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班主任用身体奖励给学生 新婚娇妻被别人玩坏

女班主任用身体奖励给学生 新婚娇妻被别人玩坏

“岚莹,你怎么样?”夜辰看到岚莹摔倒在地,连忙走过去扶起了她,目光还上下打量着岚莹,似乎在确定她有没有受伤。

岚莹嘟着嘴,两只手紧紧地抓着夜辰的衣角,语气幽怨的问道:“相公,你认识一个名叫段雪的人吗?”

岚莹盯着夜辰不敢眨眼,生怕错过他脸上的表情。

夜辰手上的动作一顿,头也不抬的回答道:“你怎么这么问,难道你认识?”

夜辰说完才发现自己心中竟有种期待,期待着岚莹说认识段雪。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夜辰轻咳一声。

而岚莹,将夜辰所有的态度尽收眼底,一时间心中泛起酸涩的感觉,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个叫做段雪的女人,在夜辰的心中很重要,很重要,怕是比她还要重要。

“相公,你不认识吗?既然你不认识那为什么你昏迷的时候,嘴里喊的却是段雪?呵呵你说你是不是爱上她了?是不是啊?”

岚莹哭着喊着,捶打着夜辰的胸口。

夜辰看着面前这个哭个不停叫喊着的女人,只是觉得心里烦躁。但还是伸出手轻轻地拍着岚莹的后背安抚着她,他担心她,但是不会心疼她。

夜辰忍不住皱眉,本以为是岚莹也认识段雪,却想不到会是这样……

看着眼泪哗啦哗啦流的岚莹,夜辰一时间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作答,如何面对。

夜辰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无法也不想回答岚莹的问题,所以他只能沉默,也只能沉默。

岚莹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所以紧追着问:“相公,难道你真的外面有人了?难道你忘了你答应我师父说要永远照顾我的吗?这就是你的照顾吗?”

相公,你可知道我是有多么的爱你,当你答应师父要照顾我一辈子的时候,你可知道我心里有多高兴?师父去世,我哭得一塌糊涂,是你在照顾我;我受伤的时候,也是你在照顾我。你懂得我想要什么,你懂我的心,相公可否就这样陪我一辈子?

夜辰皱眉,他心底竟然开始烦躁,本来活泼的她,今天怎么变成这样,一直这样问,到底烦不烦?

只是夜辰又怎么会知道,他今天的行为彻底触碰到了岚莹心底紧绷的那根弦。

只是此刻的他,面对岚莹的质问,夜辰还是选择了沉默,只是默默地擦干岚莹脸上的泪水“不要哭了!”干巴巴的一句话冒出来。

岚莹对他的感情,他一清二楚,他对岚莹的感情,他也很清楚,那种感觉只是喜欢,是那种喜欢妹妹的那种喜欢,根本就不是爱。

他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了,面对岚莹对他的感情,他除了沉默,竟然无言以对。

岚莹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应该被好好的疼爱,可是他心里依旧很明白,他给不了她爱情。

爱情并不是什么未婚妻,什么责任,什么托付,不是单纯的喜欢,爱情应该是一种很强烈的感觉,是应该有莫名的悸动,莫名的心跳加速。

而这种悸动……

夜辰想到了那个梦,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有种很迷恋那种梦,是因为梦里有段雪?还是什么,他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可是看着眼前的岚莹,他除了愧疚,也就只剩下沉默了。

他为什么会有那种想法,他也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他对岚莹,真的没有心跳加速的那种悸动,若是有,早就有了,若是不会有,恐怕拿再多的时间相处,也不会有。

至今,夜辰也不明白,到底什么是爱……反正对岚莹绝不是爱……

岚莹只觉得自己的心一阵阵的发疼,生疼

。“相公,你知不知道我很爱你啊,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以后你说什么我都会听的。相公,你可不可以不要爱上别的女人?对岚莹来说,你才是最重要的。”

再一次听到岚莹说“你才是最重要的”这句话,夜辰再也没有从前的淡然,反而有一种莫名的愧疚感。

但他想要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也不知道说什么,又是一阵沉默。

等不到回应的岚莹狠了狠心问道:“相公,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岚莹想象着最坏的结果,泪水就止不住的流。

夜辰为岚莹擦泪水的手慢慢的垂下,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就在岚莹想继续问的时候听到夜辰那低沉的声音回荡在耳边。

“岚莹,对不起,我只是把你当成妹妹。我说过我会照顾你一辈子,那我肯定不会食言的。我对你只是哥哥对妹妹的感情,对不起。”

思考了这么久还是说出了口,即使会伤害到岚莹,但是为了以后,夜辰还是狠心的说出口。

“呵呵……”

岚莹冷笑一声,看着夜辰,原来,他只是把她当做妹妹看待而已,仅此而已,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原来只是妹妹,他把成天叫他相公的女人当妹妹……呵呵……

岚莹起身,转身就离开,夜辰被吓了一大跳,“岚莹。你要去哪里?”

听到了夜辰的话,岚莹轻轻地擦掉眼角的泪水,然后说道:“不要管我,不用你管我,我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

岚莹说完就跑了出去……

夜辰呆呆地看着岚莹离去的地方,追!还是不追?

纠结了一下,夜辰还是选择了不追,他觉得,现在他们都需要冷静,只要冷静一下,一切都会好的。

角落里,冷萧露出一个冰冷的笑容,看着岚莹离去的方向,眼里闪烁着不明的意味。

嘴角勾起的弧度,如同狐狸般狡猾。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天已经渐渐地黑了下来,窗外刮来一阵阵寒风,却始终不见岚莹回来的身影。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夜辰时不时的张扬,希望看到月影下出现一抹瘦弱的身影。

只是等了许久,也不见那抹身影。

夜辰忍不住皱眉,他知道,他说的话,到底有多伤岚莹的心,但是若是不说……

可是如今,天都已经黑了,这个丫头却还没有回来,夜辰很是担心。

于是起身,准备去找岚莹,或许等她冷静一下,一切都会好的吧!夜辰这样想到。

夜晚的大街灯火通明,虽然不如白天热闹,但还是有熙熙攘攘的一些人。

夜辰四周转啊转,把岚莹可能会去的地方一路找了个遍,却都没有看到岚莹的身影,他开始不安,脑子里幻想着各种严重后果,越想越害怕,越愧疚。

“这个臭丫头,到底跑哪儿去了!”夜辰有些着急了,尽管她这么大个人了,但是这江湖太乱,女孩子容易让坏人盯上,特别是漂亮的女孩子。

突然,夜辰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很熟悉,应该是冷萧的身影,夜辰觉得,或许岚莹会去找他,因为除了他,岚莹熟悉的人也就只有冷萧一个了。

夜辰正准备追过去,但却发现一晃神,四周没有了冷萧踪影,甚至连行人的身影都看不到了。

难道是错觉,夜辰四处观望,却看到一位白裙女子晕倒在路边。

夜辰心惊,“岚莹!”

夜辰立刻跑过去,果然是岚莹,但她好像是被什么人给迷晕了,将昏迷的岚莹抱起来,夜辰心里面满满的是愧疚之意。

若不是他,她又怎么会跑出去,然后昏迷,她为什么昏迷,是什么人把她迷晕的。她又经历了什么?有没有被欺负?

到底是怎么回事?若是有人想欺负岚莹,又怎么会放任她就这样倒在路边。

一连串的问题盘旋在夜辰的脑海,让他越发的自责,若是岚莹真的收到了什么伤害,他又怎么对得起岚莹的师父。

夜辰庆幸,还好他出来找她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夜辰将岚莹抱回来后,突然看到岚莹长长的睫毛动了动,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着夜辰。

见岚莹醒来,夜辰连忙问道:“岚莹,你没事吧?”

岚莹半睁着眼睛,昏昏欲睡地看着夜辰,也不说话。

起初,夜辰以为是岚莹还在生他的气,可是岚莹也不挣脱他的怀抱……

夜辰这才发现岚莹脸色通红,身体有些颤抖。

“岚莹你怎么了?”

夜辰焦急地问道,但岚莹只是迷迷糊糊地看他一眼,然后嘴里喃喃地说着:“热,好热!”

说着就伸手去解开了腰间的衣带,夜辰见此,连忙帮她重新系好衣带。

然后夜辰慌张的将她放在床上,急忙去打来了一盆水,帮她擦擦额头,脸,还有她洁白的手,希望能够让岚莹舒服一点。

夜辰就这样一直在她身边,照顾她。

门缓缓被打开,在他的余光里,看到的人却是冷萧的身影,这时,夜辰将手上的毛巾放在脸盆内,微微紧皱眉头,冷冷说道“刚才,你去哪了?”

冷萧能察觉到,夜辰身上有一股杀意向他扑来,但他却毫无在意,依然淡定,拿起手中折扇,微微扬起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说道“别这么看我,我去哪里,自然是帮你们找药材了。”

“药材?”夜辰冷笑一声,下一刻,握紧拳头,挥拳而去,冷萧早已意料,敏捷的身子微微一斜,躲过他那如同龙爪般的拳头。

不过,夜辰并没想要放弃,又要再次袭击时,他竟然没料到,冷萧双目微微紧闭,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他为何不还手?夜辰愣愣的想到。

“她中了情迷蛊,如果,不及时救她,她就会死。”冷萧低着头,咬紧牙关,不忍心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