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惠凯刘翠花是啥小说 梁惠凯刘翠花免费阅读无广告

梁惠凯刘翠花是啥小说 梁惠凯刘翠花免费阅读无广告

梁惠凯刘翠花是作者东郭老农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一部穷小子的励志史,有险恶,有正义,有美女……

《穷小子奋斗史》 第12章 恶有恶报 免费试读

既然决定要去找人,两人开始研究怎么走。这儿的煤矿和砖厂很多,不能靠两条腿走路,哪要到猴年马月才能找到?梁惠凯提议道:“要不咱们买辆自行车,这样还能快点。”刘若雁说:“买辆车子倒是个办法,但是咱们的钱要省着点花,别人没有找到,钱没了,咱们要饭不成?”

梁惠凯说:“姐,我去住小旅馆,这样就能省钱。”刘若雁说:“你把我当千金小姐啦?以后咱们有难同当。你的这个建议不错,住小旅馆能把当天的吃饭钱省出来。走,咱们退房,吃饭去。”

退了房间,两人去街上找饭馆。帅哥靓女走在街上倒也般配,引得众人之侧目。刘若雁不禁想到,人生真是奇怪,打破脑袋也想不到会和梁惠凯的命运有交际,会和这个傻小子这么亲近。梁惠凯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他的善良、他的勇敢、他的男人气概深深地在刘若雁心里打上了烙印,和他并肩走在街上,心里却是幸福满满。

两人到街上吃了份饺子,又开始找旅馆。走着走着,就到了那条卖矿山设备的街上。两人不由自主地看着那家卖矿山设备的小门脸,梁惠凯恨意顿生,说道:“姐,我真想去把那家伙打一顿。”刘若雁说:“用拳头解决问题那是最笨的办法,出门在外能忍就忍,不要老冲动。”

梁惠凯不甘心地说:“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我就是气不过。我的信条就是对付野蛮的人就要用野蛮的办法,咱们不能吃了这个闷亏。”

刘若雁说:“你这是以暴制暴,不得已的时候倒也可以,但是一定要学会控制自己。你要知道:水深不语,人稳不言。人生在世,要学会淡下性子,学会忍住怒气面对生活的不公平。”

梁惠凯心里不服,但是也不敢再和刘若雁争论什么。看着看着忽然问道:“姐,你会骑摩托吗?”刘若雁得意的说:“摩托算什么?姐还会开汽车呢。”说完,见那家店的门口放着那辆小摩托,还插着钥匙,忽然意识到什么,问道:“你不会是打那辆摩托的主意吧?”

梁惠凯嘿嘿一乐说道:“英雄所见略同!我就是这个意思。咱俩演个双簧,一会儿我去店里和他吵架,你在外面把车开走,你看怎样?”刘若雁紧张的说道:“不好吧,姐长这么大还没干过坏事呢!”梁惠凯说:“这不叫坏事,这叫罪有应得。行吗姐?咱们合作一把。”

刘若雁感到既紧张又刺激,搓搓手说道:“你这坏小子!要不咱们试试?”梁惠凯乐了,说到:“姐,你别紧张。你想,有了这辆小摩托,咱们再找人就方便多了。那句话怎么说的?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就当他为咱们做贡献了。”

刘若雁被逗乐了,笑道:“你的破理论还挺多,咱们这是什么大事啊?倒是偷人家摩托才是大事儿呢。”梁惠凯不以为然,说:“孔乙己不是说了吗?读书人的事不能叫偷。你是大学生,所以咱们这不叫偷。”

刘若雁嘲笑道:“不学无术!人家说读书人窃书不能叫偷。”梁惠凯一乐:“道理一样!咱们说好了,我去里边闹事,你把摩托开走,然后咱们到那条街的拐角处会面。不要犹豫,开始行动。”说完,梁惠凯生怕刘若雁反悔,迈着大步就过去了。

梁惠凯撩开厚厚的门帘进到店里边,见老板正坐在椅子上吞云吐雾,大声喊道:“老板,还认识我吗?”老板还不知道梁惠凯逃出来了,猛地见他进来吃了一惊,噌地站了起来,壮着胆子说道:“你这个湖北佬胆子还不小,逃出来了还敢来这里逞威?你想干什么!”

梁惠凯说:“我想干什么?你说我想干什么?难道我是来感谢你的吗?”说完,抡起拳头砸在桌子上,只听“砰”的一声,吓得老板一哆嗦。

梁惠凯见状,心道,也是个纸老虎!冷笑道:“你说的对,我是外地人,正因为我是外地人才不怕你呢!今天我要把你的店拆了,我看你还能怎么滴!有本事你报警,咱们上警察局说去。”

说完,梁惠凯双手用力摇动货架,就想把货架推倒。货架没推到,货架上的工具、材料哗啦哗啦地往下掉。老板大怒,我不敢报警,我还不敢打你?在我店里行凶,打死你我也是正当防卫!想到这儿,弯腰就要捡起地上的撬棍。

梁惠凯看得清楚,哪能让他得逞?一个箭步过去踩在撬棍上,然后揪住老板的衣领,像老鹰抓小鸡一般拎了起来,恶狠狠的说:“你是想逼我动手吗?既然这样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今天我就把在砖厂挨的打都还给你。”

说完,梁惠凯“砰”的一拳打在他的小腹上。梁惠凯攒了一天多的怒气终于有地方发泄了,这一拳势大力沉,打的那老板“嗷”的一声惨叫,缩在了地上,骂道:“你小子敢在我的地盘上作乱,我会弄死你的!”

这时,梁惠凯听着外边摩托开始发动了,心里高兴,这个香姐还挺勇敢的嘛。为了转移老板的注意力,又再他的肚子上踢了两脚,喝道:“是吗?那我先弄死你!”

老板被打的惨叫不断,梁惠凯担心引起邻居的注意,喝到:“再喊我打死你!”好汉不吃眼前亏,老板顿时闭上了嘴。

看老板是个欺软怕硬的主,梁惠凯的脑子忽地灵光一闪,蹲下来拍着老板的脸说道:“他们从我兜里掏了五百块钱,还打了我十来辊,你说咱们的帐该怎么算?”老板冤枉,委屈地说:“不会吧,他们说你身上一共几十块钱。”

梁惠凯抡起拳头又在他后背上打了两拳,喝道:“他们那帮无赖的话你也信?我说五百就是五百,我那是美元知道不?”

这两拳打的老板内脏移位,想喊都喊不出来,疼得眼泪都出来了。缓过劲来,哀求道:“我把钱给你,你别打我行吗?”聪明!梁惠凯站起来又踢了一脚说:“看你态度还好,我就少打你几次吧。”

老板佝偻着腰站起来,哆哆嗦嗦地从抽屉里拿出五百块钱给了梁惠凯。梁惠凯得意洋洋地接过钱,用钱在他脸上甩了几下训斥道:“你没听说过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吗?连我都敢惹,你他奶奶地真是活腻了!以后少做点恶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知道不?”

老板可怜兮兮地说:“我只是介绍工作的,他们做的事我不知道。”梁惠凯呸了一声道:“你们蛇鼠一窝,我还不知道?不过看在你还算明事理的份上,今天就放过你,老子走了!别以为这事就完了,回去告诉那帮龟孙子,过了年我会带一批人来把你们的砖窑砸了!”

梁惠凯憋了一天的恶气终于释放出来了,雄赳赳气昂昂地出了店。一出店门,撒丫子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