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云胡翠珍第4章 木子云胡翠珍小说免费阅读

木子云胡翠珍第4章 木子云胡翠珍小说免费阅读

木子云胡翠珍是著名作者佚名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那么木子云胡翠珍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因为对手强大,木子云不得不选择蛰伏装作他人眼中窝囊废的样子入赘吕家,因此却被势力的岳母视为眼中钉。世人皆笑我窝囊,我笑世人看不穿;蛰伏方能重生,隐忍只为守护;触我逆鳞者,虽远必诛!

《废婿重生在豪门》 第4章 免费试读

吕斌笑里藏刀地道:“说什么,这么高兴?”

那个肥胖的女子朝着木子云努了努嘴。

吕斌心领神会地一笑:“木子云,你来参加奶奶的生日宴,好歹穿的正式点,你看看满身污渍的就来了,别人还以为你是我们吕家的佣人呢?”

方才,胡翠珍催促得紧,木子云确实没有换衣服就过来了。

吕静抿嘴一笑:“哥,怎么,你还真以为他是吕家的女婿啊。他这个废物当我们吕家的佣人我都觉得丢脸呢?”

说着,又转向吕洛夕:“其实,洛夕姐你也挺可怜的。长得貌美如花,却要守着这么个废物。换做我,还不如撞墙死了算了。”

吕静一直嫉妒吕洛夕,所以把吕洛夕踩得越死她越开心。

“够了,你们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管好你们自己吧。还有我警告你们,他叫木子云,不要一口一个废物,否则我跟你们不客气。”吕洛夕恼怒地拉着木子云的手走到了大厅的另外一个角落。

木子云的心里乐开了花了。三年了,吕洛夕从来没有正视过自己,更别说这么亲昵地挽着自己的手臂了。今天,吕洛夕不但为自己打抱不平,甚至还挽起了自己的胳膊。一种幸福感强烈地冲击着他。别人怎么说他,他一点都不在乎。因为这些人在他面前就如同蝼蚁一般,连让他生气的资格都没有。他在乎的是吕洛夕。其实就连吕洛夕都有点搞不明白,她今天为什么竟然这么激动。难道真如自己的闺蜜林依晨所说,木子云真的已经渐渐走进了自己的心里。

吕斌他们还想再奚落一番,可是大厅里一阵骚动。

一位气宇轩昂的中年人在几个保镖的簇拥下,来到了吕家的大厅。

如同太后老佛爷一般端坐在席位上的老太太,不淡定了,立即起身相迎。

齐思明,这个洛城一流世家的大老板,竟然亲自来参加这个寿宴,这让老太太面上倍觉有光。

每年虽然都会象征性地向各大世家发请柬,但是从来没敢想那些大世家会派人来。因为在吕家老太太是王母娘娘一般的人物,但是在整个洛城,在那些一流世家面前,他还不够格。

老太太把他迎到了上席首座。

齐思明也不客气,不仅自己坐上了首席,还让自己身边的那位年轻人坐在了身旁。

“这位是?”老太太瞧着眼生,不由得问道。

“这是犬子,齐杨。来,给苏家老太太问身好。”齐思明招呼道。

齐杨满脸不在乎地坐在那里,嘴上说些客套话,可是连屁股都没有抬一下,傲慢得很。吕家的那些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可是又不敢吭声,毕竟人家是洛城的一流大世家。

落座之后,齐思明拍了拍手,那几个跟班,立即端着几个盘子上来了。那盘子里面竟然是装满了金银玉器,金灿灿的光芒把整个大厅都照耀得蓬荜生辉。

就算吕家也是豪门大户,看到这么多的金银玉器也忍不住惊叫了起来。这齐家也太客气了吧。

老太太脸上乐开了花:“齐先生,你太客气了,你能来参加我的生日宴,我已经很开心了,怎么还准备了这么多礼物?”

齐杨冷哼一声:“你想多了吧,这些东西可不是为你准备的?”

仿佛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在了老太太的脸上,笑容瞬间凝固了。

齐思明装模作样地道:“小杨,注意你的言辞。”

“爸,我可没有说错,这本来就不是给她的,是给洛夕的。”齐杨直接了当地道。

“啥?给洛夕的?”

“这什么意思?”

不仅仅是老太太懵了,就连在场的吕家人都懵了。一时间议论纷纷。

木子云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吕洛夕身上,突然间听到了这句话,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这个纨绔子弟想要干吗?自己可以忍?但是洛夕是他的底线。

齐杨的眼睛注视着吕洛夕,两眼中绽放着光芒,吕洛夕实在太漂亮了,漂亮得让他无法自拔,以至于他再三央求父亲为他做主。

“这是我给吕洛夕的聘礼。”齐杨的声音如同炸雷一般在大厅里炸开了。

木子云抬起头来,眼神之中透着一股寒意,不作不死。齐杨想要死吗?敢打洛夕的主意,惹恼了自己,让整个齐家都陪葬。

“可是洛夕已经结婚了呀?”老太太显然没有适应这个纨绔子弟的思路。

“结婚可以离啊,那个废物哪里配得上洛夕。”齐杨张扬地叫嚣道。齐杨早就对洛夕垂涎三尺,可是并不死心。等到他听到木子云根本就没有和洛夕洞房的消息,简直乐疯了,所以才软磨硬泡,缠着父亲来求亲。齐思明就这么一个宝贝,所以再无理的要求都会答应的。

“你给我滚。”木子云掰开人群,瞪着齐杨道。

被木子云一声断喝,齐杨不由得一愣,不是说木子云是个窝囊废吗?可是眼前的木子云却是满脸怒容,眼中一股寒意,简直像一把利剑一般,仿佛瞬间就可以把自己斩杀似的。

老太太怒斥木子云:“不得无礼。”得罪了齐家,吕家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老太太一脸怒容,仿佛无理取闹的是木子云。

“别的事你们羞辱我,我可以不计较,但是谁敢再提这件事,我对他不客气。”木子云板着脸站在那里,怒喝道。

“不客气?”吕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仿佛听见了一个最好笑的故事。“我就要说,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不客气的?”

木子云撰紧了拳头,一步步逼近吕斌。

吕斌看着一脸怒容的木子云,一脸的鄙视,这个窝囊废想要干什么?能干什么?这么生气演给谁看?谁不知道,在这个吕家,吕老太太最疼自己,自己只要打个喷嚏,恐怕木子云都得跌几个跟头。

就在木子云想要出手的时候,一双温柔的小手轻轻地挽住了他。洛夕朝着木子云摇了摇头。奶奶最疼吕斌,要是吕斌有个三长两短,估计木子云在吕家的日子会更加不好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