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幼清李逸小说 阮幼清李逸全文免费阅读

阮幼清李逸小说 阮幼清李逸全文免费阅读

阮幼清李逸是著名作者云心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那么阮幼清李逸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某处荒郊野岭。阮幼清前脚刚把歹人收拾利索,回首间便看到了后脚赶来的首辅大人。随手扔掉捡来的流星锤,阮幼清好巧不巧的倒在了他怀中。阮幼清一脸娇羞:“若不是首辅大人赶来及时,幼清怕是凶多吉少了。”无视耳旁的惨叫哀嚎,什么都没有做的首辅大人伸手擦掉少女脸上的血迹,随后面不改色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阮小姐以后还是要小心,毕竟……你太过柔弱。”众匪徒:“……???”

《惹君欢》 第4章 免费试读

有些人,总是没得理由便觊觎别人的东西。

上辈子如此,重头来过亦如此。

刚刚将步摇放在结账的木桌上,某个女人便摇曳著身姿走了过来,一脸不可思议:

「这步摇……妹妹莫非也相中了?」

原本并不想这么早便与她起争执……

可偏偏,某些人却是阴魂不散!

阮幼清眯起眼睛笑了笑,语气轻飘飘道:「这个……也是姐姐前些日子看中的?」

「真是不凑巧,这个步摇确实也是我想要送给皇后娘娘的。只不过还未来得及上去拿,便瞧见妹妹你拿下来了。你看……」女子脸上作出一副有些不好意思的神情,可是眼底的嘲讽却被阮幼清看了个清楚。

那玉石说是送给皇后,她阮幼清暂且信了。

至于步摇……

凡是出入过皇宫,见过皇后的,皆知道她向来不喜步摇。

这容妍,一如既往的喜欢狐假虎威。

皇后什么人,怕是容妍这个侄女都没有自己了解的多!

毕竟……

前世在后宫中,她们两个人可是有着那么多羁绊。年幼单纯的她总是轻易被这对姑侄欺耍的团团转。

而且……容妍总是喜欢扮作一副柔弱且善解人意的样子。

还未等扇儿反应过来,阮幼清便掏出怀中的帕子重重咳了几声,随后语气有些颤抖的开了口:

「可是……这步摇是我要送给十几年未曾见面的娘亲的……」说到这里,阮幼清的眼中竟是带了些湿意。

容小姐有些震惊的看着对方突然转变的神色,破天荒的有些无措。

巧的是,这时候又进来几个锦衣玉袍的公子哥。其中似乎有人认识容小姐,便走过来打了招呼。

「怎么,妍儿妹妹遇到麻烦了?」长相还算不错的男子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阮幼清,开口询问道。

阮幼清余光中睨到了这男子,心中瞬间了然了对方的身份。未等他反应过来,阮幼清便率先开口道:「这位公子怕是误会了,是我与这位姐姐不巧都看上了同样两样东西,先前的玉石已经被姐姐买去。可是这……步摇……」阮幼清似是身子不稳,靠在了扇儿身上,吸了一口气后才继续开口:

「我……自幼便与娘亲分开,娘亲曾写信告诉我,她特别想要一只包金莲花猫眼石步摇,正巧我在这里碰上。不知道何时能见到娘亲,分别十几年,我……只是想着送给她一份惊喜。并非是想要夺姐姐的东西,可遇到如此心仪的步摇实是不易。我……不想辜负娘亲,又不想让姐姐不开心……我……我是真的不知道要该怎么做才好了……」

说著,阮幼清又咳了几声,眼角甚至已经有泪滑过。

扇儿见状,满脸担忧的搀扶著自家小姐,眼眶也泛著红意:「小姐莫要心急,您从小身子便弱,可经不起这般折腾。夫人她回来若是看到小姐因为没能送她礼物而病倒在床,定是要伤心的。而且小姐啊,这位容小姐人美心善,想必一定会理解小姐您的心思的。」

此时的阮幼清脸色十分苍白,鬓角的发丝也被汗水浸湿。娇弱无助的样子,让人看着很容易心生怜意。

无力的恼怒瞬间涌上容妍的心头。

她已经年过二十,年纪并不算太大,可在未嫁娶的世家小姐中,已是不再年轻。因此,每次见到比她年轻貌美的小姑娘,她心中总是充满嫉妒。因为皇后是家中长辈,从小她便被教导喜怒不形于色,她倒是能忍耐性子伪装成知书达理的样子。

可是!凡是她看在眼里的,绝对不会让出去的!

现如今,她本来可以轻易的便将这两样东西都抢过来的!

至于送给皇后?不过是个借口!皇后姑母向来不喜欢步摇这种东西!

可是面前这个小丫头片子突然如此,让她有些猝不及防。如果对方这般惨兮兮的自诉一番她还将东西买走,绝对会显得她不通情理。

想到这里,容妍暗暗咬了咬牙,道:「妹妹如此,姐姐说什么也不可能再去夺你心头之爱了。」

阮幼清抬眼看了看刚刚替容妍说话的男子,有些为难的开口:「可是……姐姐要如何同皇后娘娘交代?」

「妍儿要将这步摇送给皇后娘娘?」刚刚说话的男子听到这里,面色有些古怪的看向了容妍。

容妍这位相识,可是魏王府的世子,魏王与皇帝关系甚好,时常出入皇宫的世子自然也清楚皇后的喜好。

想到这里,容妍脸色微红的急急开口:「皇后娘娘并不着急,妹妹如此需要,拿去便是了!」话落,她又转身向魏王世子开口道:「过几日就是花朝会,皇后娘娘特意遣我帮她在宫外留意一下好看的饰品好做打赏。」

勾了勾唇角,阮幼清继续楚楚可怜状:「可是姐姐刚刚不是说……」

容妍怎会等她将话说完,急忙扯起一丝略带僵硬的笑将刚刚已经包好的玉石塞到阮幼清手中,随后开了口:「刚刚的玉石也给妹妹了。」因着背对了那群公子,容妍看向阮幼清的眼中布满冷意。

阮幼清怎会看不出对方的威胁,眨了眨眼,小声道:「可是……我出门没有带那么多银两,姐姐若是不介意的话,改日我必将登门将这玉石的银两如数送过去。」

已经打算白送玉石的容妍听到这话,心里如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小刺,刺挠的她浑身不自在。

「妹妹不必在意,今日你我二人相遇,实是缘分,这玉石……」容妍深吸了一口气,才得以继续道:「权当姐姐送你的见面礼。」

「这……」阮幼清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脸上的突然漫开的红意衬的她更为娇弱起来。

「收下吧!」容妍急忙将玉石又往她怀里塞了塞。

魏王世子见状,勾唇开口道:「刚刚进来,还以为你们二人发生了什么矛盾,现在看来,倒是我以小人之心度二位君子之腹了。」

容妍心中虽然恼羞,可脸上还是挂著一丝得体的笑。

不过阮幼清可是瞥到了她藏在衣袖下微微颤抖著攥起的手。

原来,扮弱惹人同情是这般滋味。

不著痕迹的一刀一刀慢慢割向对方的血肉,可是比直接捅上一刀更令她愉悦。

……

而在二楼某处房间里,一个清隽的身影动了动,随后身影的主人发出一声低笑。

阮幼清的一举一动皆被这个人透过窗户看在眼底。

「这个小丫头,倒是有些不一样。」

「主子如何看出?」

「她眼底的戏谑,同我外祖母养的那只白狐可是有几分相像。而且……她刚刚的帕子里,兴许藏着些什么小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