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邻居给睡了吃她的奶 男朋友蹭你是不是负责任的

我把邻居给睡了吃她的奶 男朋友蹭你是不是负责任的

而由于阳洋这刚刚睡醒,所以也是精力旺盛,压在阳洋腿上的方馨怡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顶到自己了,有点不舒服,然后伸手去摸。

可能是觉得摸到了什么,方馨怡的小手也是索性用力一抓,想知道是啥东西。

“嗷!”

方馨怡听到阳洋突然大叫,赶紧松手站了起来,看着阳洋高高拱起的裤子,才一下明白自己刚刚抓得的是什么了,一下脸红到了耳根。

“阳洋,你个大坏蛋!”

见方馨怡一下站了起来,阳洋才知道刚压在自己身上的是方馨怡,阳洋顿时也是一阵尴尬,以及一阵无语。

按说在这个男女平等的年代,吃亏的好像是自己吧,到头来怎么自己倒是成坏蛋了,明明是你好不好。

不过这些话想想就算了,阳洋可不敢当面说出来。“这,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谁叫你压在我那,那个上面的。”

“你,你还说,我不理你了。”方馨怡听到阳洋还在说,直接转身跑出去了。

阳洋见方馨怡突然跑出去了,赶紧拿起自己的书包跟了上去。

“那个,馨怡,我不是故意的,你听我解释啊。”

方馨怡完全不理阳洋,就这么使劲的跑,等到她停下来的时候,已经不知不觉的跑到了学校的一片小树林里,说是小树林不如说是有几颗树加几张石桌的休息区域罢了。

“呼呼呼。”阳洋见方馨怡终于停了下来,喘了口气说到,“馨怡,我不是故意的,你听我解释啊。”

“哼,你想怎么解释?”方馨怡有些气喘的问到。

“我……”说到这,阳洋才发现这事好像没什么可解释的啊?又不是自己故意的,反倒有可能是你主动的呢。

不过这也只能在心里想想而已,是绝对不能说出来滴。

不过仔细想想,阳洋才意识到方馨怡根本不是对刚刚的事生气,而是今天早上的事。

“馨怡,你不介意我这样叫你吧,那个今早的事,我跟你说声对不起啊,我情绪一时没控制住。”阳洋为今早的事情向方馨怡道歉道。

“哼。”

方馨怡似乎觉得还不够,自己可是生气了一天,想简单的一句话就完了?不可能!

看着方馨怡的表情,阳洋犹豫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唉!馨怡,你觉得一个富人和一个穷人有多大区别?”

“恩?”方馨怡听到阳洋突然叹了口气,接着问出这个问题,也是十分疑惑,不过方馨怡还是认真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富人和穷人的区别吗?其实从表面看,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挺大的,但是,透过物质和金钱去看本质的话,富人和穷人之间的距离就未必有多远了。”

听到方馨怡这么回答,阳洋也是松了口气,作为一名方馨怡的暗恋者,平时当然会关注她了。

方馨怡家有钱是肯定的,只是她平时很低调而已,阳洋知道这事也是因为一次放学的时候看到方馨怡放学竟然有专车接送,正是因为这样,阳洋才会问这个问题。

“其实我家里的情况可以说很差,这都要从我刚上高中的时候说起……”阳洋跟方馨怡详细说了自己父亲抛弃母亲的事。

本以为方馨怡也会像其他人对自己一样,可是方馨怡竟然哭了,没错,哭了。

“馨怡,你,你没事吧。”

“没事,阳洋,你认为我是一个怎样的人?”方馨怡用还带着些泪花的眼睛望着阳洋。

“啊?”

阳洋对于方馨怡突然问出的这个问题,顿时有点摸不着头脑,只能含含糊糊的回答道,“你是怎样的一个人啊?我认为你应该是一个很爱学习,很文静的女孩子吧。”

“就这样吗?”方馨怡似乎对阳洋的回答有些不太满意。

“呃,还有,还有……你很漂亮。”阳洋现在才发现自己对方馨怡了解的实在太少了,总不可能跟她说你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吧,那跟变相的表白有什么区别呢!

“我在你眼里就只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吗?那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方馨怡有些失望道。

“那个,我平时跟你接触的不多,怎么了解你啊,至于你在想什么,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可能知道你想什么?”阳洋见方馨怡有些失望,便开了个玩笑。

“噗嗤!”听见阳洋的回答,方馨怡也是笑了起来,“没想到原来你还是这么幽默的一个人。”

“那你原本以为我是怎样的一个人?”阳洋顺势就问了出来,说实话,阳洋很想知道自己在方馨怡眼中是一个怎样的人。

“原本啊?原本就是以为你是一个成绩差,又爱迟到和上课睡觉的人……对了,阳洋,你为什么不好好学习,难道就是因为你家里的事吗?”方馨怡说到这,顿时有些疑惑的看着阳洋。

“学习?那不是我这种人该考虑的事,想我这样的人,高中混完了就去找个一般的工作就行了,然后只能做好最坏的打算,哪怕是从头再来,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才是真。”

阳洋望着天边的夕阳淡淡道。

听了阳洋这样自暴自弃又有些道理的话,方馨怡有些惊讶,要知道像阳洋这样自暴自弃的人,方馨怡可是一点儿都看不起的。

不过,阳洋说出的这番话却又让方馨怡很是不解,“难道你没有什么理想吗?就愿意平平淡淡,碌碌无为的过完自己的一生吗?”

“理想?别和我谈这玩意,早戒了。”阳洋说到这,发现自己语气重了点,突然笑道,“开玩笑的,其实就算我现在努力学习也没用了不是,根本就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