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龙鳞秦临渊叶羡鱼(APP内全文阅读)完结版

都市龙鳞秦临渊叶羡鱼(APP内全文阅读)完结版

《都市龙鳞》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秦临渊叶羡鱼,是作者黄金柚子最新创作,目前正在阳光书城连载。五年前,秦临渊带着妹妹,如丧家之犬般被赶出秦家,五年后,他以绝强之势归来,荡平世间一切不公。为天下,他坑杀五胡数百万,为至亲,他同样能踏平所有凶恶,哪怕与所有人为敌,他也无所畏惧。家人,就是他的逆鳞,触之,必死!

《都市龙鳞》 第5章 免费试读

要他向狗下跪忏悔?

听到这话,秦临渊的心中怒到了极点。

谁能羞辱他的女人?

谁又敢羞辱他?

无尽的怒焰自胸腔内燃烧而起,“你,该下地狱!”

他的语气,阴森冰寒,犹如来自九幽。

杀意滚滚,气势逼人。

然后,一步步向冯玉虎走去。

一瞬间,冯玉虎感受到了无比巨大的压迫感,让他几乎窒息,下意识的向后退去,双腿都有些发颤了,这让他恼怒无比。

“就凭你吗?”

他咬着牙,死死的盯着秦临渊,恶狠狠的大叫,“在云城,我冯家就是天!”

“你算什么东西?”

他是冯家二少啊,地位何等的尊贵,秦临渊在他面前,那就是蝼蚁。

“浑蛋,你们还愣着干嘛?给老子废了他!”

跟着,他就向一帮手下怒吼,“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掩饰他心中的惧意。

“是!”

“敢得罪冯二少?找死!”

“废了他!”

一众大汉双目怒睁,狞笑着扑向了秦临渊。

嘭,嘭!

可下一刻,随着一道道惨嚎,那些大汉全部倒在了地上,满是惊恐的望着秦临渊。

太快了!

他们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全躺下了。

这简直让人绝望。

冯玉虎呆住了,表情当场凝固,眼睛更是瞪的老大。

嗖!

秦临渊神色漠然,身体一晃,瞬间出现在冯玉虎的面前,一把卡住了对方的咽喉。

“让我生不如死?”

他盯着对方,声音冷到了极致,语气幽冷,“你喜欢断人手脚?”

咔吧!

话落,他抓住对方的手,直接将其拧断了,整个手臂都变成了麻花状。

嘭!

跟着,他又一脚将其踹倒在地,右脚踩着对方的腿,狠狠的碾了起来。

咔吧吧!

一阵阵渗人的声响传来,对方整条腿的骨头,都被他碾碎了。

一想到女儿被打断手脚的凄惨模样,秦临渊就无法抑制心中的怒火。

他要让对方也尝尝断手断脚的滋味。

“啊,痛死我了!”

冯玉虎痛声惨嚎,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全身颤栗,直接瘫在了地上。

“痛?这还远远不够!”

秦临渊摇头望着他,平静的道,那目光让人不寒而栗。

砰!

就看他随手捞起一个酒瓶,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然后捡起一个碎片,“你还应该体验一下,被毁容的感觉!”

那声音,犹如来自九幽地狱。

说着,他拿着酒瓶碎片,向冯玉虎的脸凑了过去。

冯玉虎怕了,恐惧了,颤抖了。

“我,我是云城冯家二少,你这样对我,冯家绝对不会饶过你的!”

他疯狂的大叫着,想要抬出冯家,震慑秦临渊。

云城冯家?

秦临渊冷哼一声,眼中寒芒一闪。

跟着,那手中的玻璃碎片,狠狠的划向对方的脸,没有丝毫犹豫。

他是镇国天神,残暴的五胡蛮夷都被他镇压了,这小小的冯家又算什么?

别说冯家了,哪怕是天,敢伤他妻女,他也要让天颤抖。

刺啦!

下一刻,一道长长的,深深血痕出现。

鲜血横流。

“啊!”

“我的脸!”

冯玉虎惊恐的惨嚎。

此时,他感觉整张脸都不是他的了,好似被人剥了皮,让他痛入骨髓。

他想去摸。

可他的双手,早已被秦临渊拧成了麻花状,骨头都碎裂了。

鲜血流入了眼睛。

在他的眼中,整个世界都变成了血红色。

刺啦!

而这时,秦临渊捏着酒瓶碎片,继续的向对方的划去。。

冷漠,无情。

脸上毫无波澜。

为了保住清白,叶羡鱼被对方逼的自毁容颜,那他就要让冯玉虎十倍,百倍的偿还回来。

让他感受一下,面容被酒瓶渣子一次次划开的滋味!

包间内,那些大汉的眼中全是恐惧,骇异,一个个噤若寒蝉,剧烈颤抖,却不敢发出丝毫声响。

“啊!”

“恶魔,你是恶魔啊!”

冯玉虎不住哀嚎,心胆俱裂,眼中全是浓浓的恐惧,声音都在不住的颤抖。

以前,他是别人眼中的恶魔,而现在,他是恶魔手中的玩偶。

“你怕了,原来你也会怕。”

“但是,仍然不够啊!”

秦临渊嗤声道,语气森冷,让人不寒而栗。

阴森,可怖。

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在冯玉虎的脸上划起来,同时,他的脚也踩向了对方的另一条腿,然后,狠狠的碾压。

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

痛!

无尽的痛楚蔓延全身,直接让冯玉虎绝望的昏厥过去。

但很快,秦临渊就用酒泼醒了他。

然后继续。

“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对不起,求你,求你放过我吧,呜呜!”

冯玉虎崩溃了,痛哭流涕地向秦临渊哀求。

他四肢的骨头,都被秦临渊一点点弄碎了,一张脸更是痛的麻木了,没有任何知觉。

“放过你?”

“你何曾放过我的妻子?”

秦临渊寒声道,“她已经够苦了,你竟然还将她骗到这里羞辱她,折磨她!”

以前的叶羡鱼,那是何等的骄傲啊,却被冯玉虎逼到这种境地!

若不是他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哪怕冯玉虎付出再大的代价,也丝毫不过份!

无尽的怒焰,自胸腔内升腾而起。

嘭!

然后,他一拳轰出,冯玉虎的胸骨当场被锤断了好几根。

这一拳,秦临渊含怒出手,实在太狠了。

噗!

冯玉虎吐出大口的血块,整个人都恍惚了,心中更是充满了无尽的恐慌,绝望。

“不是我,这和我无关啊,呜呜。”

“叶玲珑,你这个***,老子被你害死了!”

他不住的哀嚎,痛哭,眼中全是怨毒。

叶玲珑?

秦临渊的双目霍然一睁,身上弥散出无尽的煞气。

嘭!

然后,他又一拳锤了下去,再次打断冯玉虎好几根肋骨,“说清楚!”

“此事,怎么会牵扯到叶玲珑?”

语气森然,冰寒。

双目更是冷的刺骨,身上弥散出危险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