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阳廖凯第3章 易阳廖凯小说免费阅读

易阳廖凯第3章 易阳廖凯小说免费阅读

易阳廖凯是作者一念春秋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文中易阳廖凯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那么易阳廖凯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这份情,易阳死死地记在心中,要千倍收益。“相信我。”易阳说道。“好,小少爷,我在家做好饭,等您回家。”张福用心点头,开口说道。“领路。”易阳目光锁住在了眼前廖凯身上,开口说道。

《高手下山:开局就和女总裁同居》 第3章 谁是骗子 免费试读

“什么骗子?”陈祸不解道,“这份婚约,是周老爷子当年亲自许下的,若是不信,可以找他当面说清楚!”

“你明知道我爷爷现在卧病在床,无法对证,所以才借机来行骗!”周沐清冷笑道,“呵呵,哪怕我当你说的都是真的,请问,你浑身上下哪一点,配得上本小姐?”

“你?”陈祸瞄了两眼,“这么说,你就是周家大小姐,也就是我老婆了!”

“闭嘴,谁是你老婆!”周沐清不由恼羞道,“死骗子,你再不滚,信不信我让人把你轰出去!”

“长得还行,就是脾气大了点,脑子也不好使!”陈祸摇了摇头。

“你说什么?”周沐清瞪大了眼睛。

“带我去看看你爷爷吧!他的病,我能治!”陈祸开口说道。

婚约的事情还没说清楚,他自然不会走,也不能让周老爷子有事。

否则万一挂了,他找谁要信物去?

“你……你能治好我爷爷?”周沐清一愣,眸子里闪烁出希望的色彩。

“笑话,连病人都未曾看过一眼,就说能治好?”

就在这时候,一声嗤笑传来:“信口开河,还是胡编乱造?现在的骗子,连最基本的功课都不做了吗?”

“真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

“卫神医!”周沐清转头一看,连忙迎了上去,欣喜道,“卫神医,您可算来了!”

“周小姐,医师这个行当,浑水摸鱼的人太多,可勿要轻信啊!”卫神医大概六七十岁,穿着一身长褂,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

只是看向陈祸的眼神,除了鄙夷,就只有厌恶!

“卫神医,幸好你来得及时,不然我就真的上当了!卫神医,麻烦你快进去看看我爷爷吧!”周沐清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朝陈祸狠狠瞪了一眼,“死骗子,立刻马上给我滚!再让我看见你,打断你的腿!”

说完,转身进了厢房。

陈祸郁闷,自己怎么又成了死骗子?

他们这是被人骗了多少回?

人心不古啊!

不过,婚事还没解决,可不能一走了之。

陈祸一抬脚,跟了上去。

“爸,爷爷有救了,卫神医来了!”厢房内,周沐清一脸高兴的朝一个中年男子说道。

“卫神医来了?”中年男子叫周叶华,是周沐清的父亲,也是接任周家家主的掌舵人,见到卫神医,连忙恭敬的起身相迎。

卫神医可是中州市医术界的老泰山,资历深厚,医术高明。

之前老爷子有什么问题,都是请他来看。

“卫神医,您快看看老爷子什么情况,这次一直处于昏迷!”

“周总,先别着急!”卫神医神色淡定,走到床边,三根手指搭在了老爷子的脉搏上,随后说道,“心率不稳,呼吸杂声很重,应该是脑部和胸部,有多处淤血堵塞!”

“啊?这么严重吗?!”周叶华脸色大变。

“算不得!”卫神医却是一摆手,“淤血堵塞是常见病,加上老爷子年事已高,堵塞的地方比较多,属于正常!只要我给他施针,疏通经络便可!”

说完,便掏出了一盒银针。

大拇指和食指一捏,一抖,率先扎入了老爷子的天海穴。

接着是第二针府中穴。

第三针中枢穴……

眨眼间,十几根银针落下,动作娴熟,精炼无比,只看得周叶华和周沐清父女连连点头称赞。

随后银针微微颤动,针尾的部位,赫然渗出了若有若无的血丝。

“行了!”卫神医轻吐了一口气,“淤血堵塞处,基本疏通,老爷子很快便会醒!”

“太好了!”周叶华大喜,“卫神医不愧是咱中州市的老泰山,妙手无双啊!”

“卫神医刚才所施针的,一定是您的成名绝技,柳叶针法吧!”周沐清也跟着赞叹。

“正是!”卫神医捋了捋胡须,心中正有些得意,耳边却忽然传来一声戏虐的笑声,“柳叶针法是还不错,可惜,连病人的病症都未看明白,就轻易下针。这门针法,在你手里,算是丢了人,白瞎了!”

“什么?”卫神医猛然抬头,愤然道,“小子,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死骗子,怎么又是你?!”周沐清这时候也看到了跟进来的陈祸,顿时厉声娇喝,“不是让你滚蛋了吗?你怎么还在这!是不是真的以为,我周家是随随便便都可以撒野的地方!”

“沐清,这是怎么回事?”周叶华皱起了眉头。

“爸,这人就是个骗子,连爷爷都没见过,还扬言能治好爷爷!”周沐清解释道,“刚才恰好卫神医过来,揭穿了他!我本不想跟他计较,没想到,他居然还这么厚颜无耻!”

“混账!”周叶华脸色一沉,“小子,你若是行骗,倒也懒得跟你计较!可你还不识好歹,敢冲撞卫神医!若是不给你点教训,真当我周家是吃素的吗?”

“来人,给我打断他的腿,然后扔出去!”

陈祸从进来开始,就被人骗子长骗子短的,实在有些不爽:“张口闭口就是骗子,你们周家就这点见识?又凭哪一点,能判定我是骗子?也难怪会从当初的中州第一大户,沦落到如今不比二流的地步,啧啧……”

“你说什么?!”周叶华瞪大了眼睛,“小子,你竟敢如此猖狂,我……”

“咳咳咳咳!”

就在这时候,一直处于昏迷的周老爷子,忽然剧烈的咳嗽了两声,悠悠的睁开了眼眸。

“醒了,爷爷醒了!”

“小子,周老爷子现在醒了,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卫神医冷笑道。

没有什么,比事实更好说话!

陈祸不以为然,撇撇嘴道:“不过是表象而已!”

“放肆!”周叶华已然怒火填胸,周家这些年虽然落寞了,可还从没有谁,敢如此的肆意妄为,“今日我定要让你为自己的言行付出沉重的代价……”

“啊!”

一声惨叫,陡然打断了周叶华。

只见刚刚醒来的周老爷子,满脸痛苦,冷汗淋漓,整个五官都在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