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恶毒王妃:我靠养崽儿逆袭了小说全集免费阅读 孟无忧君瑾尘最新章节

穿成恶毒王妃:我靠养崽儿逆袭了小说全集免费阅读 孟无忧君瑾尘最新章节

《穿成恶毒王妃:我靠养崽儿逆袭了》是一起看月创作的穿越架空小说,小说中的人物写得花开千朵、各表一枝,对人心的把握很准,强烈推荐。穿成恶毒王妃:我靠养崽儿逆袭了小说试读:末世医学大佬孟无忧一睁眼,发现自己穿越古代,成了为假千金替嫁的窝囊真千金。真千金命苦,泥腿子养父母虐待她,侯府亲人算计她,王爷夫君嫌弃她,太妃恶婆婆诬陷她。真千金还受人挑唆,成了货真价实的恶毒继母。孟无忧撸起袖子一番凶猛虐渣后,想要悄悄溜走,不想便宜夫君是个狠角色,一次一次套牢她。“本王愿意与你暂时做假夫妻!”“王妃若与本王和离,皇帝或宣你进宫为妃,不如继续合作……”“照顾孩子一年,期满还你自由!”为了能在这个皇权世界安咸鱼养老,孟无忧兢兢业业养崽崽。不料,一不小心养出一个又一个狠人。一年期满,她卷了包袱要走。俊美冷酷的男人将她圈住怀里振振有词,“这些都不是本王的孩子,王妃任务未达成,不能走……”

《穿成恶毒王妃:我靠养崽儿逆袭了》 第2章 免费试读

肃太妃被她的蠢话逗得差点笑出声。

真是个蠢货!

虽说,君知月并不知道是君如眉推的她,但这一年多,孟无忧一直在虐待君知月三人。

君知月每次见到孟无忧都像见了鬼一样……

绝对不会维护她。

这样还要去对证,简直自寻死路。

肃太妃掩饰住幸灾乐祸,正要答应。

她身后一身粉色襦裙,娇俏甜美的孟无霜,绽出一个温婉的笑容,柔声开口。

“……瑾尘哥哥,妹妹自小长在山野,手脚粗重,行事难免鲁莽,霜儿相信她一定不是故意伤的月儿,现在否认肯定是担心责罚过重。

这也是人之常情,所以瑾尘哥哥,如果霜儿用雪莲断续膏给月儿做补偿,你能不能原谅妹妹这一次?”

君瑾尘惊讶的看向孟无霜,“你竟然有雪莲断续膏?”

肃王妃也是一脸震惊,“你说的……是那种能让断骨完全长好的神仙续骨膏?”

“是!”

孟无霜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这是霜儿偶然所得,已经在其他人身上试过,确实有断续接骨的功效。

本想无偿赠送,可是妹妹如此冥顽不灵,霜儿只能……只能以此求一个人情,瑾尘哥哥,求你放过妹妹这次吧,或者责罚轻一点,只让她跪几天祠堂?”

孟无忧,“……”

真好心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将药拿出来?

舍不得?

那为什么不等老娘对证完?

分明有阴谋!

她半个眼神也不给孟无霜,目光灼灼的看着君瑾尘,“不!夫君,月儿受伤真的不关我的事,我要去对证!你让我们先对证好不好?”

君瑾尘迫不及待要给君知月用雪莲断续膏,也恼怒于孟无忧对孟无霜那不知感恩的态度,冷声喝道,“冷风、冷雨,押她去祠堂!”

两个全身黑的女护卫立刻从柴房外应声进来,粗鲁的将孟无忧架去了祠堂,狠狠扔在了地上。

虽然被迫罚跪,但手脚上的绳子好歹解开了。

孟无忧蹙眉去摸伤口,从空间里拿出了许多东西来用。

比如暖贴、软乎乎的抱枕,还有水和食物……

两名女护卫一直在外面看着,她不好身体一起进空间,但能暗戳戳做很多事。

孟无忧拿出小镜子查看如今的容貌。

虽然现在脸还有些肿,但不难看出,原身的容貌与她前世一模一样,是个迤逦无边的美人儿。

只不过,原身十五岁之前一直黑黑瘦瘦,被人忽视了美貌。

回到京城后,慢慢养得白***嫩了,但举止粗俗,且不会打扮,美好的容貌一如既往被忽视。

孟无忧为原身感叹一声,一边吃着甜甜的圣女果,一边在空间扒拉她接下来有可能会用到的东西。

两刻钟后,孟无忧琢磨着君知月那边差不多,娇滴滴的请求两名女护卫,“两位漂亮姐姐,我想如厕!劳烦你们送我去茅房一趟好不好?”

两名女护卫被她“漂亮姐姐”四个字肉麻得寒毛一竖,鸡皮疙瘩滚满地。

她们嘴角抽了抽,对视一眼,双无可奈何进屋将孟无忧架去茅厕。

王府下人用的“公共茅厕”,还算干净。

孟无忧进去后,迅速闪进空间在空间别墅的现代化厕所里解决了生理问题。

拿了电棍,准备出去电晕两名女护卫,偷偷去君知月那里……对证,却发现其中一个已经闯进了茅房。

她来不及出去,只好不出去,眼睁睁看着两名女护卫大喊着“不好,孟无忧逃跑了”……跑远了。

“……”

算了,现在出去讨不了好,不如让他们先乱一会儿。

她正好趁此机会洗个澡换身衣服。

这个世界的女子多是齐腰襦裙的打扮,孟无忧很快在自己的存货里挑出了一身绿色交领齐腰襦裙。

这身襦裙最大的亮点是裙身从腰身往下是由深到浅的渐变色……

是这个世界达不到甚至想不到的工艺水平。

但那又怎么样呢?

原身臭名远扬,孟无忧觉得,她若想要以后的日子好过,低调洗白的路子走不通,必须得来点狠的。

她穿戴整齐,用一条洁白的面纱蒙住眼睛下面红肿的脸庞。

一个云鬓峨峨、眉似新月、妙目盈盈、身姿窈窕的妙龄女子出现在一面大衣镜前。

甚好!

孟无忧打了一个响指,提着裙摆、屏住呼吸闪出空间,再从茅房飞奔而出。

大概是都被派出门捉她了,院子里没看到半个人影。

孟无忧循着原主记忆,一溜烟去了原身的卧房。

这是原身与君瑾尘大婚的洞房。

原身嫁过来后一直独自住在这里。

半年前,肃太妃曾将这里洗劫一空。

昨天一应摆设紧急归位,整个屋子看上去干净而华贵。

孟无忧拣了几样喜欢的古董书画丢进空间,走到床后按了一下后墙上一个小凸点。

不几瞬,一个约摸三个平方的密室出现在孟无忧面前。

这个密室是原身半年前发现的。

里面什么都没有。

孟无忧懒得找箱子,直接将空间里那种一千克一个的金条倒了一千个在地上,转身关上密室,大大咧咧找去君知月的卧房。

轻轻推开门,她四处寻找君瑾尘。

却发现……他不在。

屋子里只有肃太妃、孟无霜、她的两个便宜继子和一男一女两个太医。

只六岁的君知寒和君知白站在君知月的床边,红着眼睛大声哄着哭得撕心裂肺的小人儿。

“妹妹别哭,太医说了,很快就不疼了,你再忍忍。”

“妹妹别怕,我和大哥会一直陪着你的……”

“妹妹……”

孟无忧趁此机会,大喊一声“月儿宝贝,娘亲来陪你啦!”

“嗖”的跑到床边,一把抱住君知月,疯狂的往她身上输送灵气,为她止痛。

这个世界没有麻药,也没有止痛药,虽然有土制的麻沸散,但效果不尽人意且副作用极大。

左边小腿骨折的君知月早就哭的眼睛红肿,没能认出孟无忧。

但她早就哭累了,灵气让疼痛蓦然停止后,她瞬间昏沉起来。

肃太妃、孟无霜和君知寒、君知白因为孟无忧那一声喊,认出是她,一个个惊讶的瞠目结舌。

君知寒、君知白吓得差点跳起来,回神后拼命撕打孟无忧。

“坏女人!你快放开我妹妹!”

“父王!快来救妹妹!快来救妹妹啊!”

“父王救命!”

“……”

俩太医有点懵,想要上前查看君知月的情况,却不敢贸然上前!

孟无忧故意等了片刻,才一脸无辜对两位太医解释,“月儿一直是这样,但凡不舒服,就会紧紧抱着我,她说这样她就不痛了。”

她说着,将君知月放开,委屈的说道,“不信你们自己看,我一放开,她准哭。”

君知月被放开后,瞬间疼醒,立刻不顾一切的嚎啕大哭!

孟无忧重新抱起她,她哽咽了一下又停止了哭泣继续沉睡。

两位太医不知所措。

孟无霜犹豫了一下,夺门出去找君瑾尘。

肃太妃指着孟无忧哆哆嗦嗦说不出囫囵话,“你……你……妖……妖……”

孟无忧一定是妖怪附体了……

两个太医确定孟无忧的身份,不再害怕,鼓起勇气上前查看君知月的情况。

两人刚检查完,君瑾尘就带着一大帮护卫神色肃然的走了进来。

屋子里的温度骤降,孟无忧机敏地抱住君知月缩到床角,大声嚷嚷,“……夫君,冷静!

你看,我没有骗你,我一直对月儿特别好,月儿也一直当我亲娘一般。

不信你问问这两位太医,小孩儿不舒服的时候,是不是只有她最信赖最喜欢的人的怀抱可以安抚?”

她以为自己缩在床角,君知月在她怀里,君瑾尘不敢贸然行动。

却不想,她话刚说完。

君瑾尘手一挥,孟无忧喉头一紧,瞬间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