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李承宗李建成郑观音小说免费阅读无广告

(完整版)李承宗李建成郑观音小说免费阅读无广告

李承宗李建成郑观音是著名作者南山堂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书中李承宗李建成郑观音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古代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咱们接着往下看如今只是不知道李承宗折腾出的东西,是不是真的跟鸡鸭自己孵化的情况一样。”萧瑀这一生算是博学多才了。因此接受能力也算是比较高的。“孵化鸡蛋这种事情,就算最终成功了,可是皇上喜爱牧丹,结果他便大规模栽种牧丹。

《可不可以别叫我大郎》 第1章 可不可以别叫我大郎 免费试读

武德四年秋。

对于大唐来说,这是一个丰收的季节。

这一年,跟大唐鼎足而立的王世充和窦建德都被李世民灭了。

李靖带着大军在荆楚之地也是势如破竹。

大唐的国势已经无人能挡。

不过对于东宫来说,今年却是谈不上什么顺利。

李建成的嫡长子李承宗在上个月患病,差点丢了小命。

手下大将薛万彻又在刘黑闼手下吃了败仗,被俘后逃亡而归。

而偏偏这个时候,因为李世民的功劳太大,李渊设立天策上将这么一个新位置来安置他。

这可是比王公诸侯都要高,几乎类比东宫的位置。

可想而知,李建成的心情有多不好了。

所以这段时间,整个东宫的气氛都很是压抑。

“大郎,你快下来,阿娘也是为你好,才让阿耶另外安排教谕给你上课的。”

东宫的一处屋顶上面,一个孩童坐在那里,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可能。

一名美妇在院子里很是焦急。

“阿娘,我以后不练武了,但是我也不想学什么《论语》、《春秋》,可以吗?”

“不行,你作为陛下的嫡长孙,怎么可能不学无术呢?

以前你还小,天天想着要练武,说什么要帮阿耶征战天下,那就算了。

可是你看看你都干的什么事情?”

“我没干什么事啊。”

屋顶上面,李承宗很是无奈。

一个月前他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世界,成为了差点病逝的李承宗。

明明自己这个月什么都没干,都在养病了,结果却是有那么多的锅要背。

“你好意思说你什么都没干?

柴令武的眼睛是谁打肿的?

李承乾头上的大包是哪来的?

还有,鲁王殿下虽然比你小,但那是你王叔啊,你怎么可以骗他钻你裤裆?”

郑观音觉得自己好累。

李建成这段时间心情不好,不大管东宫内部的事情。

太子詹事李纲跟李建成的关系不大好,所以实际上也不怎么管东宫的事情。

虽然东宫除了詹事府之外,还有两坊三寺十率府,各种官员有不少。

但是世子李承宗的事情,却是没有几个人管得上。

最关键的是管不了。

这么一来,李承宗就差没把长安城闹翻天了。

“阿娘,我们还是孩子啊,孩子之间闹一闹,不是很正常吗?”

“你已经八岁了,不小了。作为皇长孙,你不带个好榜样,你让弟弟妹妹们怎么办?”

”那些教谕讲述的东西实在是太枯燥了,我一听就头疼。”这个时候,屋顶的李承宗眉头一皱,右手扶着额头,说:“哎呀,不行,别说了,我想一想都觉得脑壳痛。好疼,疼死我了!“

“小心,别摔下来了。”

看到李承宗的反应,郑观音也很是担心。

“这一次的教谕,跟以前不同的。”

作为太子妃,郑观音平时都是端庄大气的模样。

但是每次碰到自己的长子,情况就会变化,郑观音对李承宗是又喜爱又头疼。

“能有什么不一样,不都是天天在那‘之乎者也’嘛。”

虽然最近一个月都在养病,但是病情好转之后,李承宗就开始被安排去读书了。

繁体字他倒也不是完全认不出,但是那连断句都没有的《论语》等书籍,他实在是看不下去啊。

「不学礼无以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竖排的这种一竖竖文字,现代人谁看得下去?

所以上了几天学之后,李承宗就开始变着法子逃学了。

装头疼,装腰疼,装肚子疼,装嗓子疼……

就差没说自己肾疼了。

但是没用,最终还是被逼着学。

所以他开始放大招了。

再逼我读书,我就从屋顶跳下去。

“这一次阿耶安排的教谕是褚遂良,是率更令欧阳询的弟子,我专门打听了,他是很有才华的。”

“有才华又怎么样……等一下,阿娘,你说教谕的名字叫什么?”

“褚遂良啊,怎么?大郎你也听说过他的大名吗?”

“阿娘,褚遂良在哪?我觉得作为大唐皇长孙,确实也有必要多学习一点知识,好为阿耶分忧解难,给弟弟妹妹做一个好榜样。”

屋顶上的李承宗,表情立马变了。

最近一个月,他在东宫养病的同时,也是没有少花时间去了解这个时代。

前世作为民营钢铁厂的工程师,在工作之余他也兼职写网文,对初唐的历史还是比较熟悉的。

按照历史发展,过个几年玄武门之变爆发,他这个嫡长孙是必死无疑的。

哪怕是他现在跟李建成说要先下手为强,也是没有什么用处。

毕竟,自己才八岁,说什么话都没有人听。

所以李承宗想了一个月,觉得自己最需要做的就是在这几年内积蓄实力。

然后谈其他的东西才有意义。

而要这么干,必然就需要人才啊。

那些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人物,他倒是都记得。

但是怎么去招揽,就是个大问题了。

现在有人主动送上门,他肯定不能放过了。

“哼!你要是真想为阿耶分忧解难,就没有今天这一出了。”

就在这个时候,李建成也下朝回来了。

史书上虽然说他荒色嗜酒,田猎无度。

但是经过这个月的观察,李承宗发现情况其实并不是这样。

相反的,李建成很有气度,总是给人一种儒雅的感觉。

哪怕是对上自己这个叛逆的儿子,也很少说重话。

当然了,李承宗会变成这个样子,也可以说是有一份李建成管教无方的罪名在里头。

“夫君,你回来啦,大郎跟我闹着玩呢。”

李建成回来了,郑观音自然就站在旁边,把事情交给他这个当家人来解决。

不过,这个时候她有点为自己儿子的屁股担心。

“褚遂良是我专门给你请的新教谕,你要懂得尊师重教,不要老是给我惹麻烦。”

李建成今天显然没有**儿子的心情,说了一句之后就准备转身走人。

“知道啦,我现在就去找褚教谕。”

屋顶上的李承宗一个翻身,右手抓住屋檐,然后直接跳了下来。

这个骚操作,把郑观音的冷汗都快要吓出来了。

前段时间李承宗病重,她就担心的半死。

现在病好了,似乎需要担心的事情一点也没有变少啊。

“大郎,你已经八岁了,今后可不能如此顽劣了。”

“阿娘,可不可以别叫我大郎?”

虽然李承宗知道“大郎”这个词在唐朝没有特殊含义,但是架不住自己心中不舒服啊。

“啊?你是老大,不叫你大郎叫什么?”

李承宗:……

果然,反抗是没有用的。

那就只能享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