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婿重生在豪门木子云胡翠珍完整版小说全文章节app内免费阅读

废婿重生在豪门木子云胡翠珍完整版小说全文章节app内免费阅读

经典美文《废婿重生在豪门》是来自佚名最新创作的重生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木子云胡翠珍,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因为对手强大,木子云不得不选择蛰伏装作他人眼中窝囊废的样子入赘吕家,因此却被势力的岳母视为眼中钉。世人皆笑我窝囊,我笑世人看不穿;蛰伏方能重生,隐忍只为守护;触我逆鳞者,虽远必诛!

《废婿重生在豪门》 第2章 免费试读

吕洛夕若有所思地道:“其实,他除了没点上进心之外,还是挺会体贴人的。”

林依晨像听到了一个超级笑话一样看着吕洛夕,随后恨铁不成钢得摇了摇头。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有个不和谐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嗨,两位美女,你们两人这么干喝着,多闷啊,让哥哥来陪陪你们。”

“滚。”林依晨瞧来人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不爽地骂道。

贼眉鼠眼的家伙并不生气,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哟呵,挺辣的呀,哥们就好这口。”

说着,就要往前凑。

吕洛夕瞪了那人一眼:“我们不认识你,没事的话,请离开。”

那人这才注意到吕洛夕,刚才灯光有点昏暗,没太注意。相比之下,林依晨这个大美女逊色多了。

这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美女,美丽端庄优雅,好像所有的形容词都不够形容。

他的口水都快滴下来了。

“没事,没事,一回生,两回熟嘛。”贼眉鼠眼的家伙厚颜无耻地道。

看着对方贪婪好色的眼神,林依晨知道碰上鬼了。她试图用吕洛夕的身世吓走对方:“你知道她是谁吗?她可是吕家的大小姐,惹了她,以后恐怕没好日子过。”

对方突然顿住了:“吕家的大小姐?莫不是那个叫吕洛夕的?”

林依晨天真地以为吕家的名头把这人给震住了,不由得得意地道:“怎么样,怕了吗?识相的话,快点滚。”

没想到对方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我当是谁啊?原来是吕洛夕,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果然是倾国倾城。既然是这么一位大美女,我更要陪你喝一杯了,听说,你那老公是个窝囊废,那方面一定也不行吧。我就满足你一回,就当做个善事。”

吕洛夕脸色铁青,端起酒杯,把酒水泼了对方一脸:“无耻。”

那个贼眉鼠眼的家伙抹了一把脸上的酒水:“好啊,敬酒不吃吃罚酒。我鼠三可没那么好的耐性。兄弟们,给我绑了。”

“霍”地一下,旁边突然站起了十来个人,个个身上纹着青面獠牙的纹身,摩拳擦掌地走向这里。

吕洛夕和林依晨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两人像两只受惊的小鹿一般,有点瑟瑟发抖。

吕洛夕掏出电话,她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想要报警,而是想要打电话给木子云。

就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下意识有这个反应,只是打给这个众人眼中的废物老公有用吗?

电话还没接通,就一把被对方夺过来了:“怎么打给你废物老公有用吗?不过他来了更好,如果当着他的面,你是不是更开心。”

手下的那些人顿时发出了一阵邪恶的笑声。

“啪啪。”一阵清脆的耳刮声过后,鼠三的脸上竟然多了几道红色的印迹。

这一顿耳光把鼠三打懵圈了,对方的动作好快啊,自己被打了,竟然没看清楚对方是怎么出手的。

鼠三也是这一带出了名的小混混,他也是靠拳头打出来的名声,可是今天竟然连对方怎么出手都没看清楚。

鼠三报出了自己的名号:“你是什么人?敢来管我鼠三的事?”

这个名头,在这一带,还是挺能唬人的。

可是话刚出口,却是换来对方的两巴掌。

“跪下,磕头,掌嘴,直到这两位小姐满意为止。”刚子霸气十足地命令道。

“我凭什么听你的?”鼠三横着道。自己手下这么多兄弟,说话还是有点底气的。

可是话刚出口,就感到一股大力袭击而来,紧接着腿脚一痛,咔擦一声,鼠三身不由己地跪了下来。

“啊”鼠三这才反应过来,发出了一阵惨绝人寰的叫声,他的腿竟然一下子被踢脱臼了,速度之快,力道之强,竟然如此匪夷所思。

“磕头,掌嘴。”刚子沉声命令道。

这回鼠三老实多了,忍着剧痛,不停地磕头,掌嘴,生怕动作慢了,连命都没了。自己出来混了这么久,从没看到这样一位杀神。

林依晨像个小迷妹一般,眼神迷离地看着刚子:“哇,好帅啊。”

直到吕洛夕拉着林依晨的衣角,这位小迷妹才止住口水,从花痴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天色不早了,要不,今天的事就这样算了。”看着像脸肿得像猪头一般的鼠三,吕洛夕感激地对刚子说道。

“好,好。”刚子像个听话的小弟一样,连连点头,哪里还有先前的半点霸道。

然后刚子转向了鼠三:“还不快谢谢吕小姐。”

鼠三对吕小姐连连磕头,感激涕零,今天的点真背啊,要不是吕洛夕开口,他今天就要废在这了。

刚子声色俱厉地警告鼠三:“以后给我长点记性。要是敢冒犯吕小姐,下回就是要你的狗命。”

鼠三赶忙对吕洛夕又跪又拜。

吕洛夕懒得理会,对刚子再次感谢后,带着林依晨匆匆离去。

一路之上,林依晨有点亢奋,像个花痴一般地追问吕洛夕:“你有没有觉得刚才那个人好帅呀?嫁人就要嫁给这样的人才有安全感,我劝你赶紧和你那个废物老公离婚了,找个这样的男人嫁了。不过,刚子你就甭指望了,他是我的了。”说完,还兀自笑得花枝乱颤。

吕洛夕没有理会林依晨,而是在反思着刚才的事情,为什么自己在最紧要的关头,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打电话给众人口中的废物老公,难道在潜意识里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的老公?

不,显然不是,这三年里,自己连手都没让他牵过,所谓的老公只是名义上的而已。可是自己为什么在最危险的时候,会有那样的反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