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捡到小宝贝帝少偏执宠 战俘生殖被虐文章

帝少捡到小宝贝帝少偏执宠 战俘生殖被虐文章

宁妈满脸笑意的对着宁婧雯挥挥手,眼神警告的看了一眼咬牙切齿,恨不得打欧昊然一顿的宁爸和宁皓轩。

但两人迫于宁妈长期的威压,只得恨恨的看了一眼欧昊然,什么都不敢做。

宁婧雯看着她妈妈那急切的样子,脸都黑了。之前还不是挺担心她的吗?怎么一看见人,就变了个样。

宁婧雯不知道,宁妈是过来人,自然瞧见了欧昊然眼中的真挚。而且欧昊然虽然没过来和她们打招呼,可在宁婧雯没有注意的地方,恭敬的向她们弯腰行了一礼。

这就说明,欧昊然是真心想要娶她家~宝贝的。

宁婧雯大大方方优雅的走到欧昊然面前,晶亮的眸子一闪一闪“唔,走吧,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

“好”

欧昊然绅士的帮宁婧雯拉开车门,为了防止她碰头,还用手放在车门顶上。

宁婧雯对欧昊然的行为十分满意,心里忽然就心跳加速。她觉得这个时候的欧昊然特别让人心动,特别有绅士范。

……

“到了”欧昊然停好车,绅士的帮宁婧雯拉开车门。

“谢谢”宁婧雯走到茶楼前,看到上面的名字念了出来“茗香阁,年年春自东南来,建溪先暖冰微开。溪边奇茗冠天下,武夷仙人从古栽。”

宁婧雯挑眉看向欧昊然,这茶楼装修得极为讲究,古韵味十足,这人外表看起来可不像会来这种地方的啊。

“怎么,觉得我看起来像是不会来这种地方的人?”

欧昊然好笑的看着宁婧雯,这丫头的想法都写在脸上了“走吧,这里挺安静的,我喜欢。”

宁婧雯点头表示赞同,跟在欧昊然的身后走进了茶楼。宁婧雯发现茶楼的经理对欧昊然十分客气,甚至带了点卑躬屈膝的味道。

茶楼经理什么都没问,直接领路带着他们来到了一间雅包。

“你是这里的熟客?”宁婧雯眼中闪过莫名的亮光。

“算是吧。”欧昊然看了一眼一脸淡然的宁婧雯,眼中闪过满意。这丫头从进来到现在,对里面的东西毫不在意。

看来这丫头的背景不一般,要知道这里面的东西都是金绍文那家伙挑的好货,低调奢华。

“既然我们是合作,还是有个协议的好。”

宁婧雯看欧昊然的样子,就知道他没有说实话,但宁婧雯也没打算追问。

两人的关系,又没到可以坦诚一切的地步,只是普通的合作关系。

“可以,你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出来。”欧昊然神情专注的泡茶,听见宁婧雯的话,抬头看了她一眼。

“你说的啊”宁婧雯娇俏向欧昊然一笑,像是奸计得逞的小狐狸从自己包里摸出纸和笔,伏在桌子上面写了起来。

欧昊然泡好茶,放了一杯在宁婧雯的面前,端着茶杯,默默的看着她写字的样子。

宁婧雯一会轻拧眉头,一会释然微笑,他觉得此刻的宁婧雯娇俏安然的模样很吸引人。

想到这里,他眯了眯眼睛,看来以后不能让这丫头用这幅样子出现在别人的面前。

他的老婆,无论什么样子,都只能表现在他的面前。

“喏,写好了,你看看吧。”宁婧雯揉了揉酸酸的手腕,放下笔,把协议递给了欧昊然。

欧昊然微笑着接过宁婧雯递来的纸。当他看到协议上面的内容时,嘴角微勾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呵呵,这丫头是打算让他做和尚吗?

想的真是太简单了。难得他对一个女子有了特别的感觉,他怎么会轻易的放过她呢。不过,现在还不能急,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告诉她,老公是用来做什么的。

“可以。”

“那我们双方都在上面签个字吧。”宁婧雯听见欧昊然干脆的答应,眸子像是洒满星光,心里松了一口气。协议内容苛刻,她还真怕欧昊然反对。

欧昊然瞧见宁婧雯松气的样子,嘴角莫名的笑意更是扩大。

欧昊然和宁婧雯在上面签字后,宁婧雯把协议折叠好,放进了她的包里。欧昊然瞧见她谨慎的行为,眼中闪过一道流光。

协议这东西,承不承认,还是他说了算。

“晚上一起吃个饭吧,怎么说我们也是夫妻了。”欧昊然右腿放在左腿上,双手交叉放在右腿膝盖上,神情愉悦,带着微微的放松。

“可…..”宁婧雯刚想答应,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宁婧雯的话。

她对着欧昊然歉意的笑了笑,走到一旁接起了电话。

“语嫣,什么事啊?”