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长公主腰斩时的段子 对心理学的认识

卫长公主腰斩时的段子 对心理学的认识

陆槿看着男人凝着的眉头,此时动也不敢动了,以前和齐默打打闹闹也没事…鬼晓得他这么敏感…

“那…那怎么办?”她有些势弱。

“怎么办?”男人脸上那抹冷笑深了深,问道:“你说怎么办?”

“我..没有这样过…所以不知道..”她讪讪的笑了笑。

“呵呵..”黎复脸上那笑意也渐渐的收敛了回去,低眸,睨着她的眸子有些深意,说道:“陆槿,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想什么?”

“什么?”她笑问。

“想把你掰开了揉碎了好好蹂躏蹂躏。”男人的声音莫名的带着些许低沉暗哑。

她咽了咽口水,说道:“你这想法不好…”

“的确不好。”男人眯了眯眸子,说道:“见到魏谦时也时常会这么想。”

“我和他不一样,我是你未婚妻。”她笑。

“呵呵…你最好把这个未婚妻做好。”男人眯着眸子看着她,说完,就直接推开了小女人,转身抬起脚步便离开了。

陆槿本来重量都倚在他的身上,此时被男人推开趔趄了一下,顿时感觉到周围不少看过来的目光,她撇了撇嘴,装作无事的样子,也跟着出去了。

……

当晚,陆槿就被顾眉送到了黎复的家里,她的行李不多,也没有什么要带来的,一进去,就见黎复家大的吓人,他没有和黎家人一起住,所以这偌大的房子除了他就只有佣人了。

“陆槿小姐吗?”一进去,就见不远处一个中年妇人走了过来。

一张脸都紧紧的绷着,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我是。”

“这位是穆姨,一直在照料先生的起居,可以说是看着先生长大的,先生一直当穆姨是长辈看待,所以穆姨说话一直很有分量。”顾眉小声的告诉她。

“恩,陆槿小姐的房间在楼上,以后陆槿小姐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和我说。”穆姨看着她,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好的。”她笑了笑。

跟着穆姨上楼的时候,她问道:“黎复平时回来住吗?”

“少爷有时会住在公司,多数时候还是回来住的。黎复少爷很忙,陆槿小姐安心住下就行,不忙时少爷会回来的。”

“…好。”她好想翻个白眼,这样好似她急着等黎复回来似的。

不天天回来也好,她也自在些。

……

与此同时,偌大的办公室内,办公桌后,男人拿着文件,淡淡抬眸看眼坐在沙发上完全拿这里当自己办公室一般的陆铭笙。

“听说你把人带回去了?”突然说起这个,陆铭笙笑的有些暧昧,说道:“人都接家里去了,以前可没有过的,是不是因为上次…所以食髓知味?”

他凝眉,说道:“上次是药的原因。”

“药?我看不是吧….”陆铭笙笑的猥琐,说道:“没准你这回是个机遇呢,这一次没准就开了窍了,然后嘿嘿嘿…”

“少贫嘴。”他轻笑了一下,半晌之后,说道:“不过…”

“不过什么?”陆铭笙一愣。

只见黎复有些讳莫如深的样子,说道:“我不确定。”

“擦啊,有什么确定不确定的,黎大少爷,你…真因为那丫头…”闻言,陆铭笙有些激动,直接蹦了起来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