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梅闻儿夜宸风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

主角是梅闻儿夜宸风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

梅闻儿夜宸风是著名作者潋冰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这本小说也是潋冰的代表做。下面看精彩试读!在实验室研究新款毒素,反被失手毒死的梅闻儿穿书了,还好死不死的穿在原主成婚后——权臣摄政王要睡白月光侧室,却被原主下药截胡的那一晚!直接被虐得死去活来。作为送女主当上皇后的工具人女配,将来要被去母留子,还是被疯逼男主千刀万剐而死的梅闻儿……她直接掀桌撕剧本!反手就给摄政王男主写了一封休书!惹不起,还躲不起?然而,造反称帝的摄政王表示:“招惹了朕,还想躲?呵。”

《毒医重生虐翻王府》 第5章 孕吐!(2223字) 免费试读

许久之后……

把头埋在被子里的梅闻儿,根本不知道怎么面对夜宸风!

然而——

盯着她纤细后颈的夜宸风,已问道:“如何?”

梅闻儿:“……”

大概察觉自己的问话太过模糊,夜宸风重新问道:“谁下的药,可有眉目?”

梅闻儿:“……没。”总不能说,我怀疑是你的白月光,收买了我母亲的人吧,你肯定要炸!

夜宸风皱了皱眉,但转念一想:也是,这么蠢的女人,能指望她察觉什么?

若非他及时赶到,并且听到了窗户上的动静,她现在的名声就烂大街了!

不过,宫里的手,已经伸到梅相的后院了?

“……”夜宸风沉吟不语。

梅闻儿就坐了起来,并爬了爬头发的说:“这事我自己会查清楚,就、多谢王爷解毒,但天色不早了,你、你先回去吧。”

夜宸风:“……”又来……

果然,这个女人还是捏死吧,不能留了。

而赶完人的梅闻儿,马上察觉自己有过河拆桥的嫌疑,已经在解释:“我们毕竟已经离了,这样不好。”

“你再说一遍。”夜宸风决定,她要再敢说,就掐死她!梅相那边,回头再说。

不过,梅闻儿很从心的转移了话题,“王爷没觉得,是我和林斌又好上了,然后给您难堪?”

“若真好上,你能拼了命的砸窗户,还被下药?”夜宸风反问。

当然了,还有一点他没说出来,他看到遗留在梅闻儿后颈的红痕了,那分明是被人从后用手刀敲晕,留下的痕迹。

而这时的梅闻儿,却笑了,因为她欣喜的发现,至少夜宸风的思想,没有跟着剧情走。

“你笑什么?”夜宸风有些莫名。

梅闻儿却是真的很开心,“谢谢你。”

夜宸风眸色渐深,隐约猜到了她在笑什么,但还是冷冷一嗤:“有病。”

梅闻儿这回没怼回去,还把头重新埋回被子里,眼角有液体滑落……

天知道!

一觉醒来,就从实验室穿进一本书里,还成了必定惨死女配这件事,对她而言,是多么大的“刺激”!

尽管她闲暇时,也会看小说休闲,可她真的从没幻想过要穿越!更何况是穿成这种可怜女配。

先不说穿越后要面对陌生的一切,光是她可爱的爸妈,她就舍不下,她可是独生女,她不在了,她都不知道爸妈该怎么办?

“……”

忍不住落下更多眼泪的梅闻儿,无声的宣泄着害怕和无助,之前的她,一直紧绷在求生的本能里,从未获得发泄情绪的渠道。

但夜宸风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怎么了?”

“……没事。”迅速整理好情绪的梅闻儿,声音听起来都很正常。

夜宸风顿了顿,还是问道:“哭了?”

梅闻儿当然不承认,“怎么可能?王爷没事就先回吧,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但不管如何,你我必然是要和离的,否则圣上怎么能放心,对吧?”

夜宸风没有回答,但他凝着梅闻儿的双眸,却在逐渐变暗,仿若深邃无底的暗渊。

而捂着眼的梅闻儿,已经彻底平复好情绪,“回去吧。”

“你爹跟你说的?”夜宸风忽然问道。

“是啊。”梅闻儿干脆的承认道:“我想嫁给你的时候,我爹就这么劝过,但我不死心,最后虽然如我所愿了,可是……”

“什么?”

“可是我爹就被派去南边赈灾了,作为一朝宰辅,他原本不用去这种危险的地方,是圣上在敲打我爹,让他不要跟你走的太近,对吗?”梅闻儿放下双手,露出一双哭得发红的眼。

既然夜宸风不是不能沟通,那么她希望不通过他人,就能和他断个清楚,不用被他记恨着。

而闻言的夜宸风,眸里多了几分兴味,还难得温和的说:“这些都不是你所能左右。”

“我知道,但我至少能补救。”梅闻儿解释道。

“怎么补救?”夜宸风反问,“休了本王?”

“我可以去改成……”

“不必。”夜宸风起身套上外袍,“你老实回王府,只要不再作妖,不找婉婉麻烦,看在你爹的份上,本王会让你安稳当个王妃。”

“……”梅闻儿忍了又忍,才忍住怒火,尽量好声好气的问道:“去母留子?”

夜宸风动作顿了一顿,才应道:“记得喝避子汤。”

“呵。”梅闻儿嘲讽极了,她明白夜宸风的意思,要么去母留子!要么当个无子王妃,不要威胁到他白月光的地位!

关键是——

她走都不行?

***夜宸风!

果然是个狗逼玩意!

亏她刚才还有些感动,觉得这狗男人能沟通!果然是她太天真!

“在你求你爹去请旨时,你就该知道,有些事不能走回头路。”夜宸风又解释了一句,似有几分安慰的意思。

梅闻儿对这话倒没什么意见,也是,做什么选择,就要付出什么代价,哪怕之前做选择的不是她,但她既然成为了“梅闻儿”,那她只能承担下来。

而回眸看了她一眼的夜宸风,大概是觉得自己方才的话,可能还是有些重了,就再次开了口,“你若……”

“我会喝,你走吧。”梅闻儿现在不想再看见这个狗男人,至于喝避子汤,她倒不排斥,她从王府逃出来后,就喝过一副了。

她若要生孩子,一定要找一个像爸爸那样爱妈妈的人,让孩子拥有像她一样幸福、完整的家。

“我希望王爷以后洁身自爱,避子汤并不好喝。”梅闻儿补完这话,就钻回被窝,背对着夜宸风,这也是她最初打算自己解毒,不想靠男人的原因。

夜宸风:“……”缓了缓的他,自觉应该好好教训这女人,但又莫名没什么底气。

罢了!只要这女人以后不惹事,他也懒得理她。

这么想完,夜宸风便打算出去,可也就在此时——

来福的声音,又从窗台外响起:“王爷。”

“说。”

来福闻言,就很老实的站在窗外禀道:“太后召见王妃的懿旨,正在来相府的路上。”

“?”梅闻儿正觉得奇怪,就听到婢女小软敲响了门扉,“小姐,夫人和梅夫人过来看您了。”

“……”这回轮到夜宸风心生纳闷,这么晚,婉婉怎么过来了?

梅闻儿却觉得妙极了!毕竟她现在可不是摄政王妃了,那么太后这个恶毒亲婆婆的懿旨,正好可以送给这位白月光!

念及于此,梅闻儿激动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可也不知是太过兴奋还是咋地,她一起来,就是一阵天旋地转的晕!接着就是一阵反胃?

紧接着——

“呕!”

梅闻儿忍不住的吐了,人也站不稳的跌回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