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飞李光明小说目录 王建飞李光明完整免费版阅读

王建飞李光明小说目录 王建飞李光明完整免费版阅读

王建飞李光明是著名作者孤狼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作者文笔不错,诗词功底丰富,文章结局很意外,千万要看完哦!那么王建飞李光明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他是一个农村出身的草根英雄,没背景,没钱财;他是一位横空出世的官场霸王龙,大智若愚,步步为营;带着梦想与憧憬,他在鱼龙混杂的官场中摸爬滚打,披荆斩棘,运筹帷幄。他不贪财,但财却滚滚而来;他对美女免疫力比较强,但美女对他却缺少免疫力;他以一个小小的平台创造着官场的神话,蓦然回首却发现,自己所站的高度,已经足以俯视天下!一位与他纠缠不清的神秘天使,用特殊的方式,协助他一步步将辉煌推向了极限!

《升迁风云》 第6章保安的蔑视 免费试读

王建飞这次没有吝啬自己的毛爷爷。他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去嘉华商厦。不知道刘洁找他有什么事,心里像揣了一只小兔子,怦怦的直跳:师傅,麻烦您快点。王建飞不停地催着。

“兄弟,我还想多活几年,你觉得这路能跑快吗?”出租车自己很不高兴的说道。

王建飞看看窗外,无奈的闭上了嘴巴。雪太大了,行人们大多都推着车子前进,汽车则象蜗牛一样慢慢的向前蠕动。

“师傅,给你钱。我不坐了。”王建飞掏出五块钱扔到车座上,开门下了车。一股寒风迎面袭来,王建飞竖竖衣领小跑着奔向目的地。

快到嘉华商厦的时候,王建飞看到站在门口的刘洁正伸着脖子朝自己这个方向看。王建飞紧走几步来到跟前:”这么冷,你怎么在外面等着?”刘洁的小脸被冻的通红。

“快走吧,跟我去送件衣服。”刘洁拿起脚下的衣袋,拉起王建飞的手,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送什么衣服?你们这里还送货上门啊?没听说有这项业务啊?再说送件衣服也用不着带上我啊?”王建飞一连问了好几个为什么。

“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啊?怎么这么多无用的话?”刘洁撅起了小嘴。

“噢,我知道为什么了,一定是我亲爱的老婆怕遇到什么不测,让我来保驾护航了,这事我愿干。”王建飞做恍然大悟状。

“讨厌,谁让你护着了,你爱去不去。”刘洁捶了王建飞一拳。王建飞顺势抓住刘洁的小手,两人相拥着向前走去。

来到一个小区门口,王建飞抬头看了看上面的字:怡新苑。

这可是县里最高档的小区了,县领导们大都住在这个小区里,安保和环卫也都是精挑细选的。李光明每次谈起怡新苑的时候,都有一种由衷的自豪感,为自己能够住在这里而感到自豪。

想起李光明看自己那轻蔑的眼神,王建飞的心一阵刺痛,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够在这里占有一席之地。

“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王建飞的思绪被一个很不友善的声音打断。王建飞抬头一看,原来是保安。这人五大三粗,手中拿着橡胶棍,正气势汹汹的看着他们。

靠,宰相门前七品官,在这里看大门的人都这么牛叉。王建飞刚想理论,被刘洁一把拽住:我们是来找一号楼的王姨的,已经约好了,不相信的话你可以打电话问问。

“什么王姨?姓王的多了去了。”保安很不屑的说道。这年头,什么都得靠关系,保安叫陈东,是本县人。妹夫张明在县财政局上班。

自从妹妹嫁给张明后,陈东就一直缠着张明,让他给自己找份工作,这家伙典型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还非要找一个不下力的活,这让他张明很是头疼。

在一次跟同学吃饭时,张明又一次接到了陈东的电话,挂断电话后,便向同学大诉口水,那人便向张明支了这一招。

保安的工作对张明来说不是难事,难的是这个工作陈东看不上。张明谎称这是县里特招的一批保安,要对领导的安全负责,好说歹说终于让陈东点头了。

谁曾想,时间一长,陈东还喜欢上了这份工作,陈东虽然长的五大三粗,却是个热心肠的人,经常帮人家干点粗活重,在小区里人缘不错。领导们家里有用不了或吃不完的东西都会送一些给他,这让贫困家庭出身的陈东很是满意。

久而久之,陈东的脾气就有些见长,这一次王建飞在他面前受了气,但在以后的日子里却没少用到陈东,当然这就是后话了。

刘洁见对方没有让步的意思,知道再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索性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王姨,你好。我是刘洁,麻烦您跟门卫说一声,我们进不去了。让他接电话?好的。”刘洁将手机递给对方。

陈东接过电话”你好,我是陈东,噢,是您啊!没问题没问题。”说话的同时陈东的身子不自觉的弯了下去。脸上也有了笑容。

这个笑容看的王建飞很是恶心,靠,什么德行。

陈东挂断电话后很是热情的给王建飞他们指了路,让王建飞稍稍找到了一丝平衡。就是这一丝的平衡,在三分钟后,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说不尽的酸楚……

王建飞跟着刘洁来到楼前,刘洁按响门铃。

来到三楼,开门的是个中年妇女,看上去三十八九岁的样子。在她面前,王建飞有一种说不出的自卑感,总感觉自己好像低人一等,好在人家很热情。

刘洁甜甜的叫了声阿姨,转身对王建飞说”这是王姨。”

王建飞稍稍躬了躬身子:王姨好。

“这位是?”被称作王姨的人看向刘洁。

“王姨,这是我朋友,陪我一起过来的。”刘洁介绍了王建飞。

“好好,小伙子长得一表人才,小洁的眼光不错,快进来。”说着话王姨把他们领到了客厅。

客厅的摆设,让出身贫寒的王建飞看得眼花缭乱。他没有想到,电视原来还有这么大的,树根也能堂而皇之的入室登堂,当看到干净的木地板被自己踩得一塌糊涂时,王建飞觉得很不是滋味,站在那里走也不是,站也不是,他的窘迫很快被王姨发现了:小伙子,别不好意思,坐吧!

王姨又转向刘洁:小洁,真不好意思,让你跑这一趟。

“阿姨,您千万别这样说,是我们的失误,这么长时间了,才进到您需要的款式,这不,刚一到货,我就给您送来了。”刘洁说着话掏出了袋子里的衣服。

“小洁啊,放那吧,好不容易来一次,坐下好好聊聊。”这正是刘洁想要的结果,听到王姨这样说,刘洁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到王姨要去倒水,刘洁冲王建飞使了个眼色,王建飞稍微一愣,马上明白了刘洁的意思,起身接过了王姨手中的水杯。

“小洁啊,你怎么会想到干这份工作?很辛苦的。”王姨拉着刘洁的手坐下。

“阿姨,我觉得挺好的,过的很充实,再说我朋友这么棒,考取了公务员,现在在县委上班。我觉得挺好的”刘洁有意把话题往王建飞身上引。

“在县委上班?好单位啊。小伙子年轻有为啊!”王姨看向王建飞。

此时王建飞已经大致明白刘洁此行的原因了,他异常激动。

听到刘洁故意把话题往自己身上引,再不表现一下,可就有愧刘洁平日里对自己的智商开发了:王姨,您可别这么夸我,比我优秀的人多了去了,向我们的几位领导,都是我要学习的榜样,尤其是林书记,那才叫厉害,全市最年轻的县委书记。

“怎么,你跟林书记很熟吗?”王姨迫不及待的问。

王建飞看到王姨那急切的眼神,知道自己猜对了,这人应该就是刘洁所说的那人,不过,他还是有些拿不准,不知道这人能给自己什么帮助。尽量往好的方面想吧:我们跟林书记一层楼,经常见面的,我们办公室的几个人都把林书记视作偶像,那种领导气派可不是谁都能做出来的….

王建飞捡好听的话说了一箩筐,边说边偷偷地看王姨的反应,见王姨听的很认真,更加坚定地自己的想法。

“嗨,我们家老林哪有…..来来来,吃个水果。”王姨把说了一半咽回了肚子里,忙从茶几上拿起水果递给王建飞刘洁。虽然她曾猜测了刘洁的身份,但还是不能太确定,主要是刘洁的工作,她实在不相信,如果刘洁真的是那个人的女儿,又怎么会干这种工作?凭那人的能力,为自己的女儿安排一份好工作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再说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她又是第一次见面,她不想说的太多。

刘洁是何等聪明之人,她马上看出了端倪,忙起身拉着王建飞告辞。

王建飞还有些纳闷,聊得正好为什么走啊?不过当着人家的面他不好意思说出口,况且刘洁提出告辞后,人家也没有再挽留的意思。

走出楼道后,王建飞实在憋不住了,刚想说话,被刘洁伸手捂住了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回家再说。

王建飞感到很失败,刘洁比诸葛亮还能算计。还好是自己的女友,如果是乔李的帮手,那可就麻烦了。

提到乔李,王建飞突然想到自己出来也没有请假,不知道班上有没有事,这可怎么办啊?想到这,他跟刘洁说:洁子,你想办法回去,我得赶快去班上,下班时我去接你。

王建飞预料的不错,班上真的有事,而且这事还跟他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