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屈软弱受 黝黑粗壮硕大浓精

委屈软弱受 黝黑粗壮硕大浓精

一股黑色罡风猛然闪过,挡在了冷萧的面前,强大的威压让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夜辰忍不住皱眉,这威压实在是太过强大了。

与封一山一战,夜辰已经身负重伤,再加上毒性的蔓延,他已经慢慢失去了意识,迷糊中,只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那是冷萧……

但下一刻他脑袋一沉,便昏迷了过去,人事不省。

冷萧的出现,让在场之人都是震惊万分,他怎么来了?来这里干嘛?

看到来人,封一山脸色大变,连忙爬了过去,如同奴才见到主子一般。

“参见冷萧大人。”

看他浑身哆嗦,好像眼前的冷萧如同洪水猛兽似的。

身体还在不住的颤抖,仿佛冷萧会吃了他,又像是冷萧是来自地狱的恶魔,而他是被恶魔随时可以秒杀的奴隶。

“不知大人光临小人寒舍所为何事?”封一山小心一些地看了冷萧一眼,声音都有些颤抖,似乎就像是做错了事的哈巴狗见了主人一般。

“嘭!”

然而,迎面而来的,却是一个瞬间放大的拳头,罡风作响,瞬间落在他的脸上。

“噗通!”

一声,只见,封一山的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哗啦啦!”砸烂了酒桌。

“大……大人……”封一山惊恐万分,不明白冷萧为何突然对他出手。

但回应他的,却是冷萧的拳头。

“嘭……”

在强大的力量下,封一山没有还手的余地,或者说,他不敢还手。不一会儿,已经倒在地上,吐血不止。

封一山狼狈的模样,让人见了不忍直视。

没有人敢上去阻止,他们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息一声。

而封一山,却只是低着头,苦笑一声,低下头,眼中,却闪过一丝恨意。

随即,就被他掩饰得好好的,就像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冷萧的威压实在太强了,压在他们心头如同一座大山。

谁都不敢上前替封一山求情,甚至连动都不敢动,因为他们还不如封一山,说不准,就被秒杀了。

将封一山踩在脚下,冷萧的脸色阴沉如水:“这两个人,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冷萧冷冷地丢下这句话,这话就如同石头一样砸在封一山的心中,然后在脑海中回荡。

“这两人不是你能惹得起的……惹得起的……起的……的……”

凭什么?凭什么?封一山在心中怒吼,但是那狰狞恐怖的脸,却已经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了。

封一山遍体鳞伤,狼狈无比。很难相信,先前还威风凛凛的他转眼间就落到这步田地。

这落差,就连后面的狗腿子都不能很的消化完毕。

他看着冷萧,眸子闪过一丝怨毒,但也是一闪即逝。他不解的问道:“什么关系?”

“你的主子。”

冷萧冷冷的回应,也不容封一山去消化一下这个信息,直接要求道:“把解药拿出来!”

冷萧也不废话,直接问封一山要解药。

封一山手有些颤抖,交,还是不交?封一山的心中很纠结,交了就等于之前所做的一切的一切,全部都烟消云散功亏一篑,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多可惜!

但若是不交呢,不交的话,冷萧会怎么做?他会在乎他的命吗?不会,他会直接杀了他,然后取走解药。

权衡利弊之后,封一山只能选择交出解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若是把小命丢了,那就真的什么都没了,所以,只有忍!

紧紧地攥着解药瓶子,最终还是不情不愿地将解药给了冷萧。

封一山动作缓慢地像个树懒,冷萧轻轻皱眉,直接伸出手从他手中夺过解药瓶,然后毫不给情面地瞪了封一山一眼。

封一山吓得直哆嗦,差点忘记收回停留在半空中的手。

封一山看着冷萧接过解药瓶,如同心在滴血,一切的一切,都功亏一篑了,却连半点反抗的余力跟勇气都没有。

冷萧接过解药,然后轻轻地给夜辰跟岚莹喂了解药。

他没有过多的停留,带着昏迷不醒的夜辰还有岗萤离开了这家客栈。

只留下一抹冷冷的背影,至始至终,封一山都不敢和冷萧对峙,直到现在,也不敢去阻拦。

冷萧脾气古怪,恐怕要是封一山与之对峙的话,他现在也就只剩下一口气了!

冷萧离开之后,其他人才敢抬起头,不知不觉,后背的衣襟已经被汗水给打湿了。

只要冷萧一个不开心,将威压彻底释放,足以绞杀很多人,所以冷萧离开之前,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喘。

真是功亏一篑啊!封一山咬咬牙,只差一点,就能杀掉夜辰了,没有想到这半路竟然杀出了一个程咬金。

他恨啊,要看就能够除掉夜辰了,他费了这么大的劲儿,想不到竟然会跑来个冷萧,关键他强大到他,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封一山突然想到了夜辰,若是能够得到夜辰身上那本邪魅的功法,那么,冷萧又算得了什么呢?

所以,一定要杀了夜辰,夺得功法。

只是此刻的封一山又怎么会知道,想要得到他想象中的功法,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根本就没有那本功法,一切都是“他以为”而已。

多少人,都曾死在“他以为”之上……

本来这一次计划得如此周密,就是为了能够杀了夜辰,想不到竟然冷萧会出现,实在是太失算了。

这冷萧竟然一次次地这样对待他,这种连狗都不如的日子,到底还要过多久?

封一山丑陋的脸,变得越发的狰狞。

总有一天,连同你一同铲除!

封一山望着冷萧离去的背影,眼里涌现寒冷的杀意

竟然还说岚莹跟夜辰是他的主子,都他妈是狗屁封一山在心中大骂。

也不看看你自己是谁,你以为夜辰会放过你吗?

既然你灭了平山湖,那就……

拳头紧握,心中发誓,总有一天,一定要将冷萧碎尸万段,今日之辱,它日必定百倍,千倍,万倍的奉还。

滔天的恨意如同决堤的河水般汹涌而出。

后面的狗腿子们一句话也不敢说,只是狠狠地低着脑袋,这时候谁要是开口,也就跟找死没什么区别了。

……

这是……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夜辰看到,眼前又出现了新婚房,新婚床头,一个新娘坐在那儿,等候幸福的喜悦。

这是什么情况,我怎么穿着喜服?夜辰皱了皱没,看了看坐在床边的人儿,她,又是谁?

是岚莹吗?不是……她不像是岚莹啊,那到底会是谁呢?

疑惑之下,夜辰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慢慢的揭开新娘的盖头……

红布揭下,一张倾国倾城的容貌出现在他眼中。那绝美的容颜,足以让所有男人为之疯狂。

但夜辰却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因为这个人,竟然是许久未见面的段雪。

段雪,怎么是她呢,她坐在这里干嘛?为什么会坐在这里?我怎么会跟她在这儿?

她怎么会来到这里?而且,还是出现在婚房里,他们都穿着喜服,这是干哪门子事儿?

拜堂成亲了?这是要洞房花烛,不对啊,我刚刚在干嘛来着?

夜辰脑子里有一大连串的问题,但就是怎么想也想不清楚。

夜辰揉了揉太阳穴,愣是想不起来之前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呵呵。”眼前的段雪嫣然一笑,突然拉过夜辰的身体,将他按在了床上。

夜辰心跳的很快,感觉心脏都快要跳到脖子眼了,想他一个大男人竟然被一个女子反推?这成何体统?

“你喜欢我吗?”

柔柔的声音传进夜辰的耳中,段雪那绝美的容颜近在眼前,那丰满成熟的娇躯贴在他的身上,夜辰甚至能感觉到她的心跳。

那声音如同春风般,轻佛着夜辰的身体,夜辰的心。

“咕咚!”

夜辰喉结上下动了动。吞了一口唾沫。感觉到身体已经开始发热。

想他夜辰一个精气旺盛的小伙,哪里禁得起这等诱huò?但自己可是有家室的人啊……

对,没错,还有岚莹呢,不行,他已经答应了岚莹的师父,一定会好好照顾岚莹的。

不可以,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一定要对自己该负责任的负责任,绝对不允许做出违背良心的事情。

若是真的跟段雪发生了什么,岚莹一定会很伤心的,不行,不可以这样……绝对不行……

“段…段雪姑娘,不……不要……”

段雪轻轻的捧着他那清俊的脸,嘴角扬起一丝甜美笑容,这种笑容使人留恋忘返,她缓缓低头,在他的耳边轻轻说道,“你真的不喜欢我吗?今晚只要你吭声,我就能永远都陪在你的身边,一辈子都是你的人了,这样,岂不是很好…”

一辈子都是他的人?

夜辰更加紧张,他百般克制自己,咬紧牙关,凭借身体缓缓呼吸着,说道“段雪姑娘,别这样好吗?”

段雪轻轻搂过他修长的脖子,依然露出甜美笑容,红润的香唇缓缓贴近他的嘴唇…

夜辰连声叫喊不要,猛然,眼前的一切全部烟消云散,只看到……岚莹压在自己的身上,正嘟着红唇慢慢朝着自己亲来……

擦……

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夜辰脑袋轰的一下一片空白。

瞬间,夜辰吓得大惊失色,猛然抬起一脚就把身上的岚莹踢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