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漂亮的女医生 男生扒内裤的照片

玩弄漂亮的女医生 男生扒内裤的照片

眯着眼找到洗手间方位的指示牌,摇摇晃晃地往里面跑去。

果然,一进厕所闻到那种令人作呕的味道,她就觉得胃里翻搅得厉害,连忙跑进一个隔间对着马桶就吐得一阵爽快。

直到吐得喉咙都干了,胃里什么都吐不出来了,她才撑着马桶边缘歇了会儿。

但是一看到自己吐的残渣,胃里又是一阵恶心,干呕了几下,吐了几口酸水,她立马把呕吐物都冲掉,这才起身去盥洗台掬了几捧水洗脸漱口。

把赃物都清洗干净了,侯月这才觉得舒服一点,胃里空空的,至少不是那么痛了。

她这才想起来,是傍晚吃多了,刚刚又喝了酒跟冷饮,也难怪会胃痛了。

又泼了几捧冷水洗洗脸,侯月照照镜子整理了下自己凌乱的头发,觉得大体没什么问题后,就走出了洗手间。

九重天的卫生间很大,男女厕中间还有一块很宽的空间,侯月走了没几步,就听见一道弱弱的娇笑声,还有男人低沉的说话声。

侯月皱皱眉,这里什么场景都能碰到,所以不以为然,直接走人。

“待会见哦~”

男人的声音里掩饰不了暧昧的味道。

侯月正想着又有哪个美女被花花公子给勾搭到了,结果就被人撞了一下。

她吃痛一声,手肘碰到了冰凉的墙壁。

抬眸看去,那个男人正一脸好笑地看她:“哎哟,不好意思啊美女!”

一双清澈的眸子里带着玩世不恭的笑意。

侯月一听这人的声音就认出他是刚刚在厕所里幽会的男人,没想到这么年轻,也就一大学生的模样。

“美女,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嘛,怪吓人的!”

顾承南嗤笑,这女孩一副要吃了人的表情还真是让他心里不爽。

侯月也不去看手肘碰没碰青,她语气充满了挑衅:“你道歉就是这副样子的?”

顾承南见这丫头语气狂妄,不屑道:“怎么?不服气?”

“道歉就应该有点诚意,不是吗?”

“呵,你算老几?本大爷能说句不好意思就是给你天大的面子了!”

顾承南向来被周围的朋友吹捧惯了,现在碰到侯月这根刺头心里不免有点窝火,语气里也是带上了怒气。

“这就生气了呀?”侯月眨眨眼,做无辜状,“可明明是你不对在先,让你道个歉怎么了?”

“臭女人,你找死!”

顾承南年轻气盛,气得抬手,看状是要打侯月。

侯月一时之间被吓得愣住,她万万没想到这个男人连女人都打!

一秒、两秒、三秒……那巴掌始终都没有落下,侯月睁开眼睛看了看,就对上了一双带着怒气地眸子。

顾承南觉得自己手腕都要断了,他却红着眼一声不吭,心里后悔得要死。

妈的!他一定是喝多了,不然怎么要去打一个小女孩!

顾承南身上的气势猛地消减,竟然还有点害怕的模样。

苏叶恰好跟上来看到这幕,惊得下巴都要掉地上了,这怎么回事?

“哼!”

一声冷哼,侯月只觉自己被冷得刺骨的寒气包围。

顾承东甩开顾承南地手,阴冷的眸子始终盯着顾承南,几秒后才从薄唇里吐出几个字:“顾承南,你胆子大了啊,恩?”

最后一个字尾音上挑,音色冰冷。

顾承南低着头,像只小绵羊一样哼哼了声。

侯月立即瞪大了眼睛,刚刚在她面前拽得跟二五八千似的人现在在这个男人面前竟然连话都不敢大声说了?

顾承东不再理会这个让人头疼地弟弟,看了眼苏叶,苏叶立马会意,拉着顾承南就走了。

起初顾承南还不愿意,蚊子一样嗡嗡着要跟侯月算账,侯月当众翻了个漂亮的白眼,你话都不敢大声讲了还想着找她算账,从小乒乓球吃多了长脑袋里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