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宠妻如命宋墨陆时律未删节小说免费阅读

陆少宠妻如命宋墨陆时律未删节小说免费阅读

热门好书《陆少宠妻如命》是来自作者阿铃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宋墨陆时律,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惊!堂堂陆家太子爷竟然被女人甩了。前脚陆大少被甩的新闻满天飞,后脚陆大少的夺命连环call就打到了宋墨手机上。“宋墨,过来,陪我喝酒。”宋墨从小陪陆时律长大,感情深厚,但与爱无关。酒后荒唐,他醉眼猩红,“你是对我最好的人,我有难,你要不要为我两肋插刀?”她仗义的点头,别说两肋插刀,就是被他插刀两肋都行。陆时律如狼似虎的盯着她,说,“那好,明天带上户口本,我们结婚。”宋墨懵了,竹马变老公,这题超纲了啊喂!

《陆少宠妻如命》 第2章 免费试读

凌晨两点。

宋家小别墅二楼的一间房里响起了一阵公鸡的叫声。

“喔——喔——”

叫声刺耳至极。

宋墨微微地睁开了眼睛,扭头看了一下窗的方向,厚重的窗帘遮住了她的视线,看不到外面的情景,不过还是可以确定天色并未亮。

再透过淡黄色的台灯灯光看向摆在床头柜上的小闹钟,凌晨两点,心里忍不住腹诽着:公鸡打鸣居然提前了。

咦,不对,这哪里有公鸡呀?

“喔——喔——”

公鸡叫声还在不停地叫着。

宋墨这才反应过来,是她的手机铃声。

她连忙坐了起来,一手摸到了手机握在手上,一手扯着薄被盖着自己的身子,心里想着空调开得低了点儿。

来电显示是陆时律。

宋墨按下了接听键,心里有点疑或,这个时候陆时律那家伙怎么还打电话给她。“时律,凌晨两点了耶。”

宋墨开口,犹带着睡意的声音有点慵懒,有点抱怨,不过很动听。

“宋墨,过来陪我!”

陆时律的声音很低沉,极富磁性,让人仅从声音上就会对他心生好感。

宋家和陆家也算是世交了,宋老太太和陆老太太据说是同学,也是知己,两个人结婚后还保持着联系,一直到现在。只不过宋家不像陆家那般富足,虽然也有一间服装公司,却是仰着陆家的鼻息生存。

宋墨自小便和陆时律相识,大她四岁的陆时律小时候不理她,少年时期护着她,现在大家长大成人了,两个人却成了好哥们。两个人可谓青梅竹马,可惜她不是陆时律的青梅,陆时律也不是她的竹马。

陆时律对宋墨很好,在陆家,把宋墨当一回事的人除了老太太之外,就只有陆时律了。

“啥?”

宋墨愣了愣。

让她过去陪他?

他大爷是夜猫,平时喜欢凌晨过后才睡,她可不是,此刻正是好梦正酣之时,他大爷竟然叫她过去陪他!

“过来陪我!”陆时律的声音更低更沉了。

“理由。”

宋墨一边滑下床,一边问着。

“过来再告诉你。”陆时律的话有着点点诱哄。“理由绝对是惊天动地的。”

他失恋了,A市的太子爷失恋了,嗯,算是“惊天动地”了。

“好吧,有你这样的哥们,倒霉。”宋墨抱怨一声,便挂断了通话,迅速地换过衣服,拿着手机和车钥匙离开了房间。

片刻后,一辆白色的比亚迪S6开出了宋家的小别墅,往紫金山花园开去。

紫金山花园是A市有名的别墅区,这里寸土寸金,能住进这里的人非富即贵。陆家大宅在紫金山最深处,集三栋别墅为一栋,是这里最大的一栋别墅之一。

此刻的陆家院落里古色古香的八角凉亭下,陆时律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拿着酒杯,正在倒酒。那两片性感的唇瓣除了喝酒的时候会动,其他时候都是紧紧地抿着,眼神沉冷又难测。

因为夜色已深,陆家人都不知道他在这里喝酒,管家明叔知道,又不敢多事地问他,只能隐在暗处担心地看着。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吧,陆时律听到了外面传来了汽车的声音,他扭头,视线往别墅门口看去。宋墨没有按响车喇叭,此刻可是凌晨两点多,大家都在睡觉,她不想吵醒陆家人。她把车停在别墅门前,就往车外面钻出。

陆时律看到宋墨的身影时,眼神慢慢地变深,嘴角略略地弯了弯,似乎在笑,但再细看的时候,又看不到他在笑。

宋墨不像唐燕那样高佻,她只有一百六十公分的身高,要是往陆时律面前一站,气势立时矮一大折。

一张秀丽的脸一向不化妆,什么时候都很干净,也不像别人那样长着斑或者痘痘,眼睛很大,灵动又迷人。心地纯良脾性好,但绝对不是任人欺凌的软柿子,不太爱计较,有点不拘小节,给人一种迷糊的错觉。

佣人们都在睡觉,陆时律又坐在那里喝酒,宋墨压根儿就不指望陆时律会好心替她开门,他已经看到她了,还坐在那里雷打不动的,摆明了“爷不会帮你开门的”。

宋墨站在门前,仰起头看了看眼前的别墅大门,目测着高度。

这丫头打算翻门而入吗?

她不会叫他开门吗?

陆时律饶有兴趣地转动着酒杯,看着外面的宋墨。其实只要她叫他,他还是会替她开门的。

下一刻,宋墨双手抓住门身上的小柱,脚就往上蹭,手臂同时施力。娇俏的她,还真的打算翻门而入。

“宋小姐,小心哪。”

一直隐在暗处担心着自家大少爷的明叔,听到汽车声响,闻声而来,没想到来客不按门铃,竟然翻门而入,而且来客还是自家大少爷非常在乎的宋墨,吓得明叔三步并作两步跑出来,急急地冲宋墨叫着。

宋墨听到明叔的叫声,脸现些许的窘色,随即嘻嘻地笑着,一边取消翻门而入的动作,往地面上跳落,一边不好意思地说着:“明叔,对不起,吵醒你了。”

明叔替她开了门,笑了笑,然后又扭头偷偷地看了依旧坐在凉亭下,好像不把宋墨到来当一回事的陆时律,低声对宋墨说道:“大少爷今晚一回来就坐在那里喝酒,差不多一个小时了。”

“哦?”

宋墨很八卦地挑了挑眉,凑近明叔的身边,八卦地问着:“那家伙一向意气风发的,怎么会酗酒?”

话音落,宋墨忽然觉得有两束视线像电光一般向她射来,还夹着冷意。

她缩了缩,赶紧摸摸鼻子,嘻嘻地笑着从明叔身边走过,向坐在凉亭下,此刻正拿着黑眼珠儿瞪着自己和明叔的家伙走去。

“迟到了。”

宋墨才走进凉亭里,陆时律就沉沉地吐出了一句话来。

宋墨立即不客气地反驳着:“你以为我的车是你的兰博基尼吗?”

瞟了她一眼,陆时律依旧沉沉地说着:“奔驰,宝马,随你选。”只要她接受,就算是他的兰博基尼,他都可以送给她的。

可惜自九年前他对她……之后,他就只能这样对她,宠在心尖上,却不能说爱。

陆时律的眼神神色忍不住再加深了几分,隐隐之中还有着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