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晚顾远小说叫什么 苏晚顾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苏晚顾远小说叫什么 苏晚顾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苏晚顾远是作者君忆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下面看精彩试读!天才医学博士穿越了,穿到天下大旱,饿殍遍野的灾荒年就算了,她还被卖给了植物人冲喜。别慌!她的医学实验空间也跟来了。空间在手,天下我有!苏晚上山挖野菜抬出老山参,误入山洞发现银锭子……有钱也买不到粮食?没关系,她可以利用现代科技,降下人工雨,种上高质高产种子。人人都知老顾家自从买了个豆芽菜小媳妇儿冲喜后,买良田,修新房,吃穿不愁,还种上了药材,开上了铺子,那日子过得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泼辣婆婆:我就是偏心,谁敢说我四儿媳一个不好,我拿大扫把抽他!自私大嫂:我的就是弟妹的,弟妹的还是弟妹的,谁敢跟我弟妹抢东西,我喷死他!腹黑小叔子:谁敢欺负我四嫂,我放狗咬他!可爱小姑子:敢惹我四嫂,我毒死你哦!众人:“晚丫这么贤良淑德,她要跟你和离,肯定是你的错!”某重生回来的首辅大人怀疑人生:到底他是亲生的?还是他媳妇儿是亲生的?首辅大人从善如流:媳妇儿,我错了,我不当首辅了,我们回家种田。以后娃跟你姓,我…

《给山里汉冲喜后,小农女被团宠了》 第4章 免费试读

顾远吃好饭之后,放下碗筷,看向陈氏,“娘,我跟着大哥大嫂一起去地里帮爹他们。”

虽然现在大旱,地里根本种不出东西来,但顾家人还是想着早点把地侍弄出来,万一哪天老天爷开眼了,一场雨下来,种子就能种下去了。

陈氏听见顾远这话,连忙拉住了他,“老四,家里的事情你就别管了,这段时间你受伤耽搁了不少功课,现在先抓紧时间去读书,等过两天就让你爹送你还回县学去,说不定还能赶上今年的秋试。”

顾远一双深邃的黑眸认真的看着陈氏,声音坚定的说道:“娘,我已经想好了,我不打算读书了。”

“什么?”陈氏被顾远这句话震得有些懵了,有些僵硬的又问了一遍:“老四,你说什么?你不打算去读书了?”

顾远点了点头,“娘,我已经决定了,不去读书了,就在家里跟您和爹还有哥哥们一起种田。”

陈氏缓了一下才说道:“老四,这事儿你再好好想想,等你爹回来了,咱们再好好商量商量。”

一旁的顾妍急了,“四哥,你这书念得好好儿的,怎么突然就不念了呢?你上次回来还说你县学的先生都说以你的学问,你今年肯定能考上举人的!”

顾远看向顾妍的眸光倒是格外的柔和,“小妹,四哥不想读了就不读了,不读书,不考举人,咱们一家也一样能过上好日子。”

顾妍抹了抹眼泪,小声说道:“我想四哥读书,又不是为了过好日子,而是四哥你读书那么好,这不读了,多可惜啊!”

“没什么可惜的。”顾远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说道:“咱们一家人好好儿的在一起,比啥都强!”

顾大牛听到顾远这话,声音粗犷的说道:“四弟这话说得没错,现在世道这么乱,就算考了科举当了官,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我听他们说,这当官的弄不好就要掉脑袋,说不定还没咱们种庄稼快活呢!”

一旁万氏一张本来就黑的脸阴沉的拧了顾大牛一下,“你胡说啥呢?四弟读了这么多年书,掏空了家里的银钱,咱一家人就等着他高中状元,咱们家的鸡鸡狗狗才好跟着一起飞呢!

四弟说不念了就不念了,那咱家以前勒紧裤腰带供他读书的钱不是白瞎了啊?”

顾大牛憨憨的睨了万氏一眼,“什么叫四弟念书花光了家里面的银钱啊?

咱家现在这么穷,说起来都是怪你,你要是能少吃一点儿……”

万氏差点气得心梗。

偏偏她那憨憨男人还没数落完,一旁她的亲生儿子顾子安也声音清脆的补刀道:“娘,那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不是鸡鸡狗狗一起飞!

没文化,真可怕!”

苏晚看到万氏那被气成猪肝一样的脸色,差点没憋住笑出了声。

“娘,我和大哥先去下地帮忙去了。”顾远换了一身短打从屋里出来,拿了一把锄头就和顾大牛以及万氏一起出门了。

陈氏看着顾远的背影愣了一会儿,转身拉着苏晚的手拍了拍,叹了口气说道:“老四这孩子自小主意就大,这学他说了不去上,怕是真的不想去了。

晚丫,你是个好孩子,待会儿老四回来了,你帮娘好好劝劝他,他是读书的好苗子,又读了这么多年了,哪儿能说不读就不读了……”

苏晚脸上微微有些尴尬,陈氏是真心把她当儿媳妇,可她和顾远就是陌生人,这她怎么劝?

不过顾远这书读得好好儿的为什么会不读了?

难道……

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苏晚的脑海里,跟那些小说里写的一样,顾远是重生的?

他知道他继续读书会发生不好的事情,所以他不读了?

苏晚正琢磨着,院门外面传进来一个尖刻的声音,“陈氏、陈氏,你个老娼妇,你赶紧给老娘滚出来,滚出来好好看看,你家的小杂种把我虎子打成什么样了!”

正在厨房收拾的陈氏连忙擦了擦手出去,同时叮嘱在灶房里帮忙的顾妍和苏晚,“晚丫、妍丫,你们就好好待在灶房里,别出来,娘出去看看。”

陈氏一走,顾妍就愤愤不平把手里的抹布一摔,怒道:“什么玩意儿!就仗着自己是个寡妇,带着个孩子天天到处讹人!”

苏晚疑惑的问道:“妍妍,这是怎么回事?”

顾妍一脸的愤愤不平,“四嫂,你刚来不知道,刚才在外面叫娘的是咱们村的杨寡妇,她男人死了有十年了,之前她家杨虎还小,村里人见她一个寡妇带着孩子生活不容易,就多多少少都会接济他们一些。

可没想到,村里人好心,倒是养出了他们母子两个无赖,现在杨虎都十八岁了,母子俩整天什么活儿都不干,就等着村里人给他们吃的。

没人给了,他们就到处去惹事,把人惹急了打了他们之后,就讹人家,要钱要粮食!

村里人知道她母子俩这德性都惹不起躲得起,不去招惹他们。

他们今天指定是逮到了小安,把小安惹急了,跟他们干了架!”

听到这句话,苏晚对杨寡妇母子俩的无耻有了一个更加清晰的认知,还能招惹了五岁的顾子安,让顾子安打了,也有脸上门来讹人,这简直就没有丝毫的下限。

“那娘为什么叫我们不要出去?”苏晚继续疑惑的问道。

说到这个,顾妍就更气了,“那杨虎不仅是一个到处讹人的无赖还是一个流氓,见到年轻女子,他的眼珠子就黏在人家身上,找着了机会还往人家身上摸,恶心死了!

娘是怕我们出去被那流氓逮着机会摸了,才不让我们出去的。”

苏晚稍微琢磨了一下,她虽然不爱管闲事,但是她现在既然要留下,那就是顾家一份子,有人敢欺负上门来了,她定然不会让他们讨了半分的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