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韩倩茜小说全免读 陈平韩倩茜第1章在线阅读

陈平韩倩茜小说全免读 陈平韩倩茜第1章在线阅读

陈平韩倩茜是作者猫族皇子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这本小说也是猫族皇子的代表做。一代战神,回归都市,掀起腥风血雨……

《霜天战王》 第1章 免费试读

西伯利亚的万里荒原。

“哒哒哒哒……”

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上百名身穿军装的人艰难地得行走在厚厚的雪地里,一个个脸冻得像猪肝。

“那个姓陈的,就住在这个鬼地方吗?”

“嗯,应该就是这了。三年前陈平一人抵御十国强者,从此之后就失去了行踪,连带着十国强者也都消失了。这些年各国政府一直在调查他们在何处,这次还是卫星发现了他在西伯利亚。不要说话了,快到地方了。”

暴风雪越来越大,天地间一片白茫茫。

“那……那是什么?”

突然,一名军士突然惊恐万状的大喊起来。

却见漫天的风雪之中,前面的空地上,影影幢幢,竟然有无数个白影跪在地上!

定睛一看,所有人都惊呆了。

那风雪之中跪着的,竟然是一具又一具的尸体!

连绵千米,至少有几千具尸体,全都耷拉着脑袋跪在地上!

跪尸!!

这几千个白影,赫然全是跪尸!!

不知道他们犯下了什么错误,也不知道他们已经在这跪了多长时间,但他们恐惧地跪倒在地上的模样,却永远被冰雪冻结下来!

“天啊……看前面那个人的军服,不是M国的五星上将唐纳瑟吗!”

队伍中,有人恐惧地喊了起来。

“还有那个,那是欧洲的杀手之王血屠!”

“这难道是寇国亲王足利义久?”

在场所有人,都看得惊住了。

三年前那场大战后,十国强者全都消失不见了。

可眼下,他们却发现,这些人竟然全都跪在此处!这一幕,犹如一道惊雷,在他们心中炸开!

“难道……这都是陈平干的?这些人,都是在朝陈平下跪?”

在场所有人面色都惊恐到了极点。

十国强者没有消失,而是全被陈平宰杀于此!!!

而且,甚至死后,都不得不朝着陈平下跪!

队伍里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加快脚步,朝着这群跪尸所跪拜的方向走去。很快面前出现了一座被厚厚的结冰给覆盖住的冰湖,这便是有名的贝加尔湖。

放眼望过去,在贝加尔湖的湖畔,一个青年正盘膝坐在木板搭成的码头边。

青年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衬衫,一动不动,在这零下50摄氏度的气温里,竟然面不改色。在他面前的冰面上,破开了一个小小的圆洞,而他原来在对着冰面垂钓。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意识到这人就是他们在找的陈平!

“镇北军指挥部,拜见修罗王!”

上百名军士,纷纷朝着那青年单膝跪下。

青年头也没有回,只是继续垂钓,缓缓说了一句,“你们来这里,为的什么事?”

一个女人站起身,走到青年近前,低头说道:“属下奉龙首之命前来,请您执行一桩SSS级任务。”

她一身黑色的皮大衣,穿着高筒军靴,将那笔直的曲线展露得完美无缺,肩上的的军衔,分明是五星将军。

任谁都不会想到,一个女人竟会是镇北军的总指挥!

一边说着,女人眯起眼睛看了一眼。

她突然发现,陈平的垂钓的方式却有些与众不同,手上没有鱼竿,而是从手掌心中探出一条白色的细线,探入冰湖。

却原来,陈平竟是用灵力化成线,用来钓鱼!

只不过陈平旁边的木桶里面,却一条鱼都没有。

“没空。”

陈平淡淡说道,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女人没有气馁,而是毕恭毕敬地递上一封信件:“修罗王,请您先看下这个再做定夺。”

陈平拆开信件看了一眼,表情明显地一震。

接着,“啪嗒”一声,他手中灵力化作的丝线竟然断掉了,显然,这个信封让他心神极为不稳。

“这照片,你们是从哪找来的?”

陈平眉头紧蹙。

照片上只有一对中年男女。

女人忙说道:“我们也不知道这照片是从何处来的,但可以确定的是,您父母一定还没有死!这桩任务,就与你父母有关。”

“这任务,我接了。”

陈平直接站起了身。

没有多说一句话,他直接转身离开。

在场全体军士,全都抬手敬礼,“恭迎修罗王回归!”

然而,陈平却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兀自一个人,朝着漫无边际的冰雪走去。

“轰……”

就在他背影消失的瞬间,一声巨响!

一道蛛网般的裂缝在贝加尔湖的冰面上延展而开,厚达半米的冰面,直接炸裂,一直延伸到千米之远!冰面破碎后,终于可以看到湖水之下,一条条由灵气编制而成的白线密密麻麻铺满了方圆千米,组成了一张巨网。

“这……这……”

在场所有的军士都震惊得已经说不出话来。

他本以为修罗王用灵力垂钓,已经是够可怕了。却不想,修罗王竟是用灵力在湖底编织成了一张千米宽的巨网!

而且这些被巨网兜住的鱼至少有上千条,足足有几十吨重,竟也能被这灵力编织成的巨网轻松托起,这等灵力精纯程度,是何等的可怕!

“唰……”

下一秒,网上的无数的湖鱼,都被巨网切割成碎片,猩红的鱼血,直接染红了半个冰湖!

“修罗王竟然已经恐怖到如此地步了吗,”那女军士震撼得无以复加,转头看向陈平离开的方向,喃喃叹道:“这次他回归,怕是又要让十国不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