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国医神在线免费阅读 李飞韩雅萱无删减小说

镇国医神在线免费阅读 李飞韩雅萱无删减小说

《镇国医神》是一本非常经典的都市生活类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徒手摘核弹,小说人物名叫李飞韩雅萱,下面看简介:为给女儿治病,离家二十载。学医归来的李飞却面对的是一纸离书。只因他无能,窝囊,废物……当李飞签下名字的时候,他想告诉全世界,他不想在低调下去,他想要这天,这地,都要为之臣服。

《镇国医神》 第6章 激化矛盾 免费试读

这是华夏第一代身份证。

十年前就已经废止了啊。

如果不及时更换新一代身份证的话,平时别说坐飞机,就连火车和大巴车都做不了的。

“你……你……”当警察这么多年,萧然自认为自己平时也和很多牛鬼神蛇打过交道,但像李飞这般怪人他还是第一次见。

“警官,有什么问题吗?”萧然的失态,让李飞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么多年,你就没有更换过身份证?”萧然连忙追问。

李飞笑着挠了挠头,“我这身份证使用年限是二十五年,还有两年才过期呢,没必要更换啊。年轻时候拍的照片自然和现在有些差别,还请你仔细核对一下。”

萧然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回答。

旁边的群众倒是提醒了一句,“我记得抖音上说,在科技不发达的时候,很多恶贯满盈的罪犯为了躲避有关部门的追查,会逃到深山老林里面去。”

“对,我也想起来了,我们老家就有类似的情况,上世纪侵犯小姑娘,然后躲到山林中,前些年下山偷东西被抓,警察废了老大的劲儿才给这家伙定罪。”

“萱萱别和他靠得太近,万一这家伙被警察戳破真实面目,把你当人质,你跑都不跑了。”

所有人瞬间向后退了数十步,想起刚才李飞身上弥漫而出的杀气,韩雅萱自然也不敢逗留,和李飞保持安全距离。

群众的话,也让萧然心生警觉。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他连忙使眼色,然后身旁两个警员围在李飞身旁,他的手还顺势搭在腰间。

“执法系统里面没有你的个人信息。这样吧,你和我们先回趟警局,等一切事情都水落石出了,我们会联系你的家人,放你离开,如何?”

“不行!”

一听联系家人,李飞连忙摇头,“我又没犯法,干嘛要和你们去警局?”

“可我们现在没办法确定你的身份啊。”萧然无奈的解释说,“如果你真是前些年畏罪躲到山林中的罪犯,我们要是轻易放你离开,岂不是对山水城民众不负责任?”

李飞终归是烦了。

先是小偷,后是罪犯。

就不能有人站出来主持一下公道吗?

我只想在回家之前给女儿还有妻子带份礼物,还有完没完了?

刹那间,李飞眼神变得格外冰冷,浑身还弥漫出冰冷的气场,“凡事讲究一个证据,在什么证据都没有情况下,凭什么污蔑我是小偷,是罪犯?这就是你们办案的手段吗?”

气场虽然很玄妙,但真实存在。

在萧然看来,刚才还如凡人般弱小的李飞,这会儿却很像一头被激怒的野兽。

如果说,刚才觉得可能李飞是罪犯,那现在的李飞,则让萧然加重了对他的怀疑。

“咔咔~”

子弹上膛的声音。

萧然虽没有把手枪对准李飞,但手枪已经从他腰间的弹匣中拿了出来。

“先生,别激动,咱们有话好好说。”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还有什么好说的?闪开,我要回家!”李飞冷声道。

这是准备顶撞执法机构?

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直播间人气值也从二百五十万飙升到五百万!

可韩雅萱对此却高兴不起来。

正常情况下,小偷和罪犯看到警察,应该如老鼠遇到猫般,要么强行狡辩,要么束手就擒。

李飞这般态度太奇怪了,这让韩雅萱心中对他莫名产生了一丝好奇。

围观群众太多了,若是真发生伤人事件,萧然也不好交代,他只能用较为缓和的语气问着,“既然你不愿和我们警局,我们总可以在这里聊聊天吧。听营业员小姑娘说,你随身携带了一套银针?”

萧然说话的同时还给身边同事使了个眼色,让他呼叫支援。

李飞一听不用去警局,他便淡淡回了句,“没办法,我家的小天使生病了,现代医学没办法把她治好,我只能到全国各地寻医问诊,求医问药。”

说着话,李飞脸上还闪过一抹慈爱的光辉,“当父亲的,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家姑娘遭受病痛折磨呢?一声声爸爸叫着,我的心都要化了。”

“冒昧的问一句,你女儿患了什么病?”韩雅萱在一旁插话道。

李飞柔声说了三个字,“渐冻症。”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鸦雀无声,就连刚还满屏飘着弹幕的直播间观众们也皆是沉默不语。

渐冻症啊。

这可是能和癌症,白血病并列前茅的世界疑难杂症。

患者最开始还能和常人无异,可以行走,吃饭,穿衣……

但伴随着患病时间的越来越长,四肢肌肉萎缩,关节僵化,到最后,甚至连说话都是件难以做到的事情。

李飞拿着布囊中的照片,嘴角带着温馨的笑容,喃喃自语着。

“有时候,我挺痛恨老天爷的,我家姑娘那时才两岁,为啥刚出生就要受这么大的折磨?如果老天爷看我不顺眼,对我降下惩罚也行啊,干嘛要欺负我女儿呢?”

“弱小的胳膊上全是密密麻麻的针孔,囡囡吭哧吭哧的爬到我怀中,给我擦眼泪,跟我说,‘爸爸不要哭,囡囡不疼,囡囡还想茁壮成长,给爸爸买一辆奔驰大汽车呢。’”

“你们说,当爹的,哪有不心疼的道理?二十年在外求医,就是想把女儿的病治好啊。”

“我有错吗?难道就因为我穿的破破烂烂,就要被人家怀疑成小偷?难道一个给女儿治病的父亲,就应该要被枪指着?”

众人皆是沉默不语。

萧然听到这话,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他家里也有孩子。

父亲,是要给孩子做榜样的。

怎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偷东西?

萧然犹豫片刻后,询问着。

“刘经理,你刚才说,金属探测器已经在李飞身上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周大生丢失的金器?”

刘经理硬着头皮说,“是的。”

小周却肯定道,“肯定是他偷得,刚才柜台只有我和他,没有旁人经过,护身符不在他身上,总不能是我监守自盗了吧。”

萧然正色回了句,“那让李飞把银针后拿出来,金属探测器再检查一遍,不就知道结果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