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肉高H文从头到尾奶头 监狱里的直男

纯肉高H文从头到尾奶头 监狱里的直男

纪流苏抱着林乐儿强塞给她的书,无奈地走向马车旁。

撩起车帘,一缕阳光映入,倾泻在安静看书的男子身上,温柔地融合在碧蓝色的绸缎中,淡雅高贵。

发丝微动,墨子染缓缓抬眸,睨着有些怔然的女子,目光含笑,却不作声。

察觉自己出神的纪流苏暗恼,钻进马车里坐在他对面。

“驾!”车夫挥鞭,开始出发。

“去怀村的路线,小庄稼似乎很熟悉?”纪流苏瞧着外面不断变化的景色,不经意地问道。

墨子染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觑着她手中的那本兵法。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不知是里面的第几条?”

纪流苏勾唇一笑,这分明是在回敬她的猜疑。

瞥了眼他手中的书籍,正是一本医术,她忍不住取笑:“没想到小庄稼体弱多病,还会些兵法。”

“精通医术可杀人于无形,有时候比兵法还要管用。”

这是说他看的书比她看的书有用!

“是吗,那将士们都看医术得了。”

“可惜不是每人都有这种资质。”

连看本书,两人都不知不觉地攀比起来。

路途遥远,已经过去了一天还未到达,墨子染正准备停车找个茶楼,被纪流苏拦住了。

“我带了干粮。”她解开包裹,觉得林乐儿真想得周到。

他没有一起吃的意思,而是询问:“你做的?”

是不是代表她做的就不吃?

纪流苏横了他一眼,“嫌弃你就自己下车吧,我赶时间。”

话音一落,五根修长的手指伸了过来。

他捻起一块小面饼,放在嘴边咬下,“实在看不出你在厨艺方面有一定的造诣。”

纪流苏双眸一闪,“你看不出的事情多着了。”

随后她也吃了一块,有一瞬间在思考,是不是该学厨了?

暮色降临,为了尽快在明日早晨赶到,纪流苏决定就在马车里渡过一夜。

进入山区,路面变得崎岖,颠簸得一睡着就会失稳滚出车外,于是纪流苏只好睁着干涩的眼。

“困就睡吧,掉下去我会把你拉回来的。”

墨子染看着她不断打架的眼皮,好心提醒。

“不睡!”

她倔强地说完这两个字后,不到一刻钟便睡着了。

头一歪,枕在墨子染身上。

他抽出手臂,她的头部直接滑落到墨子染的大腿,似乎对这个枕头甚是满意,纪流苏嘴角微微勾起。

他忽而伸出手,摘下她的发簪,长发瞬间垂落。

平静的睡相配上墨黑的发丝,竟有几分温婉恬静之美,谁又猜到这外表藏着一颗不羁的心。

这一觉,舒服又安稳。

纪流苏不禁翻了个身,把柔软的枕头抱得更紧一些。

“吃豆腐也有个度。”

迷迷糊糊之中,她竟然听见了墨子染的声音,不禁撇撇嘴:“阴魂不散。”

刚唠叨完,神智倏然回归。

纪流苏蓦地睁开眼,被面前一片碧蓝色吓得弹了起来,一个不稳,扑通一声屁股摔在车板上。

她浑然不知痛,脑子全是方才她和他的姿势。

分明是……她抱着他的腰,直接枕在他胸膛上了!

“第二次。”墨子染淡淡地抚平衣衫的褶皱,把发簪塞回她手心,轻笑,“一个姑娘家的,就不懂得矜持。”

纪流苏这才发现自己披头散发,下意识地拢了拢衣裳。

她昨晚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眼见墨子染下了车,她连忙整理好着装,拍拍脸蛋把刚才的一切都抛在脑后,深吸一口气,随着跃下车。

眼前是一亩亩的农田,不少男女都抡起衣袖,踏着泥田俯身插秧,平凡而温馨。

纪流苏余光瞥了眼墨子染,发现他眼底的一片青色,不禁愣住了。

他是否,一夜未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