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三日游最佳方案 情锁深宫杏仙女主嬿婉

云南三日游最佳方案 情锁深宫杏仙女主嬿婉

是那个被划了包的姑娘。

她单肩背着包,一只手贴在包上的划痕处,防止里面的东西掉落出来,一只手朝陈绪和苏灿两人打招呼。

“等等,我……”女生在他俩面前停下,蘑菇头被风吹得有些凌乱,她不好意思地用手拨了拨。

“怎么了?”陈绪忍着痛,对她露出来一个微笑。

“我来谢谢你们,不然我的钱包就拿不回来了,里面可有重要的东西呢,掉了可不得了。”

女生摸着自己的包,憨憨地笑了出来。

“多大点事儿啊,大丈夫行侠仗义应该的。”陈绪恬不知耻地说。

站在旁边的苏灿伸手在背后使劲地掐了他一下,然后凑到他的耳边,小声地说,“你也好意思说出这句话,刚才叫我不要管的人是谁?说呀,你说呀?”

陈绪尴尬地笑了一下,不再说话。

“啊……你流了很多血,手没是吧?”女生指着他的手问。

陈绪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臂,伤口上的方巾已经被血染红了。说起这条方巾,还是车上一位女乘客拿出来给他简易包扎用的,看来是没机会还了吧。

“他没事,皮厚着呢,放心吧。”苏灿抢在陈绪的前面,替他答道。

“……”

“你们快去医院吧,我不耽误你们了。”女生说了句再见便往回走,走了几步又回过头看,半弯下腰,非常诚恳地再次道了一次谢。

“走吧,去医院给你止止血,消消毒,再上点药。”

女生走后,苏灿看了看陈绪的胳膊,好像血已经没有再大面积地涌出来,她丢下陈绪,走在前面。

“唉,你等等我啊,我现在可是伤员啊!”陈绪气愤地小跑了起来,“要不是为了救你,我怎么会受伤。”

“你还好意思说,早点动手不就得了,可把我吓坏了。”陈绪不开口还好,一抱怨苏灿就来气,这人太不争气了,动个手竟然伤成这样。

“他手上有刀啊,你没看见啊,一刀把我捅死了怎么办?”

“捅死了更好,好为国家省粮食。”

“……”

“你说说你,有什么用,连个坏人都打不过,怎么给女孩子安全感?”

“那就让女孩子给我安全感咯。”

“……”

从医院回来,陈绪看了看钟,已经快九点了。

“唉,美妙的夜晚竟然是这样度过的。”

苏灿在卧室里拿衣服,准备洗澡,出来的时候白了他一眼。

“等你伤好了,赶紧开始锻炼,瞧你这瘦胳膊瘦腿的,小心孤独终老。”说完她便走进了浴室。

“去去去,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苏灿也不理他,热水淋在肌肤上,使他消除了一天的疲惫。车上她是真的吓坏了,第一次有人用刀指着她。

洗了半个多小时苏灿才走出来,她打算今晚好好地睡上一觉。

可是,躺在沙发上的陈绪愁了,两只胳膊都受伤了,自己要怎么洗?

他意识到自己完全没法动手啊,于是,他敲了苏灿的房门。

“干嘛?”

苏灿正在里面贴海藻面膜,一开门那张深绿色的脸把陈绪吓了一跳。

“我还以为是在闹鬼唉。”陈绪摸着自己的心口说。

“你见过有这么貌美的鬼吗?”苏灿不客气地回了过去。

“有啊,不就是你吗?”

“哟,谁家的小伙子,真会说话。”

“可不是。”陈绪一脸坏笑,“唉,给你个机会要不要?”

“机会?什么机会?”苏灿挑了挑眉。

“嘿嘿,我这不是没法洗澡吗,给你个机会蹂躏我呗。”

陈绪说的时候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苏灿,苏灿身上瞬间就起满了鸡皮疙瘩。

“滚蛋。”说完一把把门带上,还从里面反锁上了。

“这就忧伤了。”陈绪边想边难过着。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

是阿彪。

“大哥,怎么了?”陈绪走到窗前,看着寂静的街道问。

“小灿打电话说你胳膊受伤了洗澡不方便,要我过来帮你,是吗?”

“……”

杀千刀的苏灿,竟然想到了这招!早知道就不给你配手机了!

“说话呀?”

阿彪的声音传了出来,陈绪不禁打颤,一个身材这么魁梧的男人来帮自己洗澡?

洗完后干什么?

咦……

画面太美还真不敢看。

“大…大哥,我没事的…你放心吧。”陈绪手心冒汗。

“真的没事吗?”

“没事,你就别担心了。”

“那好吧。”

“嗯,挂了。”

苏灿,明天你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