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的故事的童话 啊~ 王爷太深了

叶子的故事的童话 啊~ 王爷太深了

两人回归正题,讨论了一番计策后,纪流苏便要趁着黄昏前回去。

忽然想起什么,她笑着晃了晃手中的长剑。

“亥时,来徐枫那里一趟,我请你们吃夜宵。”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墨子染轻笑:“挑选流苏的眼光不错吗,确实不错。”

林宅中,林乐儿还在房中作画,纪流苏正准备去叫她,却在看见墨水的轮廓后怔住了。

那画像,是她的容貌。

画中女子笑意自信张扬,斜躺在树上,裙摆下垂,随风飘荡,几分潇洒几分温婉。

光线忽而被挡住,林乐儿侧首,笑着把她拉进来:“流苏,这画送给你,你看画的如何?”

虽不是大师级别,但看出用心了。

“今天又是什么日子?”纪流苏疑问。

“没,我用你的模样练习罢了,留着当做纪念吧。”

林乐儿把画一卷,塞到她手中,这才发现她左手覆着绷带。

“你受伤了?我居然现在才看到。”

“不小心刮伤而已。”

纪流苏快速地抽回手,转移话题,“你昨天送我束发带,今天送我画像,是不是有什么要我帮忙的?”

林乐儿有些失望地摇头,忽而瞥见柴房打开的门,顿时想起一件事。

新来的两个丫鬟呢?

“她们不会跑去告状了吧?”林乐儿急得团团转,“不知道林巧柔和父亲会用什么办法来为难你,如果我知道你留在这里的真正目的,也许还能帮你求情……”

纪流苏清晰地看见她眼中的试探和期待,不禁觉得手中的画卷变得烫手。

林乐儿自从看望傅景天回来之后,就费尽心思地想要得知自己留下的目的,这其中的缘由她又如何不清楚?

“没关系,见招拆招。”

她把画卷塞进抽屉中,和束发带并放一起。

过了片刻,两个逃走的丫鬟果然回来了,还捎上齐老爷和何氏母女。

一行人皆是兴致问罪的神态,伫立在纪流苏面前,齐老爷率先发话:“大胆丫鬟,竟然敢毒打姐妹,还关押她们一天!”

何氏母女奸笑,两丫鬟得意。

“老爷糊涂了吧,先不说她们不是奴婢的姐妹,若是真的关押,她们怎能逃出来?你们看柴房的门,可是连一把锁都没有呢……至于毒打这种信口雌黄的话,谁都可以说出来。”

纪流苏虽行了礼,并且自称奴婢,却没有半点卑躬屈膝的姿态。

何氏拂了拂手帕:“这丫头果然和柔儿说得一样,伶牙俐齿,难怪柔儿吃过亏。不是说有证人么,快让他出来吧。”

证人?

林乐儿疑惑地抬头,瞧见男子之后脸色变了变,那不正是自己请来试探纪流苏武功的护卫?

“你说她会武功,对吧?”林巧柔恨不得立刻添乱,“我猜她一定不会承认的,你直接动手,看她会不会反抗就知道了!”

如果纪流苏还手,就证实了她隐瞒的事情,如果不还手,那更好!

护卫领命,直接冲了过去。

纪流苏敛眉,身子一闪,手臂一抡,瞬间将护卫摔倒在地。

动作一气呵成,让众人惊得目瞪口呆。

林巧柔受惊地后退几步:“你……你呆在林家究竟有什么阴谋!”

“林小姐,你不是总问我为什么留下吗,我现在告诉你,只是为了搭救走投无路的你,可没想到换来的竟是这种下场!”

“你在胡说八……”齐老爷的话被纪流苏冰冷的视线打断,居然有些畏惧起来。

林乐儿神情复杂,半信半疑,突然跪在地上:“父亲,请给流苏一晚的时间,她会给你一个满意的回复。”

有台阶下,齐老爷连忙应允,带着众人离开。

“流苏,现在没人,你快点告诉我真相,不然你要被赶出林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