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追妻:鬼才医妃帅炸了全文阅读 君陌离凤霓裳小说全本资源

战神追妻:鬼才医妃帅炸了全文阅读 君陌离凤霓裳小说全本资源

主角是君陌离凤霓裳的小说叫做《战神追妻:鬼才医妃帅炸了》,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咖啡加糖创作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整个北陌掘地三尺,也要给本王将她逮回来!”君陌离一巴掌拍碎身前的金丝原木桌子。他是北陌国的战神王爷,权倾天下,逆天的神颜让所有女子青睐。而偏偏被一个装傻充楞的小丫头捉弄与鼓掌之间……从此,他对这个宝贝又爱又恨……爱的时候很不得把天上的月亮摘下来送给她。恨的时候真想扒开她的脑瓜子,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构造的!

《战神追妻:鬼才医妃帅炸了》 第18章:我可没你这么大的儿子 免费试读

说着,凤霓裳换了一身青色袍子,将头发高高束起,脸上光滑如初,一幅俏儿郎的模样出现在小泥巴眼前,手里还拿着一把折扇,像极了私塾里的教书先生。

“这这……这……”小泥巴花痴的看着眼前的帅公子,谁也不会想到是她家小姐。

“小娘子莫非是看上本公子了?”她故意将声音压低,还真有几分男声。

小泥巴被她逗的脸红的跟煮熟的大虾,“才,才没有呢。”她都不敢看抬头看在家小姐。

虽然知道她是小姐,但还是抑制不动的心跳。

扮上男装的凤霓裳简直帅的不要不要的了,闺阁中的女子谁见了都会倾心的。

“等我回来。”凤霓裳一个闪身,走了。

小泥巴本想嘱咐几句,但奈何人走的太快。

不过,小姐好帅哦,她摸着小心脏,那里还扑腾扑腾的直跳。

凤霓裳从小门出去后,直奔北陌最繁华的地带。

她要赚钱,就要先考察市场,她就不信她一个新世纪的人,在这里会赚不到钱。

这条街叫——岁锦街,那日她跟车夫打听到的。

跟车夫说的一样,岁锦街正中央的位置屹立着一座足足有四层高的青楼——潇湘馆。

她不忍在心中感叹,这名字还挺雅致。

再看进进出出迎来送往的人,就知道这里有多火爆。

站在门口的姑娘们浓妆艳抹,衣着暴露,手里的卷帕不停的挥舞。

凤霓裳停步,她突然有种想进去见识一番的感觉。

这里面真的是别有洞天吗?

一些书上可都是这么记载的。

这时,一对那女从里面厮打出来。

“臭娘们,再不滚老子弄死你!滚!”男子一脚揣在女子小腹。

女子泪满面,起身抱住男子的腿,苦苦的哀嚎着,“宝儿病了,很严重,我求求你带宝儿看郎中,求求你……”女子头磕在地上,像是不知道疼一般。

“赔钱货,死了最好,信不信我一脚踢死你?!”说着,男子狠狠的甩脚,可女子就是不肯松手。

“你不给我钱,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松手。”女子眼神坚定。

“呦!三爷,还玩不玩了?下主还等着奴家呢。”一个身材纤细的女子娇里娇气道。

“谁敢跟老子抢女人,不要命了?”三爷看到女子眼睛都绿了。

这女子算不是什么绝色,但肯定比她的糟糠之妻强太多,这些日子她从这个叫三爷的男子身上没少捞钱。

“我求求你,五两银子就能宝儿,无两。”女子哭求着。

三爷从口袋里掏出些散碎银子直接扔在女子脸上,“就这么多,爱要不要。”

女子急忙捡钱,生怕男子会反悔。

凤霓裳捡起滚到自己脚边的铜板,弯腰,捡起。

“谢谢公子,谢谢。”女子撒腿就开跑。

“臭娘们。”三爷在地上呸了一口,然后转身钻进了潇湘馆。

附近的商贩都各自管着自己摊位,仿似对这样的事情已经看淡。

“小伙子,来个糖人不?不甜不要钱。”老大娘笑嘻嘻问。

天很冷,但大娘的笑容让人心上一暖。

“大娘,来一个。”

“好好,喜欢那个自己摘就行。”

凤霓裳在上面选了一个图案摘了下来,添了一口,确实很甜。

“大娘,那两人怎么回事啊?挺可怜的。”

“哎……别提了,她婆娘连着生了三丫头,不受待见,这男人整日再这潇湘馆鬼混,家里孩子都要死了,都不管,女人呢……命苦。”

正说话间,刚刚跑走的女子怀里抱子孩子,一屁股就坐在了雪地上。

她一幅痴傻呆滞的眼神,紧紧的将孩子护在怀里,生怕孩子冻坏了。

“估计是不行啦……”大娘叹气道。

凤霓裳大步走过去,看到的就是女子满脸的泪水。

“救救……我的宝……儿,她才五个月,她……特别乖……宝儿……娘对不起你,宝儿……”女子嚎啕大哭,可怀里的小人一点动静都没有。

凤霓裳上前一步,手搭在孩子的脉搏上……

脉搏很弱,但还有救。

“她还有救。”

女子一惊,忙跪在地上给凤霓裳磕头,“仙人求你救救我的宝儿,我给你当牛做马,求求你……”

“你先起来,我们先去医馆。”

医馆就在女子身后,两人推门遍走了进去。

“我都跟你说了,这孩子送来的太晚,没救了。”老郎中边配药边说。

“老先生,银针可否借我一用。”

“这老哥说宝儿还有救,魏郎中醒醒好吧,求求你了……”

“医者父母心,在耽误恐怕来不及了。”凤霓裳淡淡道。

魏郎中在这岁锦街很有名,他说治不了就一定治不了,这年轻人竟然大言不惭的说他没有医者仁心?

“年轻人,过于自信不是什么好事。”他将银针仍在桌子上。

凤霓裳动作极快,“把孩子放平。”她从里面拿出四根银针,粗细不一。

魏郎中只当眼前的小伙子年少轻狂,根本没在意。

那娃子送来的时候呼吸都已经没有了,即使是大罗神仙也难救。

凤霓裳手持银针,此时女娃全身***的打开,骨瘦如柴的小身子,让人看了心疼。

找好穴位后,凤霓裳四针几乎在同一时间完成。

一只手掌握四枚银针,这针法饶是让魏郎中傻眼。

先不管孩子能活不能活,光是这针法就不容小视。

他急忙起身,“你师承何处?师傅姓谁名谁?”他忙问。

凤霓裳才懒得搭理他,好好的一条生命,差点就被他断送。

针下去后,小女娃还是没有动静,凤霓裳的手一直搭在脉处。

“你要能把她救活,我魏忠平跟你姓都行。”魏郎中信誓旦旦道。

“我可没你这么大的儿子。”

“你……你这娃子……好赖不知。”魏郎中气的吹胡子瞪眼。

就在魏郎中打算好好教训一番这个目中无人的晚辈时……

凤霓裳找准时机,手指轻轻一按,女娃心口窝的银针快速的被拔了出来,紧接着就是腋窝还有肚脐下,按顺序拔出。

然后她快速翻转女娃,脸朝地,在她背上拍了两下……

只见女娃开始呼吸急促,张着嘴,顺着凤霓裳手上的力度,女娃从喉间吐出一个圆形的珠子出来。

然后就开始哇哇大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