白佑谦也知道因为家里破产,沈君被迫抵了房子,现在还不知道他们住在哪儿,关心地问了一下。

白卿卿神色柔和了一些,看着窗外阳光打在餐桌上,婉拒道:“不用了,我带妈妈和佑阳过来就行。”

“好,那我和大哥在家等你们。”

“嗯。”

挂断电话,餐桌上的气氛突然寂静了一下。

沈君表情不善,直接拒绝,“你跟佑阳去吧,我下午正好抽空去趟公司,不去白家了。”

这个公司不是已经破产了的白氏集团,而是十年前沈君和白卿卿父亲白桢叶离婚时,用分得的财产成立的一个制香的小公司。

规模不大,也就十几个人。

基本上处于不盈不亏的状态。

白卿卿不强迫她,低头扒了一口米饭,含糊回答着:“好。”

在她上面,还有三个亲哥哥。

但父母离婚时,法院却把三个哥哥判给了父亲。如果不是母亲以死相逼,她和白佑阳估计现在也在白家,独留沈君一个人。

而这些年,三个哥哥跟破坏他们家庭的继母关系不错,沈君心里一直堵着一口气,不愿见他们。

久而久之,关系也越来越淡,变成了现在这副局面。

她理解沈君,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儿子,却跟小三关系好,换谁谁都气。

吃完饭,白卿卿把碗收进去洗,却被沈君拦住了。

沈君说什么也不肯让她洗碗。

看着自己这个亏欠多年的女儿,沈君心中也很是歉疚。

出声问道:“你跟薄家的事就这样一直耗着吗?”

白卿卿眨眼,“也不算耗,我打算离婚了。”

“离婚?你们才刚领证,现在就提离婚,万一薄家的人不肯怎么办?”

她其实想说的是,薄家刚给了一个亿的彩礼,如果离婚,那这一个亿的债务就得落到白卿卿头上。

这才是她最担心的。

白卿卿笑了一下,眉眼弯弯,“妈,放心吧,顾宁会帮我的,我大概会向她借钱吧。没事的,不用担心!”

见自己女儿说得这样轻松,又像没事人这样笑着,她鼻子忍不住泛酸。

说了句:“但凡妈有用点,我家卿卿也不用受这些苦,背上这么大的债务。”

一个亿啊,要她一个大学还没毕业的小姑娘怎么还?

她跟白桢叶离婚十年,怎么白家破产,被逼到走投无路的反而是她们?

沈君恨白卿卿父亲狠心,更恨自己无能!

白卿卿侧头,看见沈君自怨自艾的表情,弯眉浅笑,拍了拍她的肩膀,道:

“妈,如果你的真想帮我的话,不如把伶香制业做起来,反正现在佑阳情况也稳定了,等伶香制业做到白氏集团那么大的时候,一个亿对你来说就不算什么了!说不定,到时候我和佑阳还要靠你养呢!”

原本白卿卿只是想岔开话题,安慰沈君,没有真的让她分心去做。却没想到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沈君心中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等洗完碗,沈君就拿着包去公司了。

白卿卿则带着白佑阳去了自己的房间,把u盘插在电脑上,拖出一份压缩的文件,上传到一个网页里。

今天是GQ设计大赛的最后一天,她得在比赛通道关闭之前把电子稿传上去。

传完之后,白卿卿才起身,带着白佑阳去白家。

车上,白佑阳好奇地问她,“姐姐,你是不是在参加什么比赛?”

白卿卿一愣,莞尔一笑:“你看见了?是GQ设计大赛,第一名的奖金有30万。心不心动?”

白佑阳张了张嘴,欣喜道:“心动!等姐姐有钱了,就去治眼睛,姐姐眼睛这么漂亮,一定不能瞎!”

两年前,在白氏集团跟着父亲白桢叶制香的时候,白卿卿不小心喝下了含有刺激神经的饮料,让自己瞎了。

当时刚上大二,宁大的校长还给她专门设置了一条绿色通道,让她一个人用盲文学习。

直到去年,她的眼睛才治好。

但这些别人都不知道,只以为她是短暂性恢复,以后还会瞎。

白卿卿笑道:“姐姐眼睛已经治好了,等拿到奖金,我们换个大点的地方住,再把顾宁和八爷请来,我们好好聚一聚。”

“好!”白佑阳高兴得拍手。

白卿卿笑着看向窗外。

这笔钱,她是想等丁红把国外的那个神经专家介绍给她后,拿来给白佑阳治病的。

虽然她从小在阳城长大,没有跟沈君和白佑阳住在一起,但是来宁城三年,他们一直都护着她,对她好。

尤其是白佑阳,会把所有好东西都留给她。

她也想为他们做点什么。

……

从会议室出来,郁澍就跟在了薄司珩身后,“薄总,GQ推出的设计师比赛赛程已经结束了。这两日就会选出最优作品,到时候,直接让前三名去GQ面试吗?”

“嗯。”薄司珩径直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面试的结果到时候发来我邮箱,我要过目。”

“是。”

GQ是薄司珩当年上大学时自己出去历练成立的公司,他极其重视,尤其是设计师,每一个进GQ的设计师他都要亲自过目。

郁澍跟着进去,把刚刚董事们给他需要薄司珩签字的文件放在他桌上。

薄司珩打开文件,狭长深邃的眸子扫着上面的内容。

一目十行,看完之后拧开钢笔,唰唰唰地签下自己的大名。

郁澍等他签完那堆文件,才道:“薄总,市郊区平月湖那个项目今天下午四点有庆功宴,主办方邀请您去一趟。”

“知道了。”

得到回答,郁澍才抱着文件走出办公室。

……

另一边,出租车缓缓驶上市郊的山路。

刚开上山,就看见了一处处坐落的别墅苑。

白家的别墅在市郊区平月湖5A级的风景区旁。

半山腰处,视野开阔、风景迷人。

不用怀疑,住在这里的人都是有钱人。

车子停在别墅苑外。

白卿卿带着白佑阳一起走了进去。

二哥白佑谦提前跟别墅苑的保安打过招呼,所以他们直接被放行了。

走到白家别墅门前,白卿卿按响了门铃。

开门的是小邹,据说是邹嫂的亲妹妹,约莫二十左右。

看见是她们,原本在笑的脸骤然拉下来几分,眼珠子一转,往里面喊了一句:“二少爷,沈家的小姐和少爷来了!”

父母十年前离婚,白卿卿和白佑阳户口在沈君那儿,可不就是沈家的小姐和少爷吗?

白卿卿装作没听出她话里的弦外之音,忽然朝她笑了一下。

笑容渗人!

小邹后背一凉,嘴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卿卿小姐,你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