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胎后,老公逼我以死谢罪薄妄川叶倾心无广告全文免费阅读

三胎后,老公逼我以死谢罪薄妄川叶倾心无广告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角色名是薄妄川叶倾心的小说叫做《三胎后,老公逼我以死谢罪》,是作者春芽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五年前,身怀六甲的叶倾心被丈夫薄妄川亲手送进监狱。五年后,叶倾心拿着一纸DNA亲子鉴定书找到薄妄川,泣血质问:“薄妄川,亲手杀死自己骨肉的感觉,怎么样?”十年暗恋,换来五年牢狱之灾。十月怀胎,换来五年骨肉分离。叶倾心以死谢罪后,薄妄川一夜白头,天价悬赏,疯狂寻妻,发誓掘地三尺也要找到她。世人以为,薄妄川爱惨了叶倾心……唯有叶倾心知道,薄妄川没有心。直到有一天,叶倾心带着一儿两女上了新闻。薄妄川看着朝思暮想的女人,低头认错:老婆,我错了!三个小不点齐齐挡在叶倾心的面前。“薄先生,我妈咪单身,想当我爹地的人太多,去后面慢慢排队!”

《三胎后,老公逼我以死谢罪》 第3章 免费试读

叶倾心怔然惊慌,不敢置信的问道:“孩子?什么孩子?我的?”

薄妄川饶有兴致看着叶倾心那一张惨白的脸庞,淡淡提醒道:“叶倾心,你十月怀胎的孩子,还活着!”

叶倾心震惊的站了起来。

“不可能!”

她的确是怀着孩子进的监狱。

可是……她的孩子明明已经因为在腹中窒息太久,一出生就宣告死亡了啊!

“为什么不可能?”薄妄川胸有成竹的往椅背上一靠,沉声道:“薄家要从监狱里带走一双婴儿,易如反掌。还有,你别忘记了,法律上,你还是我薄妄川的妻子,你认为,我有没有权力去处置你怀的那双野种?”

薄妄川的话,像是海啸似的,冲击着叶倾心脆弱的神经。

她看着薄妄川,似乎想要分辨薄妄川的话,有几分真伪。

“叶倾心,你如果乖乖配合我,我说不定会大发善心的告诉你那双野种的下落。”

叶倾心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她仰起小脸,看着面前这个冷漠嗜血的男人,一个字一个字的问道:“我的孩子,真的还活着?”

“我有骗你的必要?”

叶倾心轻轻摇头。

她不敢相信薄妄川。

却又在心里希望薄妄川所说一切全都是真的。

“薄妄川,我不信你。”

薄妄川伸出修长的手指,冷冷地掐住叶倾心的下颌,他残忍至极的嘲弄道:“叶倾心,事到如今,你除了相信我以外,你还有别的选择?”

叶倾心看着这样的薄妄川,心底的恨意骤然像是细细绵绵的针,深深地扎进她的心里。

这个曾惊艳了她整个青春的男人,如今却成了她此生最大的梦魇。

曾经那刻骨铭心的爱,幻化成了撕心裂肺的恨。

她恨他。

恨极了他。

恨不得想要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刹时间,叶倾心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勇气,她狠狠地张口,趁薄妄川不注意,狠戾的咬在他左手的虎口之上。

薄妄川的另一只手,揪起叶倾心的头发。

鲜血在叶倾心的唇齿间蔓延开来。

一抹隐秘的快意充斥在叶倾心的心尖。

薄妄川狠狠地甩开叶倾心,鲜血从他修长的指尖滴落到地上。

叶倾心用手背抹了一下嘴角的鲜血,讥诮道:“薄妄川,你一定会后悔的。”

“叶倾心,我的字典里,没有后悔这两个字。”

薄妄川矜贵的眉眼里,涌起一抹阴鸷。

“如果说,我人生真有什么应该后悔的事,那就是我当初不应该娶你。”

薄妄川说罢,转过身对着门口的护士道:“给她做进一步的检查,还有……给我打狂犬疫苗。”

叶倾心怔怔的站在原地。

她看着薄妄川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

她原本是想参加完薄爷爷的葬礼,就不惜一切代价报仇。

在报完晏黎黎的陷害之仇后,她就会离开这里,永远、永远都不要再和薄妄川有任何的交集。

可如今……

薄妄川的一句话,却让一心救死的叶倾心,迸发出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求生意志。

她要好好的活着。

对,一定要活着。

她要亲眼看见薄妄川得知他一直保护的、宠爱的晏黎黎才是害死薄爷爷死去的原凶。

“薄妄川。”

叶倾心叫住欲要离开的薄妄川,哑着嗓子,迟疑的问道:“我的孩子在哪里?”

薄妄川停止脚步,对着一脸希翼的叶倾心道:“你从手术室里出来,就可以看见她们了。”

“你发誓?”叶倾心攥紧拳头,激动不已的问。

薄妄川森冷的眸子睥睨着叶倾心,凉薄的唇,微微勾起一个嘲弄的弧度。

他看着如今的叶倾心,犹如看着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一般。

叶倾心想要的承诺,薄妄川没有给。

薄妄川比任何人都清楚,叶倾心不敢赌,她一定会乖乖的照着自己所说的那样做。

真真可笑。

一个狠毒如此的女人,竟然也有一颗慈爱之心。

“她什么时候可以做手术?”薄妄川问着门外的医生。

医生深深地看了一眼病房里的叶倾心。

他作为一名医生,哪怕同情叶倾心的遭遇,也深知倘若叶倾心能够救小薄少,那也是叶倾心在赎自己的罪。

“薄总,通过我们刚刚给叶女士做的检查,叶女士常年营养不良,如果现在她现在就做手术的话,十分危险,我建议还是给叶女士一到两周调养身体的时间。”

薄妄川那一双阴鸷的眼眸,滑过一抹嗜血的残忍。

“一周后,安排手术。”

薄妄川从房间里离开后,叶倾心才走到门口,对着看管自己的护士道:“护士小姐,能借你的手机用一下吗?”

护士迟疑了一下,还是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叶倾心。

叶倾心拿过手机,拨打了那个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

“谨修,是我,叶倾心,我现在在医院,你能来一趟吗?”

秦谨修接到叶倾心的电话时,微微一愣。

叶倾心出狱了?

什么时候的事?

“倾心,我马上过来。”

挂上电话后,秦谨修修长的手指点开手机屏幕上的那个绿色图标,这才发现,他屏蔽的小群里全是叶倾心在葬礼上被奚落的视频。

秦谨修吩咐秘书。

“给我买几身S码的衣服,36码的鞋子。”

秘书心里划过一抹诧异,表面上却还是恭敬的应道:“好的,秦总。”

吩咐完这一切后,秦谨修又给手机里一个备注为“Y”的手机号码打了一通电话,电话却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

……

医院里,护士已经处理好了晏黎黎额头上的伤。

她的额头上贴着一块小小的纱布,看起来却丝毫不影响她的美貌。

薄弈担忧的看着晏黎黎,关切的问道:“妈咪,疼吗?”

晏黎黎看着面前这可爱像天使一般的薄弈,轻声道:“妈咪的乖儿子给妈咪吹吹就不疼了。”

薄弈记得之前照顾他的阿姨在他每一次摔倒的时候,都会细心贴心的吹吹他的伤口。

他也学着样子,吹了吹晏黎黎的伤口。

晏黎黎一个好妈妈的人设经营了这么久,如今在这种重要的关头,自然不可能露馅。

“我儿子真厉害,妈咪一点也不疼了。”

薄妄川一进房间,就看见这么温馨的一幕.

他并不爱晏黎黎,谁让当初的自己阴差阳错的与晏黎黎发生了关系,如今又有了薄弈这么一个可爱的孩子。

哪怕为了孩子,薄妄川也应该给晏黎黎一个薄家少奶奶的正式名份。

“爹地。”

薄弈一看见薄妄川,便欢喜的叫了一声。

薄妄川伸手抱住薄弈,对着晏黎黎道:“薄弈一周后手术。”

晏黎黎震惊的问,“她……她同意了?”

薄妄川没有说他与叶倾心之间的交易,他不希望让自己的儿子过早的接触到这些黑暗。

“她同意。”

晏黎黎双手合十,欣喜的感激道:“真是菩萨保佑!”

薄妄川看着如今真心实意的为薄弈高兴的晏黎黎,温声道:“薄弈的手术一定能成功。”

晏黎黎双手捧着薄弈的脸庞,“吧唧”的一口亲在薄弈那一张酷似薄妄川的脸庞上,温柔说道:“薄弈,今天是妈咪最高兴的一天。”

薄弈虽然不明白晏黎黎为什么高兴,却也奶声奶气的回应着晏黎黎。

“妈咪高兴,我也高兴!”

因为薄弈常年生病的缘故,他比同龄的孩子看起来更瘦、更虚弱。

他的小脸蛋儿,是一片病态的苍白。

薄妄川很是心疼,他甚至不明白自己这一辈子到底做错了什么,上天会这么惩罚自己?

他宁愿生病吃药的人是自己,也不愿意薄弈这样一个无辜的孩子来承受一切。

“黎黎,薄弈就由你照顾了。”

晏黎黎善解人意的点点头,道:“薄哥哥,对不起,今天是薄爷爷的葬礼,我还把你从葬礼上叫过来,你快回去忙你的。薄弈,和爹地说再见。”

薄弈颇为懂事的朝着薄妄川挥了挥手。

“爹地,再见。”

薄妄川也没有继续呆在病房,他伸手揉了揉薄弈头发,温声叮嘱道:“乖乖听妈咪的话,有事就给爹地打电话,知道吗?”

“爹地,我知道,我会很乖的。”

薄妄川刚从病房出来。

陈照迎了上去,恭敬的唤道:“薄总。”

薄妄川冷冷地瞥了一眼陈照,轻启薄唇,淡漠问道:“安排好了?”

陈照是跟着薄妄川许久的助理,两人之间,极有默契。

“保镖在保护夫人。”

薄妄川冷冷反问,“夫人?”

“是叶小姐……我安排了人24小时保护叶小姐的人身安全。”

“给我盯紧她,如有闪失,唯是你问。”

薄妄川同陈照刚走到大堂,就与匆匆而来的秦谨修撞上了。

秦谨修不是一个人。

他身后的助理和秘书推着两个行李箱。

行李箱里是秦谨修临时让助理和秘书给叶倾心采购的衣服、鞋子等日常用品。

“秦谨修。”

薄妄川看着面前这个英俊矜贵的男人,冷冷嘲讽道:“五年了,你还是对我的破鞋念念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